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26.驱鱼(1)
    在海里等了一整天,敖沐阳没有等到一条蓝鳍金枪鱼。

    他估计鱼群可能离开这边了,毕竟老虎抓到了一条鱼,这属于打草惊蛇。

    天色黑了,他无奈的回到岛上去睡觉,一觉醒来再去漂浮物处查看情况,愕然发现上面挂着的乌贼鱼块这些食物都没了。

    “嫩娘!”敖沐阳气的想爆粗口,这金枪鱼跟他打游击呢?

    因为金枪鱼独特的呼吸习性,他没法设网捕捞或者下鱼钩,否则一旦抓住金枪鱼导致它无法自如游动,那很容易憋死它。

    敖沐阳不是想抓死的金枪鱼去卖掉,而是想抓活鱼来养殖。

    用网子捕捞金枪鱼不是好法子,它是温血鱼,体内血液温度相当高,一旦捕获必须赶紧放血,否则血液融入鱼肉中,会降低鱼肉品质。

    加拿大和美国的渔民捕捞金枪鱼,一般是用鱼竿来垂钓,然后钓上来后立马放血,保持鱼肉品质。

    老虎抓到那条金枪鱼就不值钱了,鱼血已经破坏了鱼肉中的脂肪成分。

    没办法,他跟蓝鳍金枪鱼打不了游击战,这鱼的游动速度太快,警惕心又强,他守候在漂浮物旁边没用。

    思索了一番,他换了个方法。

    在漂浮物旁边,他放了一条救生圈,救生圈下用十二号鱼线挂了一条章鱼,一条活章鱼。

    这样要是有鱼吞掉章鱼,那就会上钩,它再想跑就很难了,主要是有救生圈的牵制,这条鱼没法钻入深海。

    另外他在救生圈上树立了一根旗杆,旗杆上挂着一圈响铃,一旦救生圈被大力拉动,他可以听到声音。

    依旧是一个白天,没有金枪鱼到来。

    到了晚上,敖沐阳睡在了海钓艇里,海钓艇前方有舱室,平时被他收拾了做储藏室,其实空间完全够做船员舱房。

    他裹着被子左手搂着将军右手搂着元首,脚底下趴着霸王花,外面海风呼啸,船里面还算暖和。

    半夜不知道几点,将军忽然爬了起来,敖沐阳迷糊的睁开眼睛,然后听到了‘叮叮当当’的刺耳响铃声。

    听到这声音他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爬起来不穿外套就往钻,上船之后直接跳入水中。

    他一共设置了五个救生圈陷阱,但只有一个有鱼上钩。

    这救生圈被拉着在海面上先是快速奔驰,随后进入了水里。

    说时迟那时快,敖沐阳一个助跑跳入海里,飞快伸手抱住了救生圈。

    他一入海,待在附近无聊游弋的老虎立马有所察觉,摆动尾巴就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

    敖沐阳打眼往下方一看,一条炮弹型的大鱼正努力的往深海里钻,可是有救生圈的浮力阻拦,它无法向平时那样自如深潜。

    老虎到来,他伸手指向下方。

    如同听话的猎犬一般,老虎迅速潜了下去,从下方往上游动,对大鱼展开了夹击。

    大鱼惊慌,只好转向逃跑,敖沐阳一只手抱着救生圈,一只手进行指挥,老虎如臂使指,他指向那里,老虎就往那里游。

    这样就像牧羊犬驱赶羊群,大金枪鱼最后被驱赶到了渔场旁边,一头扎进了渔网里!

    为了防止有鲨鱼来搞破坏,敖沐阳用的渔网可都是钢丝渔网,且为了防止海水腐蚀,钢丝外面还包裹了一层高硬度复合材料碳纤维。

    金枪鱼一头撞进去,它可就没法子逃跑了。

    敖沐阳逆转金丹快速游了过去,金枪鱼又慌又怕,死命的摇摆尾巴一个劲的撞渔网,带的渔网都往前推进了好远。

    这让老敖很是佩服:“兄dei你是头铁啊!”

    抓到这条鱼,他将鱼线间断,掐住鱼鳃将它扔进了渔场中。

    重获自由,这鱼吓得疯狂逃窜。

    敖沐阳甩出一点金滴,顿时,准备往海底钻的金枪鱼犹豫了,它回过身来看了看前面,最终敌不过金滴的诱惑力,飞窜回来吞掉在嘴中,然后继续准备往下钻。

    这时候另一条金枪鱼也被金滴吸引了过来,不过它到来后已经没有金滴了,当然它没有白跑,游过来后它欣喜的发现了一个同类……

    金枪鱼有群生性,两条大鱼以前就是一个族群的,立马并作一起,一起沿着制氧机开始迁徙。

    有了收获,敖沐阳大受鼓舞,再度去挂起诱饵等着抓鱼。

    但往后再没有这种机会了,金枪鱼群连续遭到捕捞,它们终于离开了这片海域,之后几天下来,漂浮物下悬挂的章鱼乌贼和鱼块再没有减少。

    既然再没有收获,敖沐阳决定返程回村——马上就要过年了。

    腊月二十八,敖沐阳跟村里小伙伴们一起结伴去镇上赶年集。

    这可是一个盛大聚会,年集的规模是平常集市规模的四到五倍,人流量有几十万,周边镇子的人也会来赶这个集。

    在过年习俗中,采办年货、逛庙会、贴春联、贴年画、放鞭炮、年三十的团圆饭吃饺子、守岁都是不可缺的。

    其中,对于龙头村来说,采办年货就是靠这个年集。

    到了镇子,隔着大老远就能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直从码头开始,码头周边全是海鲜海产,不光有当地海货,还有进口海鲜。

    敖富贵从船上卸下小推车,道:“我先去磨面,羊子,你那里还有面粉吗?我一起给你弄点?老崔家啥面也有,白面黄面黑面,栗子面、小米面、糯面。”

    敖沐阳道:“你看着给我弄吧。”

    “弄几袋子?”

    “用不了这么多……”

    “必须这么多,下午回去一起蒸馒头啊。”

    在红洋一带,过年的第一个集体活动就是蒸馒头、蒸年糕,蒸的越多越好,寓意蒸蒸日上,蒸汽高升,主人家高升发财。

    每年二十七二十八,龙头村里的渔民就会有几家相约聚于某户,各自携带柴草,轮流烧火,用大灶热笼来蒸馒头,场景很是壮观。

    敖沐阳道:“一起蒸馒头,半袋子面也够了吧?”

    跟敖富贵在一起的敖千莱说道:“多蒸,有来村里买馒头、买年糕的城里人。”

    敖沐阳讶异道:“城里人来村里买这玩意儿?”

    敖富贵嘿嘿笑道:“对,这两三年兴起的,咱们村里人的馒头实在、好吃,没有什么增白剂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城里人都来买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