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34.放船灯(3)
    听了农林局官员的话,敖沐阳下意识就想起了下午邓太行看到女王之后那震惊的表情。

    他认出了女王的身份,并通知了农林局。

    当然,这一天早在他预料之中了,邓太行举报这件事属于公民应尽的责任,这点他不能指责人家什么。

    可鹿执紫说的对,他是个伪君子,当面他什么都没说,回头就给农林局打了举报电话,而且看农林局上门这速度,显然他动用了一些关系。

    非法抓捕国家一级保护鸟类,这是要吃牢饭的。

    县公安局也派了人过来,警察们现在就在门外虎视眈眈,手里提着手铐,随时准备抓人。

    鹿执紫要解释,敖沐阳挥手制止。

    他微笑道:“领导,我这里确实有一只虎头海雕,可是如果您说我非法囚禁它,那就夸张了。”

    “什么意思?”

    “这只虎头海雕是我在海上捡到的,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差点被一只鲨鱼吃掉,当时它去水里捕鱼,被一条鲨鱼给撞上了。我当时赶走了鲨鱼,然后将它带回了家里,对它伤口进行了包扎。”

    农林局官员问道:“你当时为什么不通知有关部门?”

    敖沐阳道:“因为我当时不知道它是虎头海雕,如果您不上门,我现在还不知道它是虎头海雕呢,我一个高中学历的人,哪能认识什么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农林局官员笑了起来,说道:“小兄弟,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敖沐阳一脸无辜的说道:“我该怎么说?我又没有捕捉这个鸟去买,更没有把它抓起来、锁起来,我就把它救活了,然后放生了。”

    农林局官员一愣,道:“你说你把它放生了?”

    敖沐阳点头道:“对,我肯定放生它呀。”

    官员不信,他带着警察在屋里搜了搜,没有发现虎头海雕的踪影,也没有发现禁锢养殖它的痕迹。

    虎头海雕是大鸟,要养殖这种鸟,至少得专门准备一间房间,房间里难免也有它留下的生活痕迹。

    一行人仔细找了一遍,倒是找到了两泡鸟屎,此外什么也没有发现。

    看到那藏匿在沙发后面的鸟屎,敖沐阳气的不行,女王竟然偷偷在这里排便,也不知道它怎么挤进去的。

    官员还是不甘心,敖沐阳索性说道:“领导,我真的没干违法的事,那只虎头海雕被我救了以后,它偶尔会回来一趟,但它回来我不会禁锢它,我也没有想抓它卖钱的想法。”

    一个警察说道:“你最好别接触它,这鸟野生的很少了,得让它保持野性,你要是接触它多了,它觉得待在你这里舒服……”

    农林局官员给他使了个眼色:“老窦,快别丢人了,虎头海雕不是虎头鹦鹉,这鸟不会被人的小恩小惠打动,即使有人喂它鱼吃,它也不会因此留下。”

    没有发现敖沐阳抓捕并禁锢虎头海雕的证据,一行人怏怏不乐的开着车离开。

    这件事发生后,敖沐阳对邓太行就没了好感。

    邓太行没有再来找他,他在渔家乐待了下来,偶尔出海去钓个鱼,或者去学校跟学生们踢球打球,平时则去村里人家做客,没几天在村里混熟了。

    如敖富贵所说,他的目的就是接近鹿执紫。

    面对冯牧龙,鹿执紫可以直接摆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面对邓太行她就不是这样,改成了有礼有节的接触,但仅限于礼节,没有进一步发展。

    邓太行倒是有耐心,在渔村里住了下来,每天去跟鹿执紫打个招呼,给她送点小礼物,然后就搞自己的活动,村里有活动他也会参与,而且出钱出力,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正月十五,元宵节。

    这是过年之后第一个大型传统节日,对于重视风俗的渔村来说,正月十五更是紧要,除了看花灯、放花炮这些既有风俗,当地还有放船灯的活动。

    差不多从正月十三开始,在元宵节的前两三天,家家户户开始扎船灯,就是一座小竹船或者一艘纸船,上面点个蜡烛做灯,然安徽放到海里去。

    敖沐阳自己用木板、牛皮纸扎了个小船,他见过福船之后,去网上找了福船的制作方法,和鹿执紫一起共同制作了这个船灯。

    负责担灯的小船有半米长,整体是泡沫板和木板,用玻璃胶和密封胶来固定,又轻盈又坚固。

    船的桅杆上挂着用牛皮纸糊的风帆,鹿执紫展示了她的毛笔字,上面用朱砂写着一行诗:灯火阑珊处。

    到了元宵节晚上,渔村里热闹了起来。

    孩子们放起了烟花,鞭炮声中,夜空变得姹紫嫣红起来。

    远处红洋市区的广场上,一年一度的烟花会开始了,半个夜空变的五颜六色,好像星空绽放花朵。

    渔民们以家庭为单位,带着船灯去海边。

    这个放船灯的活动是一系列的,首先祭拜海神娘娘,向海神娘娘许愿、祈祷,然后渔民们的家属带上饺子,等渔民们许愿之后,要吃“上船饺子”,预示一年一帆风顺。

    敖沐阳没有家属,他本来想找敖小牛给自己送饺子,鹿执紫得知后将饭盒拿走,道:“我帮你送就是了。”

    听她落落大方的说出这话,敖沐阳心里顿时甜滋滋起来,道:“那你多装点,我今晚估计胃口不错。”

    两人正带着船灯往村口走,邓太行从旁边走来笑着招手:“阿紫,你去放船灯吗?”

    鹿执紫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客气起来,道:“是呀,你看,我和沐阳兄一起做的船灯,怎么样?”

    “不错,真是心灵手巧。”邓太行微微一笑,然后看向敖沐阳道,“敖先生,请问您能回避一下吗?给我和阿紫留下点私密空间。”

    敖沐阳摇头道:“不能。”

    邓太行差点被他这句干脆利索的话给噎住。

    他咳嗽一声,很耐心的说道:“是这样的敖先生,我跟阿紫有点私密话要说,您在这里可能不太合适。”

    敖沐阳堵住耳朵道:“我什么也听不到了。”

    邓太行觉得自己脾气很好,可他此时有打人的冲动。

    他深吸了口气,将目光凝聚到了鹿执紫身上,深情款款的说道:“阿紫,我可能马上要离开这里了,有些事我需要回去处理……”

    鹿执紫很体贴的说道:“嗯,我知道你很忙,祝你一帆风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