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23.研讨班(5)
    傍晚,夕阳西下。

    敖沐阳站在门口看向道路尽头,一条狗昂头挺胸的迈着小碎步跑来。

    在狗的后背上,一只小狐狸支愣着大耳朵,头昂的更高、胸挺的更饱满,让很多姑娘看了都羞愧。

    有福坐在将军后背的鞍子上回来了,就像凯旋归来的将军。

    敖沐阳拎着它颈后皮在它耳朵上弹了一下,道:“谁让你出去的?怎么跑出去的?以后不准出去乱跑!”

    有福刚刚对着狼群一顿逞威,此时被敖沐阳抓着颈后皮拎起来,它认为自己威风受损,狐颜大怒!

    小狐狸挥爪就要挠敖沐阳,敖沐阳反应快,一把将它扔到了地上。

    这让小狐狸很骄傲,你怎么不抓着我了?你怎么不凶了?你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吗?

    敖沐阳喊了一声:“元首,好好收拾这个熊孩子。”

    然后有福惊恐的看到,一只小老虎凶残的冲自己跑来……

    第二天敖沐阳本来不想再去龙涎湖了,结果上午他得到消息,非得去一趟不行,因为这次的钓鱼活动惊动了一些媒体,市早报报社安排记者来搞采访!

    这可是扩大宣传的好机会,他赶紧穿戴整齐过去接待了一下记者和摄影师,好烟好酒加上中午一顿饭,记者拍着胸膛向他表示,打虎行动明天肯定能上报!

    送走记者后,姜晓玉又上门了:“村长,市里有事找你。”

    “什么事呀?”

    “找你开会,这个周五,市里组织全市沿海渔村的村干部开会,按理说是村支书去参加这会议,咱们没有村支书,就只能让你去了。”

    姜晓玉告诉敖沐阳,这次开的会叫海洋牧场研讨会,每年五月份都会召开一期,会议的议题主要是海洋渔业的建设,今年还会多一个主题,那就是红洋历史上的第一次全面禁渔期工作的开展。

    据敖沐阳所知,这次禁渔期从六月份一直到八月底,要持续一整个季度,在这段时间里除了私人渔场,其他海域严禁捕捞。

    这是他第一次以官方身份参加活动,肯定得好好打扮。

    按照他的意思,他穿上了一袭西装,结果鹿执紫看到后捂着嘴笑:“你还真是个村干部,这身打扮真是充满乡土气息。”

    敖沐阳一听急了:“这什么意思?我穿的可是西服呀。”

    鹿执紫翻白眼:“你代表村里参加市里举办的研讨班,穿什么西服?打开衣柜我看看,给你搭配一身。”

    看完里面的t恤衬衫后,鹿执紫说道:“你还是穿西服去吧,嗯,小伙子穿西服很好,很精神。”

    这样子就轮到敖沐阳翻白眼了:“小紫姑娘,你这是侮辱人呀。”

    鹿执紫笑道:“我一开始是觉得这种场合穿西服不合适,这个天气穿西服也不合适,不过我看了你衣柜后,发现其他衣服更不合适,你就这样去吧。”

    以前是人靠衣服马靠鞍,现在衣服没关系了,重点是开什么车,敖沐阳家里的g系奔驰已经停了几个月没动弹,这次去市里正好可以热热车。

    他不用自己开车,之前一直在砖头岛上帮他忙活的钟苍回来了,钟苍戴着墨镜开着车,村里有游客看到后就说:“这村长是混社会的吧?”

    奔驰一路驰骋,跨过山路直奔市区。

    这次开会地点在市区一家五星级酒店,红洋是一个富裕市,靠海吃海,渔业和海洋运输业给城市gdp提供了大量助力。

    所以,红洋市的渔业局颇为有钱,像这种全市级的领导会议,官方一般会找一家酒店来举办,结束后还能吃一顿丰盛的自助餐。

    酒店名叫翡翠城,总共有十六层,位置在海边,有专属沙滩,从二楼开始,只要对着海洋方向,那都能从窗口看到海洋。

    敖沐阳将车停下,隔壁正好也有人停车,双方打了个照面,不约而同的问道:“您好,参加渔业局研讨会的?”

    这种级别的酒店,村干部互相认出来很容易,海边劳作的人皮肤太有特色了,黝黑、粗糙,跟酒店档次格格不入。

    得到确认,双方握了握手然后做了互相介绍。

    帕萨特上下来这位村支书叫窦建设,也是安周县人,不过不是来自前滩镇,而是来自隔壁红柳镇。

    握过手,窦建设赶紧掏出手机:“敖书记,你电话是多少?我早就听说过你了,咱们安周的有为青年!年少有为!你现在名气大的很哩!”

    敖沐阳客气了几句,两人换了联系方式,然后一起上了六楼。

    此次来开会的村子有一百二十个,但与会人数不止一百二十个,比如王家村这边王友卫就是带了儿子王栋梁一起过来。

    座次按照村庄来排列,渔业局这么做是因为他们认为相邻村庄的干部们好歹互相熟悉,在一起可以活跃会议氛围。

    可他们不知道乡村的情况,村子之间争端太多,相邻村庄的干部们确实互相熟悉,可关系未必好。

    王栋梁看到敖沐阳后阴沉一笑,道:“哟,这不是敖村长吗?”

    敖沐阳没理睬他,只是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谁?哪个村的村支书?真是年轻啊。”

    王栋梁挺起胸膛道:“你少装蒜,我是谁你不知道?”

    敖沐阳冷飕飕的说道:“你多长点脑子,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这里是村支书的会场,有你说话的份儿?”

    王栋梁语塞,从地位上来说,他跟敖沐阳确实没法比了。

    一个光头汉子笑眯眯的出来做和事佬:“敖村长、小王,坐下坐下,咱们都坐下。哎呀,友卫大哥,好久不见呀……”

    敖沐阳认识这汉子,这汉子姓氏很霸气,姓龙,叫龙德水,来自一个叫做龙旺庄的村子,这村子和王家村、龙头村都是围着龙涎湖分布,互相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

    对敖沐阳这样的新晋村干部来说,这种场合是开拓人脉的好机会。

    实际上很多村干部就在互相打招呼,今年红洋下设的乡村大换届,不少村干部都是刚上台的。

    不过,敖沐阳倒是不太在乎这些人脉,所以他没有主动往人家跟前凑,而是拿起一份会议纪要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