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20.骑狗下湖(2)
    敖沐阳在家里找了一圈,没找到大小合适的螺壳。

    倒是在他经过后院大养殖池的时候,发现池子里那个巨大的河蚌肉内长了淡水珍珠!

    以前他没注意河蚌肉的情况,这会河蚌在晒太阳,主动张开了贝壳,露出了里面的蚌肉和镶嵌在上面的大小珍珠。

    这些珍珠有大有小、形状并不是规则的圆球形,很正常,淡水珍珠叫河珠,它的光泽、形状都难以比拟海珠。

    敖沐阳好奇的上去打量,结果阴影一出现,老蚌快速的合上了的蚌壳,那反应速度,一点看不出上了年纪!

    家里找不到合适的海螺,敖沐阳只好去村委大喇叭喊了一嗓子,这算是公器私用了,不过谁在乎?

    很快,有人送来了一个海螺,无论个头还是形状都很完美,曲线那叫一个流畅,边缘还长了一列小刺,青褐色螺壳上有圈圈棕色花纹,跟个艺术品似的。

    下午,敖沐阳又是钻、又是打磨,终于将塑料哨子完美的镶嵌进了海螺中。

    敖志兵老人找了一条红线,他在螺壳边缘打了个小洞,将红线系上去,这样朱朱可以挂在脖子上。

    戴上红线,朱朱捧着海螺吹起口哨,哨声经过海螺过滤变得略微低沉了一些,比不上之前那么清脆,但更有味道了。

    小丫头将这海螺视作珍宝,一下午都在抱着海螺吹。

    有福耷拉着耳朵去后院找了个老鼠洞钻了进去,它听力太好,哨声对它来说太刺耳了。

    等到下午阳光不那么炽热了,敖沐阳将小丫头带走,算是解放了有福。

    他带着朱朱去了湖上,道:“现在湖水暖和了,可以玩水了。”

    “嘟嘟嘟。”朱朱开心的吹海螺。

    将军背着个鞍子一脸懵逼:这是什么东西?

    敖沐阳将它推到水里,然后让朱朱穿上小救生衣下水坐了上去。

    朱朱跨坐在小鞍子上,一只手拉着绳子,一只手扶着海螺,大眼睛眯成了弯月牙,玩的那叫一个开心。

    将军小狗刨玩的很溜,在水里跟一艘小船似的不断游动,这样朱朱好像漂在水面上,当然她面前还有一个狗头。

    湖里钓鱼的人多,看到这一幕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大狗驮着小萝莉,这样的场景还是挺温馨的。

    突然之间,有人喊叫起来:“上钩了上钩了上钩了!”

    激动的声音在湖面上回荡,敖沐阳吃惊的看过去,看到一艘筏子正被紧绷的鱼线拖着在湖面上游荡。

    立马有人问道:“是碰上水老虎了?”

    “卧槽这么好的运气?”

    “不是吧,这湖这么大,哪里那么容易碰上水老虎?”

    “是水老虎!真是水老虎!那啥,就是鳡鱼,宣传介绍没错,一点没错,这鱼得有一米七八!”

    “嘶,这么大?!”

    敖沐阳也很吃惊,这么快就钓上水老虎了?他还希望这打虎行动能多维持几天呢,好歹多制造一些噱头。

    筏子被拖的在湖面胡乱游荡,能看出水中的大鱼劲头十足,它就像是一条野马,在水下翻江倒海无所不能!

    敖沐阳跳水中一看,确实,咬着鱼钩的是他曾经遇到的那条水老虎。

    更多的渔船靠了上去,水老虎受惊,在水下挣扎的越发凶狠。

    粗粗的鱼线不断放出,船上父子两人努力跟水下的鳡鱼斗智斗勇,其他人则眼巴巴的看着。

    结果众人看了几分钟后,鱼线突然‘砰’的一下子断裂了,弹回来的鱼线抽在了中年钓客的脸上,直接抽出一道血痕!

    钓客不在乎,他失魂落魄的看着断掉的鱼线,口中喃喃道:“唉,可惜了可惜了,没想到这鱼这么大,该用2.0的钢线呀!”

    大鱼逃跑,钓客们却更有劲头了。

    之前他们只是看了宣传来的,对于湖里是不是真有一条宣传中说的那种大鳡鱼,大家心有怀疑。

    随着大鱼上钩,虽然没能把它钓上来,但证明了湖里确实有一条大鳡鱼,甚至这鱼的个头还要超出他们的估计。

    于是钓客们精神抖擞起来,纷纷上最强装备,有人直接喊道:“下次它在上钩,必然跑不掉!”

    一些钓客围在先前钓到大鳡鱼的父子身边:“老宋,你怎么用1.5的线?这能行吗?”

    “你用的什么饵?这才半天就把那鱼溜上来了,你老小子行啊。”

    “跟我们说说窍门,明天争取把那鱼弄上来!”

    “……”

    讨论声很多,大家兴趣起来了。

    将军也来凑热闹,背上驮着朱朱,一狗一人的组合倒是有趣。

    特别是将军很聪明,它竟然学会了听哨声,朱朱用不同的哨声来指挥它,有时候游的慢、有时候游的快、有时候还要拐弯,那叫一个神奇!

    傍晚时分,学校放学,敖小牛一行人飞奔而来,像一匹匹小马,书包挂在他们身上愣是被拖的飞了起来!

    看到小哥哥们,朱朱举起海螺吹了起来,满脸骄傲:“嘟嘟,嘟嘟嘟嘟!”

    敖小牛喊道:“朱朱,你这是哪里来的螺号?真好看!”

    敖小米献殷勤:“小猪,此情此景,哥哥想到了一首歌唱给你听……”

    “是小螺号吗?”

    “对!小螺号,瞎几把吹,海鸥听了瞎b飞……”

    旁边的敖沐阳被这儿歌刺激的一阵咳嗽,他吼道:“敖小米,别乱唱,什么玩意儿这都是?我回头跟你们鹿老师说说,让她好好教你们!”

    太阳即将落山,一些钓客收拾东西准备回村里休息。

    听到敖小米的歌声,他们哄堂大笑。

    朱朱被保护的太好,很多脏话她都没听过,只有她在认真的说道:“不是这么唱,我妈妈给我唱过,小螺号,滴滴地吹,海鸥听了翩翩飞……”

    敖沐阳将她带走,道:“回家了,小猪,咱们不跟这些坏孩子玩。”

    “他们怎么了?咱们回家干吗?我想给他们吹螺号,他们都没有螺号呢。”小丫头有些失望。

    敖沐阳道:“今天先不吹螺号了,明天再吹,得积攒力气,你看你嗓音有些沙哑了,这样明天怎么吹呢?”

    “那回家玩什么?”

    敖沐阳刚要说话,岸上有人喊道:“村长,你最近养的那个大耳朵狐狸被村里的狗给围住了!”

    一听这话,敖沐阳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