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30.破五归(2)
    有人说,正月初一一过,这年就算结束了。

    真正过年是年前的几天,农民休息、工人歇班,大家伙热热闹闹的等着过年,到了正月初一开始,虽然人们还没有上班,可是心里头却感觉这年过去了。

    正月里走亲戚,敖沐阳去舅姨家转了一圈,按照他的意思,他去拜个年就行了。

    结果舅舅和姨家都不愿意,一定让他留下吃饭。

    于是从初二开始,他一直吃到初五,天天有大餐可以吃。

    现在他成了亲戚家的骄傲,因为他买了大型渔船、开起了渔场,在周围乡镇的名气顿时大了起来。

    除了舅舅和姨家,他还有其他的亲戚也开始上门扯起关系,一些多年没走动的亲戚正月里给他打电话,让他过去做客。

    有些亲戚他只听父母说过,从没有见过,父母在世的时候没见他们邀请过,父母去世的时候也没见他们上门来拜祭,所以对于这些邀请,他全部婉拒。

    初五,这在正月里是个重要日子,名字叫做“破五”,按照中国博大的谐音字文化,这也叫“泼污”,俗名叫“送穷土”。

    这一天敖沐阳在家带着钟苍打扫卫生搞大扫除,按照习俗,家家户户要在这一天把家里上下打扫干净,赶走穷气。

    他正卖力的擦着窗子,给他负责叼抹布的将军忽然将嘴里抹布给扔掉了,嗖的一下子往门外窜去。

    趴在屋门的霸王花愣了愣,摆动耳朵听了几秒钟,也赶紧爬起来往外窜,那叫一个火急火燎。

    敖沐阳心里一动,他出门一看,看到鹿执紫蹲在路口正嘻嘻笑着给将军挠痒痒。

    将军快活的在她跟前打滚,又是用爪子抓挠又是用嘴轻轻的啃,显然分别多日再度见到鹿执紫,它心里高兴坏了。

    霸王花也很高兴,冲过去就扑了上去,鹿执紫一声惊呼,连人带皮箱一起被撞翻在地。

    敖沐阳急忙走过去将她拉了起来,笑道:“回来这么早?”

    鹿执紫抿了抿被霸王花弄乱的秀发,道:“怎么,不欢迎?”

    敖沐阳哈哈笑道:“热烈欢迎,敲锣打鼓的来欢迎!”

    霸王花还想往她身上扑,敖沐阳拎着它颈后皮拉了回去,斥责道:“扑什么扑?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鹿执紫教导学生时候一手接一手,但对待霸王花却极为护崽。

    看到霸王花委屈的样子,她赶紧拉到自己身边,对敖沐阳说道:“先别急着显威风,这些天你把霸王花养的怎么样?”

    敖沐阳道:“你让我养的时候,这熊孩子九十斤,现在它九十五斤了,一天长半斤,你说我养的怎么样?”

    鹿执紫叹气,无奈道:“唉,我家霸王花可是淑女,之前我很努力的给她控制饭量、控制身材,你喂了几天它这身材控制不住了,回头我得给它减肥。”

    敖沐阳恍然大悟:“我说呢,你这狗吃饭的时候跟抢一样,整天跟着人屁股后面团团转,捡到什么吃什么。我以为它天生胃口大,原来是被你饿怕了。”

    鹿执紫揉揉肚子嘻嘻笑道:“我也饿怕了,过年在家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敖沐阳拉着她的手说道:“走,跟我来,今天我给你做好吃的。”

    他在前天泡了糯米,米是敖富贵送过来的,他说是朋友从云贵带来的上好糯米,敖沐阳就想用它做一道小吃,鹿执紫回来的时间正合适赶上。

    村里有水磨,他带着泡好的糯米过去,连水带米磨成米浆,然后用一只布袋将糯米浆水装了起来,吊起来沥干水分。

    一边给糯米沥水,他一边去拿了块猪板油。

    这还是之前杀猪时候留下的,一点没有注水的上好猪板油,里面的筋膜和血丝都被剔除了,白乎乎一块。

    敖沐阳快刀将猪板油剁碎,家里有过年时候炒的黑芝麻和核桃肉,同样剁碎,然后他加上白糖、细沙糖,连同猪板油碎末一起搅和了起来。

    收拾完了他去摸了摸糯米面,不粘不干,正好合适。

    鹿执紫好奇的在旁边看,问道:“你这是干嘛呀?”

    敖沐阳对她挤挤眼:“待会你就知道啦。”

    鹿执紫问道:“那你需要我帮忙吗?”

    敖沐阳笑道:“真贤惠啊。”

    鹿执紫给他扔了个白眼球,带着将军、霸王花跑出去玩了。

    敖沐阳搓了搓糯米粉,然后捏了一团在手中团了团,放在面板上拍成片,他另一只手捏了点猪板油馅,手指一挑轻而易举捏成了小球,放到糯米皮里包裹了起来。

    这样他将糯米球滚了滚,一直滚到滴流圆才停手,放到一边。

    不一会,面板上出现了一堆这种小糯米球。

    鹿执紫回来看了一眼,顿时笑了起来:“哈,我知道了,汤圆!”

    敖沐阳笑道:“你知道什么呀,这不是汤圆。”

    面板上的糯米团子确实跟汤圆很像,但区别也大,一是个头小,而是皮很薄,色白如羊脂,且因为团的时候敖沐阳手上了沾了猪板油,所以就显得它外面油光发亮。

    汤团做好,他烧水开锅。

    过年时候他一直用了家里的灶台,钟苍很有眼力劲的过来帮他烧火,很快铁锅里的水就沸腾了。

    将军闻到了猪板油的味道,又过来探头探脑。

    敖沐阳猛的伸手抓住它,将它硬往锅里拖:“来,好奇是不是?喏,你进去看看,好好看看。”

    水蒸气冒起来,刺的将军皮疼,它努力挣扎要跑,一双大手默默的伸了上来,从下面摁住了它的腿。

    将军绝望的扭头,看到钟苍那张沉默的面容:翘你妈!

    它赶紧对鹿执紫叫,抻着脖子凄惨的叫:“嗷呜呜汪汪汪!”

    叫声都变了腔调!

    鹿执紫赶紧过来拍开敖沐阳的手,挑着白眼道:“你干嘛呢,吓坏它了,它不懂事。”

    敖沐阳笑道:“就得让它记住事。”

    锅里水开了,他把团子一个个放了下去,用勺子轻轻搅和锅里开水,防止团子黏到锅底上去。

    过了一会,一个个团子飘了起来,沾水之后,团子外表越发的光滑鲜亮,薄薄的糯米皮几乎半透明,随着团子在沸腾的热水中跳动,能看到里面依稀有粘稠的汁水在流淌,很是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