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28.蒸馒头(3)
    赶集回去后,敖沐阳准备做饭,敖富贵摆手道:“做个屁饭啊,来我家,开始蒸馒头了,蒸好大馒头咱们趁热吃,喷香!”

    敖沐阳笑道:“那好。”

    上午,敖富贵父母在家搭建起了一个蒸炉,灶台高高垒起,上面放着大蒸笼,一共四层。

    灶台里面用鼓风机助燃,火势很旺,随着干柴塞进去,火舌往外一个劲的舔,烤的人脸通红发烫。

    敖沐阳他们回去的时候,第一锅已经差不多了,雪白浓密的蒸汽腾空而起,直上直下,看起来跟院子里有人在修仙似的。

    此时从山上看,村里好多院子都好像有人在修仙,没有海风的时候,滚滚而起的白气在空中连接成片,极为壮观。

    这时候蒸馒头的香味也很重,原始的小麦香比什么肉香更动人,让人闻到了一个劲咽口水。

    将军也在咽口水,它趁着敖沐阳不注意,跑到蒸锅前人立而起,想要跟着看看锅子里面蒸的是什么吃的。

    敖沐阳看到了,赶紧把它拖回来,它不肯往后退,努力往前继续拱。

    这可把他气坏了,索性将它往灶台里推:“喏喏喏,钻进去吧,正好过年的时候吃个烤狗肉。”

    将军在近前被烤的狗毛发金光,火焰温度太高,吓得它缩着尾巴又往后窜。

    蒸锅打开,更浓密的蒸汽翻滚冒起,更香的蒸馒头味道出现在了院子里……

    一锅馒头出炉,敖富贵用盘子装着递给敖沐阳,道:“来,羊子,过年大馒头,可香了。”

    因为县城、红洋有人来买,村里很多人蒸馒头都有了花样,牛奶馒头、豆浆馒头、五谷馒头、豇豆馒头、豆沙馒头等等。

    吹了吹,等馒头不那么热了,他咬了一口。

    蒸馒头的时候还顺便蒸了咸菜,这是用猪油浸泡的咸菜,有萝卜条、白菜、腌青菜等等,洒上辣椒碎、大姜和八角等大料,搭配馒头比肉还下饭。

    敖小牛家的馒头也在这里蒸,咸菜是宋秋敏调制的,端出来后香味扑鼻。

    敖沐阳用热腾腾的白馒头蘸了点油汤,又香又辣,真是开胃!

    当天中午和晚上吃的都是刚出锅的大馒头,敖沐阳一连吃了两顿,吃的那叫一个爽!

    除了蒸馒头,村里还有人家在忙着做其他食物,比如红薯糕。

    宋秋敏就在家里做红薯糕,敖沐阳刚吃过晚饭,敖小牛就给他送来一盒子刚出炉的红薯糕。

    敖沐阳见天色不早了,就说道:“小牛,我去帮你妈一起做,怎么做到这么晚呀?”

    敖小牛嘴里咀嚼着红薯糕片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嗯嗯,我妈今年做的多,都给叔你的,让你到时候去村里人家分一分。”

    一听这话,敖沐阳更不能袖手旁观,道:“走,叔去帮忙。”

    红薯糕自然是用红薯做成的,这东西先将红薯削皮然后蒸熟,烂糊以后拌上芝麻,白芝麻、黑芝麻都要有,然后使劲搅和成红薯泥。

    敖沐阳去了后就接过石臼捣了起来,他力气大,十来斤的石臼在他手里跟风车似的旋转,很快砸出黏糊的红薯泥。

    宋秋敏拿了个大碗,里面有湿纱布,她装入红薯泥,然后反扣在竹切片席上,这样提起来就是红薯片,有点像是薯条。

    以前制作的时候都是要白天做,然后晒上几天直到晒干,现在有了电暖风,这东西制热能力比冬日的阳光还厉害。

    烤干以后,宋秋敏就去炒了起来,红薯片可以炒成咸的,那就是用盐来炒,也可以吃甜的,那就是用干净的海沙来炒,保留了红薯本身的甜味。

    炒熟之后,敖沐阳拿了一片在嘴里,这是民间版的薯片,嘎嘣响,味道甘甜。

    炒完最后一红薯糕,宋秋敏用纸壳箱装了让敖沐阳搬回去,她还买了小纸盒分装,让他明天去给一些关系不错的人家分一分。

    分红薯糕也是当地一个传统,就是分糖,不过以前条件不行,人们家里买不起糖块,就用同样甘甜的红薯糕来代替。

    到了现在,这成了一个传统。

    除了红薯糕还有冻米糖,这个宋秋敏也给敖沐阳准备了。

    和红薯糕不同,冻米糖可得提前做了,这东西用糯米做成,把糯米洗干净以后,放进大铁锅里使劲蒸,等到晾干开始炒,熟糯米会膨化,最后浇上一点糖汁,晚上冻起来后就是炒冻米。

    很快,腊月三十,除夕到了。

    前滩镇周边地区,一般都是除夕当天贴春联、挂吊钱。

    上午天气暖和,渔民们来到码头给渔船贴春联、贴“福”字。

    敖沐阳不用动手,敖大国帮他搞定。

    他准备了好些船用喜联,先挂在船头贴了个得有两米高的大福字,然后在驾驶舱门贴了个‘一帆风顺’,在船尾贴了一个‘满载而归’。

    船上贴喜联有讲究,比如船头贴的“福”字,不能像岸上人家那样可以倒贴,倒贴有“翻转”的意思,这可是船家大忌。

    大龙头号是大船,要贴喜联的地方多,还要在船员舱门贴门神,船头要竖起彩旗、挂上灯笼,把渔船装点一新。

    忙活一通,敖大国终于忙完了。

    检查过没有问题,他拍了拍船头感叹道:“伙计,过年好啊,我先给你拜年,你明年好好干,咱们发财,一起发财!”

    敖沐阳给钟苍打了个电话,问道:“苍哥,嫂子那边怎么样了?”

    钟苍笑着说道:“好了,出院了,今天出院,不用在医院过年。”

    敖沐阳道:“你们准备去那里过年呀?”

    钟苍道:“我有朋友在红洋租了个房子,我想过去一起过个年。”

    敖沐阳说道:“你朋友自己一个人吗?”

    钟苍沉默了一下,说道:“不是,有家庭。”

    敖沐阳笑道:“那还是别去打扰人家一家团圆了,你来我这里吧,我这边房间多,环境也好,咱们一起过年。”

    钟苍毫不犹豫的说道:“行,龙头,你让怎么弄我就怎么弄。”

    执行力一如既往的强大。

    敖沐阳开了奔驰去接他们夫妻,王霞刚动完手术不太敢动弹,钟苍小心翼翼扶着她上车,好像抱着国宝瓷器。

    上了车,他亲自开车,长长的山路愣是开的平平稳稳,跟来时敖沐阳开车的感觉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