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33.又来了一个(2)
    上次骚扰鹿执紫的冯牧龙是个二世祖,没什么生活经验,就会狐假虎威,一来就去堵学校,让全村人厌恶无比。

    这次来的人名叫邓太行,是个帅气高大的青年。

    他不是追着鹿执紫来的,他来到龙头村是为了投资教育,给乡村学校改善环境,增加教育资源。

    随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安周县教育局的领导,他们送来了新的桌椅,送来了电脑、投影仪等现代化教学工具,还给孩子们带来了上万本图书。

    敖沐阳去学校看了看,图书刚刚送到,学校想要建起一座图书馆,以后每个周每个班级都可以组织孩子进行读书活动。

    新图书和大量现代化教育工具的出现让老师和孩子很兴奋,敖沐阳觉得这是好事。

    他在学校没有碰到邓太行,找没课的老师打听了一下后,得知邓太行并没有在学校待很久,他送来了教学工具和图书之后,参与了学校组织的致谢活动,然后就去了村里。

    敖富贵说道:“他这会肯定在村长家里呢,我刚才问东子了,东子说他看到这小子提着大包小包去了村长家里。”

    敖沐阳道:“他愿意去就去呗,你对人家友好点,人家帮咱们建设学校呢。”

    敖富贵嗤笑道:“我能不知道那小子的算盘?他是屁的建设学校,他就是冲鹿老师来的,相信我,这方面我看人绝对错不了!”

    这点敖沐阳倒是信服,作为一个活了二十四五年的骨灰级单身狗,敖富贵对男女方面那些事把握的一清二楚。

    不过人家没有骚扰鹿执紫,也没有影响学校的正常教学工作,所以即使是来追求鹿执紫的,敖沐阳也没话说。

    鹿执紫放学后会来他这里吃晚饭,他准备吃晚饭的时候问问怎么回事,好歹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结果用不着等到放学后,下午邓太行就上门了。

    他提着一盒茶叶和两瓶酒敲开了敖沐阳的门,英俊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过年好,先生,您是敖沐阳吗?”

    敖沐阳点头,道:“是的,您是邓太行先生?”

    这人符合敖富贵描述的‘高大英俊小白脸’形象,口音有苏浙味道,又是个陌生人,只能是邓太行了。

    邓太行一愣,惊讶的笑道:“您怎么知道?”

    敖沐阳含糊的笑了笑,说道:“村里就这么小,来个陌生人大家都知道,而且你还去学校送了那么多东西,大家肯定更知道你了。”

    邓太行笑道:“原来是这样,这就是住在农村的好处,左邻右舍有感情,有消息会互通有无,哪像城市里,人情冷漠哟。”

    敖沐阳请他进门,将军过来看了他两眼,忽然抻着脖子吼叫起来:“汪汪汪!”

    叫完了不等敖沐阳吼它,立马自己飞奔而逃。

    敖沐阳请邓太行落座,给他泡了茶,问道:“邓先生,您来找我是?”

    邓太行道:“是这样的,我和你们学校的鹿执紫老师是同学和朋友,过年在一起的时候,我听她说你很照顾她,所以特意向你来道谢。”

    敖沐阳摆手道:“应该的应该的,鹿老师支援我们乡村教育建设,作为当地人,我们能帮点就帮点,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邓太行一脸诚恳的说道:“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可能阿紫以后还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委托你多多帮忙,她毕竟没有乡村生活经验——嗯,抱歉,希望我这么说并没有显示出优越感,总之我想希望你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多多帮忙。”

    敖沐阳笑道:“没事,该帮忙的时候我肯定不会二话。”

    女王从外面飞了进来,抓着他肩膀上的牛皮坎肩落脚,然后歪着头打量了邓太行两眼。

    邓太行看到女王露出吃惊表情,下意识的瞪大眼睛仔细看。

    女王瞪了他一眼,扑棱了两下翅膀又飞了出去。

    邓太行在他这里没有久留,随即他起身,说是去敖富贵家里拜访一下,感谢他们一家对鹿执紫的照顾。

    看着他的车子开走,敖沐阳只能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声,这哥们太讲究了。

    邓太行确实讲究,他不光拜访了村长、敖沐阳和敖富贵这几家,而是在村里几乎是走了个遍,挨家挨户送礼物。

    这样,因为他给学校捐献了教育工具和图书,学生们和老师们对他充满好感,因为他家家户户去送礼物,村里人对他也充满好感。

    敖沐阳对他同样颇有好感,这人显然是冲鹿执紫来的,但言谈举止和相貌气质,都是一等一的优秀,很难让人生出讨厌的心思。

    晚上鹿执紫放学来他家里吃饭,进门后她乐滋滋的说道:“太好了,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我教的三个年级成绩都很好,英语是同级全县前三,语文稍微差点,但也全在全县前五里面。”

    敖沐阳道:“哟,恭喜恭喜,好厉害啊,不过怎么这么早就上学了?我记得以前都是元宵节以后才开学呀。”

    鹿执紫微微一笑:“补课。”

    敖沐阳在心里同情起那帮调皮捣蛋的孩子。

    鹿执紫坐下,道:“你见过邓太行了?”

    敖沐阳点点头:“下午他来找过我,君子一个。”

    鹿执紫轻轻笑了起来,道:“伪君子一个,我这个同学出身官宦家庭,总喜欢把官场一套放在生活中,不过他手段很厉害,我很佩服他,也很害怕他。”

    敖沐阳道:“怕他?那你怕不怕我?”

    鹿执紫斜视他一眼,道:“你说呢?”

    敖沐阳呵呵笑道:“肯定也害怕,我比他可能打多了,那样的身板我一个人能打十个,你怕不怕?”

    鹿执紫莞尔笑道:“这倒是,说起打架,本来应该是吴钩把我送来的,结果年后吴钩不见踪影,他应该被你打怕了。”

    敖沐阳摇了摇手指道:“别这么说,上次打他的不是我,是苍哥,我就揍了他一次而已。”

    如果可以,敖沐阳也想揍邓太行,鹿执紫对他的点评没错,这是个伪君子。

    他和鹿执紫正在开着玩笑,县农林局来了官员,给他看过证件后直接说道:“我们得到群众举报,说你这里非法抓捕了一只国家一级保护鸟类虎头海雕,请您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