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14.耳朵大有福(1/5)
    然后,小狐狸爪子里抓着一根带子……

    敖沐阳把它往外拉,它努力扒拉着白色带子,将带子拉出老长。

    鹿执紫倒吸一口凉气,敖沐阳从没见过她脸色这么难看过!

    “松手!”

    声音严厉,杀气腾腾,这俩字跟两把刀子似的!

    敖沐阳赶紧放开手,小狐狸跟拽着弹簧似的,吧唧一声撞了上去。

    鹿执紫闷哼一声:“不是让你松手,我是说这个小混蛋!”

    敖沐阳讪笑:“呃,我以为你说我,呵呵,那个,弹性真好啊!”

    “滚——我还是说这狐狸,滚下去!”

    小狐狸拽着带子跟拽着救命稻草似的,它是被从衣领捞出来的,这样拽的裙装上身往下坠,露出好大一片后背,皮肤白里透分、细腻光滑。

    敖沐阳知道再弄下去事情要大条,他将小狐狸爪子扒拉开把它提溜了下来,将它交给女老师来处理。

    看着瑟瑟发抖的耳廓狐,准备发火的鹿执紫叹了口气,只能将怒火吞下去,改成爱怜的摸了摸它的大耳朵。

    小狐狸这会倒是老实了,仰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鹿执紫,大耳朵一抽一抽看起来很可怜……

    敖沐阳拉了拉鹿执紫的手臂道:“你可小心点,这小东西会咬人,它们牙齿很锋利。”

    鹿执紫道:“你看它被吓坏了,怎么还会咬人呢?”

    倒也未必是害怕的缘故,小狐狸挺聪慧的,并没有对敖沐阳两人表现出攻击性,而且在得到鹿执紫爱抚后,它似乎知道了卖乖可以保命,后面各种乖巧老实。

    不得不说,长得萌在跨物种接触中,就是有优势。

    小狐狸的大耳朵抖动几次后,鹿执紫就被它给俘虏了,直接抱在怀里开始‘乖乖’的叫。

    元首歪着头看了一会,渐渐觉得不妙:那个位子,不是本喵的专属宝座吗?

    抱着耳廓狐,鹿执紫兴致勃勃的问道:“你有没有给这小东西起名字?哦,对了,它是哪里来的?”

    面对鹿执紫没什么可隐瞒的,敖沐阳将他帮海警打捞违禁品的事说了出来,耳廓狐的来历就一清二楚了。

    一看养这小狐狸是合法的,鹿执紫顿时来了兴趣:“喂,快给它起个名字,现在它也是我们家庭一员了。”

    这点敖沐阳早就想好了,他说道:“耳廓狐是非洲的土著动物是吧?”

    鹿执紫立马警惕的说道:“天,你可别告诉我,你要给它起一个非洲风情的名字!”

    敖沐阳大笑:“怎么会呢?恰好相反,我要给它起个富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乡村风情的名字,那就是——有福!”

    “有福?!”

    “大耳朵有福呀。”敖沐阳摸了摸小狐狸那两个超大的耳朵,“这名字不错吧?”

    鹿执紫琢磨了一下道:“有点土呀。”

    “贱名好养活,”敖沐阳说道,“你想,这狐狸是外国种,在咱们这边改了环境,它未必能容易活下去,给它起个贱名可以帮它更好存活。”

    听他这么多解释,鹿执紫耸耸肩道:“那好吧。”

    敖沐阳特意上网查了一下这种小动物的习性和养殖方法,他发现国内很少有人养耳廓狐做宠物,倒是隔壁的日韩可以养殖它们。

    小东西对温度很敏感,当温度降至20c以下时,它会冻得打冷颤,但温度超过35c,又会热得喘气,而且一旦过热,它们喘气时的呼吸频率会变化很剧烈,由正常的23次/分钟迅速飙升至690次/分钟。

    看到这点,敖沐阳好奇起来,他拿了个电吹风去吹耳廓狐……

    耳廓狐迎风流泪。

    敖沐阳笑道:“哈,这小家伙还是个沙眼啊?”

    鹿执紫将他推开,嗔道:“你折腾它干嘛?来,有福,给你介绍个新朋友。”

    后面钻进屋里的霸王花从门口探出头,看到这条大狗,耳廓狐更是泪流不止……

    除了对温度变化敏感,其他方面耳廓狐没什么生存短板,特别是食材选择上,它们一点不挑食,只要能吃那什么都吃。

    用不着敖沐阳去喂它,它嘴里长着裂齿,到了院子里会自己刨地寻找食物。

    它会抓老鼠,因为小楼贴近山脚,难免多有老鼠。

    元首是个懒猫,除非逼到头上,否则它不去抓老鼠,倒是将军愿意干这种事,它很勤快,可除非是堵住了老鼠,否则等它们钻进老鼠洞,那将军对此就无可奈何了。

    有福来了,立马改变了现状,将老鼠们安排的明明白白。

    跳到院子中,它看到了墙角有个老鼠洞,立马就钻了进去。

    敖沐阳怕它逃跑,赶紧追上去,结果等他到了老鼠洞跟前,一条泛红的大尾巴轻轻甩动着露出洞口,然后有福那毛茸茸的身躯退了出来,嘴里叼着一只老鼠的脖子,将它一下又一下给拖出洞穴。

    见此,敖沐阳大喜:“干得好。”

    当天晚上,没事干的有福将院子里的老鼠洞都给搜索了一遍,它捕捉到老鼠并不会吃掉,而是放到院子集中起来。

    老鼠也在它们食谱上,另外还有蜥蜴、鸟类、禽蛋和昆虫等东西,但相对来说它们更喜欢水果、树叶和植物根茎。

    沙漠缺水,植物性素食被摄取后会发生水合作用,它们那神奇的肾脏可以近乎完全的提取其中的水分。

    有福想要的食物不是水果,而是金滴,敖沐阳在临睡前又给了它一滴,它立马老老实实趴在敖沐阳身边入水。

    小东西很会享受,它找了片褥子厚的地方,用爪子使劲揉搓,将床单揉搓的发软之后这才舒服的躺下。

    它刚躺下,元首飞奔而来,然后到了它跟前后来了个转身,一记后蹬腿飞了上去,将小狐狸给踹飞了。

    然后,它自己趴在了这里,故意占着小狐狸的巢穴。

    胳膊拗不过大腿,有福深谙此道,它没有妄图去抢夺自己好不容易扒拉软和的褥子,跑去窗台找了个角落待了下来。

    敖沐阳摸了摸它小脑瓜,道:“你就得待在这里,褥子太热了,它会逐渐升温,这不是沙漠,晚上一点不冷,睡吧。”

    小狐狸眨着大眼睛满头雾水的看着他,虽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不过窗台位置温度适宜,是个舒服的环境。

    第二天一早,鹿执紫又来找敖沐阳了,或者说她又来找有福了。

    昨天没来得及给有福收拾,今天她给有福洗澡。

    耳廓狐的一辈子可能都碰不到一盆水,它们对入水很抗拒,鹿执紫带着它去了脸盆前,它立马跳起来逃之夭夭。

    “给我抓住它。”鹿执紫一声令下,将军、元首和霸王花狂奔追随。

    敖沐阳也追了上去,叫道:“别往外跑,别往门口外面跑……”

    他出了门,看到几个孩子正瞪眼看着他,其中有一个皮肤偏黑的大眼睛、小辫子萌娃。

    敖沐阳打眼一看没认出来,以为是哪个游客的孩子,结果小女孩看到他后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小阳叔,你回来啦。”

    听了她的称呼,敖沐阳仔细看,然后试探的问道:“小猪?”

    小女孩使劲点头:“是我呀,小阳叔你认不出我来啦?”

    敖沐阳目瞪口呆:“你怎么变成小黑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