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30.做伴郎(2)
    王栋梁这次就是来当搅屎棍子的。

    他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从龙头村摊位上找到问题,可是他和他们村里人努力找了一整天,屁问题没找出来。

    最终,他只能用黄金马鲛的名字来闹事。

    这毫无用处,很多市民都知道黄金马鲛和黄尾鰤这两个名字之间的称呼,有些不知道的,听左右人介绍一些也就知道了。

    郭主任阴沉着脸拉走了王栋梁,最后给他撂了狠话:“小王,我跟你爸关系不错,你别影响我们俩的关系!”

    一听到这事涉及到老爹,王栋梁有点怂,但他好面子,就梗着脖子说道:“我这不是帮助咱市场规范化吗?”

    郭主任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你想干嘛你心里没点b数?我跟你说,你们这些村子之间的矛盾我不管,但别在我地盘闹事了,否则别怪我不给你爸面子!”

    说完,他拂袖而去。

    敖沐阳忙活完了下班高峰期之后也回去了,天色不早了,他想请村里人去大排档喝个啤酒。

    结果鹿执紫给他来了电话,让他赶紧回去。

    敖沐阳回到村里,中途被秀才敖文昌给截住了。

    秀才说道:“龙头,我找你有点事,去我家里坐坐?”

    敖沐阳道:“这天色不早了,要不明天?”

    秀才道:“事情挺急的,刚才我去你家找你没找到,结果这会给碰到了……”

    敖沐阳明白了,鹿执紫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应该就是因为秀才去找他来着。

    于是他点头答应,跟着敖文昌去了他家里。

    到了家门口一看,家里张灯结彩,门口挂上了灯笼,里面贴着喜字、挂着气球,屋子顶棚还挂了拉花。

    下意识的,敖沐阳说道:“真喜庆呀,这是干嘛?你要结婚呀?”

    他只是随口做了个猜测,结果敖文昌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敖沐阳一愣:“你真要结婚了?怎么每个消息,忽然决定要结婚了?”

    敖文昌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年纪不小了,我爸妈希望我能早点结婚,前段时间跟我对象那边订了婚,算了算日子,这个月月底办婚礼。”

    看到敖沐阳到来,敖文昌的父亲敖千耀热情的请他坐下,给他上了一杯茶,敖文昌的母亲姚秀丽则端上来一些瓜子花生和小零食。

    敖沐阳摆摆手道:“天色不早了,婶子我不吃了,文昌,你说找我有事,什么事呀?”

    “就是文昌结婚的事。”敖千耀笑道,“那啥,村长,你不是没结婚吗?文昌这边要找伴郎,想问问你有没有空。”

    敖沐阳沉吟了一下,道:“具体是哪天?我看看日子。”

    “月底最后一天,我们算了算,那是个好日子。”姚秀丽又洗了苹果端过来,顺嘴说了一下日子。

    敖沐阳想了想,月底自己没什么安排,就点头道:“行,应该没问题。”

    他答应下来后,一家人顿时松了口气。

    敖沐阳好奇:“就这个事吗?这事文昌路上跟我说一声不就行了?”

    敖文昌讪笑道:“那样有点太不尊重你了不是?”

    双方又在一起随意聊了一会,敖文昌最近没有跟敖沐阳出海,敖沐阳不清楚他在忙什么,现在清楚了,原来他一直忙着谈恋爱、忙着结婚。

    事到如今,敖沐阳还不清楚敖文昌对象的情况。

    等到敖千耀夫妻离开,他问道:“你媳妇是谁?我这还不知道哩,是苏绣绣还是那个包玉腾?”

    如果让他选,他会选苏绣绣,包玉腾给他留下的印象比苏绣绣那个知书达理的姑娘可差远了。

    敖文昌苦涩一笑,道:“包玉腾呗,我跟绣绣没有缘分。”

    敖沐阳点点头不说话了,这是人家家事,轮不到他来插嘴。

    屋子里的氛围变得尴尬起来,敖沐阳想告辞,这时候敖文昌开口了,苦笑道:“我现在真恨自己。”

    “恨什么?”敖沐阳明白他的意思,他应该是恨自己不够果敢,毕竟他喜欢的是苏绣绣。

    但答案出乎他的预料:“恨我自己怎么不是个女人?你不知道现在结婚男人得花多少钱,还是女人好,光等着收钱就行了。”

    “花了多少钱?”敖沐阳好奇问道,他对这个真是一点不了解。

    敖文昌道:“订婚时候给了一万八千八的见面礼,彩礼给了十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然后我家在县城首付了一套房子,只能写她家名字,还有三金……”

    不等他说完,敖沐阳吓一跳:“怎么花这么多钱?”

    敖文昌耸耸肩道:“就得这么多钱。”

    敖沐阳道:“你们家买房子只写她一个人名字,这是不是有点夸张?”

    敖文昌淡淡的说道:“包玉腾家里强烈要求、我爸妈愿意,反正他们出钱买的房子,他们乐意那我能说什么?”

    敖沐阳喝了口茶水,现在农村结个婚怎么那么难?

    他回村后接触了两起婚事,男方花钱都不少,比较起来敖千莱花钱又不太多了,毕竟只是一次性付出了五十万。

    而且自从金慧子上岛,他们接触比较多,然后他就发现了这姑娘有很多优点,敖千莱花五十万娶回家稳赚不赔。

    至于包玉腾?敖沐阳接触过一次,感觉不太好,平时听过关于她家的风评几次,感觉更不好。

    天色太晚了,他喝了杯子里的茶水就告辞回家。

    敖千耀送他出门,一直送到了路口。

    敖沐阳挥手道:“千耀叔,你回去吧,这事我记着呢。”

    敖千耀磨蹭了一下,然后嘟囔道:“那啥,村长,其实我想问你个事,文昌说你跟玉玉那孩子接触过,那啥,你觉得你觉得玉玉怎么样?”

    敖沐阳笑了笑道:“千耀叔,文昌这都要把人家娶进门了,你还问这个干啥?”

    敖千耀是个精明人,敖沐阳虽然没有说出答案,可有他这句话已经足够了。

    顿时,敖千耀又叹了口气:“唉,我跟他妈这次可能做错了,骑虎难下,骑虎难下呀!”

    这点敖沐阳可管不着了,敖千耀的精明在整个村里都有名气,不过有句话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敖沐阳依稀有点明白敖千耀的意思。

    不管谁碰到女方家提出这些要求,恐怕心里都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