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29.年(1)
    敖沐阳本想让夫妻两人住小楼,可王霞拒绝了,她认为自己刚动完手术就在大过年住他的新房子不吉利,得知他有一处老宅空着,就想去老宅居住。

    钟苍也不想带着妻子去麻烦敖沐阳,同样愿意住在老宅。

    至于老宅两个月没住人有灰尘,他三下五除二给打扫干净了。

    既然这样,敖沐阳便不再坚持,主要是他犟不过王霞,这女人跟宋秋敏很像,温柔的外表下是刚强的性格。

    按照风俗,下午是去祖坟祭奠先人。

    敖沐阳去父母坟上放了鞭炮,回家之后就正式开始过年了。

    门口他遇上了敖富贵,敖富贵说道:“羊子,今晚真不过来吃?一起吃祖宗羹呀?”

    这顿祖宗羹就是年夜饭,敖沐阳摆手道:“我在家里已经准备好饭菜了,今晚我这边人不少,也挺热闹的。”

    敖志兵、钟苍夫妇,这可比平时热闹多了。

    特别是还有将军、元首、女王和霸王花这些毛孩子,它们在一起打闹也能给楼里增添好些趣味。

    街上到处是骗炮声,一些孩子换上新衣服在街上玩闹。

    有孩子一边放鞭炮一边唱:“新年到,好热闹,小囝郎新鞋爿,小娘婢新花祆,阿毛娘来嘞炒倭豆,阿旺鸵背来嘞搡年糕……”

    听到这个熟悉的童谣,嗅着空气中浓密的硝烟味,过年的氛围一下子来了。

    这让敖沐阳心里很舒坦,回老家果然是个正确选择,老家过年的味道可比在京城浓多了,而且这才是他记忆里的过年。

    四个人一起看着春晚喝酒吃菜,敖沐阳和钟苍偶尔聊几句,大多数时候他们在逗将军几个毛孩子,将军和元首聪慧,逗得四人不断大笑。

    除夕过去,大年初一吃年糕、吃饺子,年年高。

    另外大年初一,渔村家家户户要拜年。

    敖沐阳没几家要走,他家里没什么亲戚,大伯一家过年直接没回来,这样他要拜年的长辈少,给他家拜年的人更少。

    他慢悠悠的包饺子,这饺子得现包才好吃,不过因为村里人都讲究一些风俗,所以会提前一晚上包好。

    敖沐阳不在乎这些风俗,他大年初一早上也有时间,所以现包现吃。

    大年初一的饺子很有讲究,有些地方往里放入钢镚,取名叫‘元宝’,早上不能说吃饺子,要说吃元宝。

    前滩镇周边则是包饺子擀面皮时不是擀成圆形的,而是扇形,这样包的饺子可以捏成元宝状,也叫作‘吃元宝’,寓意新年招财进宝、财源广进。

    结果他刚包好饺子下锅,敖大国带着儿子过来给他拜年了。

    “龙头,过年好、过年好,发财呀。”敖大国带着儿子和家里的兄弟们热情洋溢的主动说道。

    这出乎敖沐阳的预料,两人没有直接的亲戚关系,按理说敖大国不必过来拜年。

    不过来了更好,敖沐阳将零食和烟一起端出来,然后给众人挨个倒茶:“过年好、过年好,今年咱们都发大财。”

    这一波人刚坐下,敖沐东、敖沐鹏等人又来了,进门同样的话:“龙头,过年好呀,祝你今年一切顺利,万事如意!”

    “我祝龙头今年解决终身大事,给咱们找个龙嫂。”

    敖沐阳笑道:“我还年轻着呢,先忙事业,来来来,坐下一起喝茶。”

    看到又有人来,敖大国一行便先行离开,敖沐阳送他们出门,然后敖千文等人又来了。

    按理说这些人辈分比他高,应该他主动上门去拜年,结果这些长辈来了,让敖沐阳很不好意思。

    敖千文等人也不好意思,他们来拜年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刷存在感,为了获取敖沐阳的好感。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话一点没错。

    为了掩盖面子问题,他们都让孩子走在前面,理论上是带着孩子来给敖沐阳拜年,这样面子上就好看了。

    相比之下,村长敖沐志的家门口就冷清很多。

    敖沐志在城里上班的儿子敖千喜很纳闷,道:“爸啊,今年怎么来给咱拜年的这么少?这不对劲,我出去看看。”

    “一起出去看。”敖沐志说道。

    他阴沉着脸出门,看到不少人都往敖沐阳家方向走,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气的直接踹了门口一脚:“都它娘的白眼狼——哎哟,疼死我了!”

    他家是老式木门,门槛上有铁钉,钉子外露,结果他没有看清,一脚踢上去扎破了鞋子。

    听到他大呼小叫,门口经过的村民说道:“村长,过年好呀,你这是怎么了?”

    敖千喜没好气的说道:“好个屁,没看到我爸的脚给钉子扎出血来了?”

    敖沐志怒道:“别乱说,什么出血?这叫出喜,出门见喜!”

    村里人撇撇嘴,直接扭头走人,什么臭脾气,大过年的甩脸子给谁看呢?我去敖沐阳家拜年,听说敖沐阳家里有好烟好茶。

    给敖沐阳拜年的人络绎不绝,孩子更多。

    他不差钱,家里正好有红包,就准备了一些红包,来一个孩子给一份。

    这样孩子们得知之后,不管有没有亲戚关系,都跑去给他拜年:

    “阳叔过年好,祝您身体健康,新年发大财。”

    “哥过年好,我给你来拜年了,祝哥今年出海一帆风顺,感情一帆风顺,事业一帆风顺!”

    “新年快乐,叔,我带我弟弟给你一起来拜年。”

    敖沐阳笑着给孩子们分红包,拿到红包,小孩们一个个乐得把嘴咧的老大。

    他另外还得准备红包,这是给鲤鱼灯队准备的。

    有些地方过年舞龙舞狮,红洋的传统是舞鲤鱼灯,灯队大清早摸着黑出门,走街串户,挨个村去耍灯卖灯。

    鲤鱼在各地文化中都有吉祥的含义,比如鲤鱼跃龙门、卧冰求鲤等等,所以购买鲤鱼灯就有了祈福的含义。

    另外,舞鲤鱼灯队的成员往往是各村的五保户人家,他们平时没什么收入,过年前就扎鲤鱼灯,然后正月里挨家挨户去兜售,赚的钱是以后生活的钱。

    所以大多数人家在这时候都不会吝啬,毕竟鲤鱼灯价格不贵,一个灯也就十块钱,挂在门口还能亮堂好些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