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36.愁眉不展(2)
    邓太行家庭背景颇深,他带来的两个手下都是能文能武的人才,将军的神勇他们都有所见,即使这样,先前面对将军两人也是一无所惧,反而抽出甩棍准备做短兵交接。

    可是他们即使再有勇气、再厉害,面对一条虎鲸也得跪,别说给他们一根甩棍,就是给他们一把枪也没用。

    将军一路贴着水面披荆斩棘驶入深海,敖沐阳的渔灯一路远去,从灿烂火光到闪烁小灯,再到最终无影无踪……

    敖富贵咂咂嘴说道:“娘咧,羊子这灯怕是去了海神娘娘的宫殿了。”

    不少人用戏谑的眼神看向邓太行,敖大国抱着双臂懒洋洋的笑道:“邓小哥,海神娘娘怕是不欢迎你待在我们这里啊,你看,你的船灯都下不得海。”

    他媳妇低声道:“当家的,别说了,给邓小哥好歹留点面子。”

    敖大国大声道:“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他不给龙头留面子,我干啥给他留面子?就因为他送家里两瓶酒?这酒我不喝,给他送回去!”

    敖沐东道:“我把家里的茶叶也给他送回去,谁喝茶呀?”

    邓太行是个好面子的人,今天的事让他颜面大失,他没有继续留下,铁青着脸带手下离开了码头。

    敖大国和敖沐东的东西最终还是没有还回去,当晚邓太行就离开了龙头村。

    这对龙头村毫无影响,该出海的继续出海,该打工的继续打工,年味彻底没了,大家伙开始忙活起来。

    敖沐阳也很忙,渔场放入了珊瑚虫,他的重心就转移了。

    他本来就想简单的建起一个渔场,在里面养上自己得到的海珍,通过扩大规模、扩大产量来达到赚钱的目的。

    但现在渔场有了珊瑚他便有了新想法,那就是让珊瑚虫族群成功的活下去,在周边海域制造出一片美丽的珊瑚世界。

    或许这个时间会很长很长,可他如果能够做到,那这将是功在千秋的事业。

    珊瑚礁被称为海洋绿洲,可以带活周边海域,中国除了南部海域有一点珊瑚礁,其他海域都没有这种东西。

    如果砖头岛渔场养活珊瑚虫,它可以成为一个话题,吸引国人目光来关注周边海洋,进而引发保护海洋生态、制裁环境污染,这可以从根本上来解决国内海洋污染的问题。

    如果海洋污染问题可以得到解决,那么因为污染而导致的近海海洋生物族群生存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进一步来说,就是渔业匮乏的问题得到解决。

    这又是一盘大棋!

    于是,敖沐阳特地关注了他引进的珊瑚群。

    不关注也不行,珊瑚虫的生命力太脆弱了,难怪国内只有实验性养殖,送入海里放养的难度太大了。

    敖沐阳给珊瑚虫喂养了金滴,可以确定,这金滴对珊瑚虫很有用,万千小金点漂浮在水中,它们会主动张开嘴去吞食。

    可是,珊瑚虫的活性还是不断降低,整个族群起初会随着水流摇摆,这是因为它们要捕食水中的浮游生物和小鱼小虾,逐渐的它们摇摆频率减小、活跃程度不断降低。

    敖沐阳不知道问题在哪里,他知道,珊瑚虫对生活环境要求很高,对于建造珊瑚礁更是有着极为特殊的条件要求。

    首先是水质和温度,它们只能在热带还有生存,还是干净的热带水域。

    这点砖头岛海域没问题,敖沐阳将珊瑚虫们安置在了暖流水域,流经周边的海水温度颇高,距离它们的最适生存水温所差无几。

    其次,珊瑚虫只能在可以透光的浅水中生长,珊瑚虫所依赖的虫黄藻也需要光才能生存,它们只在大陆架、海岛周围和海底山丘的顶部成长。

    这点按理说也没问题,渔场海底地形复杂,暖流海域就有海洋山丘,距离海面深度不足四十米,珊瑚虫可以在这样的海域生活。

    再说了,还有许多类型的珊瑚虫生活在深水区呢,不需要光照也不需要高水温,比如红珊瑚就是这样。

    水温不低、光照水平不差,这应该可以满足珊瑚虫生活的基本需求了,而且砖头岛周边海上环境比较好,虽然远离海边,可是湿度不算大,也没有河流带入淡水泥沙进入海里。

    根据敖沐阳所知,这两点也是很重要的,世界上最长的珊瑚礁不是最著名的澳大利亚大堡礁,而是在红海沿岸绵延4000千米的一段岸礁。

    红海暗礁之所以可以发育良好,就是因为气候干燥和没有河流可以带入淡水泥沙这些外部条件。

    找不到原因,敖沐阳只能认为珊瑚虫在这里水土不服。

    他没有办法,这没有药物可用,他只好尽量多释放金滴给珊瑚虫们食用,希望神秘的金滴可以增强它们的活性,让它们在这里生存下去。

    珊瑚虫的生存问题可是大问题,为此,敖沐阳连续几天都是愁眉不展。

    鹿执紫调侃道:“这几天怎么无精打采?哥们,现在害怕了?”

    敖沐阳一怔,问道:“我怕什么?”

    鹿执紫把玩着鬓角的一缕秀发笑道:“害怕得罪了邓太行呀。”

    敖沐阳顿时失笑:“他算个毛!我担心的是我养的珊瑚群!”

    接着,他把自己在渔场养珊瑚的事情说了一遍。

    鹿执紫听了后大为惊奇:“你养了珊瑚?砖头岛这边的海域环境能养珊瑚吗?能适合珊瑚虫生存吗?”

    敖沐阳耸耸肩道:“应该能吧,不过很难,它们确实有点水土不服。”

    说着,他又开始愁眉苦脸:“我养的这些珊瑚活性很差,真担心什么时候它们会死掉。”

    金滴的功效还是很强大的,珊瑚虫们活性虽然很差,可是却没有死掉,吞食金滴后,它们起码可以勉强存活。

    从过完年后到二月下旬,敖沐阳一直为这个问题而头疼,他实在没辙,结果有一天傍晚鹿执紫兴冲冲的找来,说道:“我想我可能知道怎么回事了。”

    敖沐阳将信将疑的问道:“你知道怎么回事?你了解珊瑚吗?”

    鹿执紫道:“本来不了解,这几天我搜索了一些文献资料,大概了解的已经比你多啦。”

    敖沐阳大为感动:“这不是什么大事,刚开学你这么忙,干嘛还要浪费精力在渔场上?”

    鹿执紫笑了笑道:“先不说这个,直入主题,我想渔场里的珊瑚需要鲸鱼尿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