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31.点将(3)
    推开家门,敖沐阳看到客厅灯亮着,鹿执紫在灯下批改作业。

    见此他嘻嘻笑道:“这个点了你还不回去,是打算住在我这里吗?”

    鹿执紫白了他一眼:“我住这里你住哪里?你去学校的教师宿舍睡吗?而且,你也知道都这个点了?”

    敖沐阳明白她的意思,便解释道:“我早回来了,路上碰到文昌,过去把事给解决了,你给我打电话不就是因为文昌来找我吗?”

    鹿执紫一怔,道:“谁说的?我让你回来是有其他事。”

    “什么事?”

    鹿执紫收拾起作业,然后把正在窗台上打瞌睡的小狐狸给提溜到了桌子上。

    小狐狸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看到两人盯着自己,立马往后一收大耳朵,嘴巴往后一咧眯起了眼睛。

    敖沐阳看到后顿时笑了:“嘿,小家伙还会笑啊?”

    鹿执紫哼了一声,道:“它会干的事情多的很呢。”

    说完,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香烟,然后扔在了小狐狸面前。

    小狐狸看了看香烟,迅速往后挪了挪屁股。

    敖沐阳满头雾水:“这是干嘛?”

    鹿执紫将烟盒打开递给小狐狸一根香烟,小狐狸不去接,努力往后缩屁股,看起来很傻很天真。

    女老师把香烟塞进它嘴里,结果它还是不接,直接用爪子将香烟推开了。

    见此,鹿执紫露出沮丧的样子:“哼,装模作样,你看好它,它学会吸烟了!傍晚我过来看到它叼着个烟屁股,绝对是在吸烟,所以我才让你回来的。”

    敖沐阳不信,这怎么可能,小狐狸害怕火也讨厌烟雾,它怎么会去抽烟?

    而且,谁去教它吸烟?耳廓狐吸收了金滴,或许拥有了出色的学习能力和模仿能力,可得有人教它才能学会,吸烟这种事可没有人教它。

    鹿执紫想来个捉贼捉赃、捉奸成双,她小看了有福的智商,几次递给它香烟,有福不但没接,还表现的很抗拒。

    这样她没辙了,只能警告敖沐阳几句,让他盯准小狐狸,然后抱起作业在他陪伴下回到学校。

    五月下旬后面几天,海洋落潮。

    这种事没什么奇怪的,每年海洋都有大退潮和大涨潮,每个月也会有比较大的退潮涨潮,实际上每天海洋都会涨潮退潮。

    村里人习惯了涨潮退潮,可是游客们却对这个很感兴趣。

    每到了退潮的时候,就有游客跑去沙滩上寻找东西,他们不在乎结果,只在乎体验,能找到任何东西都值得让他们兴高采烈的欢呼一番。

    打虎行动还在继续,不过迟迟没有钓上那条大鳡鱼,多数游客已经没有兴趣了,即使是垂钓爱好者也不再天天来湖里下钩,他们只会在周末或者节假日来龙涎湖垂钓一番。

    这样,打虎行动的热度难免下降,于是敖沐阳就想找个新项目。

    看到了游客们对退潮后沙滩的兴趣后,他便萌生了一个主意:重建潮落堤!

    潮落堤是渔村一种很原始的建筑,以前海洋渔获多、渔民们劳动力低下,于是就想尽办法从海洋获取渔获,其中一个办法就是在海上建起潮落堤。

    顾名思义,潮落堤就是落潮之后出现的一个堤坝。

    这堤坝存在于近海区域,每当落潮的时候,如果没有阻拦,海水往下退会带走其中的鱼虾蟹和海菜。

    潮落堤就是这样的阻碍,它存在的目的是拦住近海区域的渔获资源,这样海水顺着堤坝退下,渔获被堤坝阻拦下来。

    早些年的潮落堤就是渔民们随便用破木头、破船、礁石混合破渔网而成,后来逐渐的堤坝开始建的正规起来,规模也大了起来。

    但这种建筑对于渔获的获取帮助不大,它效果不怎么好,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沿海渔获资源越来越少,海岸边的鱼虾蟹更少,潮落堤渐渐失去了历史使命,最终无人维护,被潮涨潮落给击垮了。

    敖沐阳对此有一段模糊的记忆,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可能上幼儿园那会,海岸边还有一些潮落堤,那时候他和敖沐鹏等人太小,不敢下水,就只能等到退潮时候跑到潮落堤来寻找若有若无的渔获。

    不用说,他们收获往往很差,可偶尔有几次也能发现几只被卡住的大螃蟹、来不及跟随潮水退入海里的鱼虾,还有一些附着在上面的贝类等等,总之时不时会有点小惊喜。

    后来潮落堤没了,这些小惊喜也没了……

    建筑潮落堤是村里的事,这自然要开个会了。

    敖沐阳进入村委办公室,觉得自从自己当村长这一个月来,他开的会比自己前面二十几年开的还要多。

    但这些会是必须的,必须得让村干部们知晓情况。

    村委办公室是一座老房子,布局跟老式教室类似,前方一个黑板,黑板下面是讲台和主席桌,再往下是一张张桌椅。

    敖沐阳坐在主席台上等了一会,姜晓玉和其他村干部稀稀落落的坐了进来。

    看着寥寥无几的人影,敖沐阳放下水杯道:“咱们村这个村干部人数不多啊,是不是得发动一下大家来踊跃参与进村庄管理工作来?”

    龙头村以前实在是没有油水,村民们对于做村干部毫无兴趣,原因很简单,普通村干部没有薪水,完全就是为人民服务,这年头大家都自顾不暇,都忙着使出浑身力气忙活自己的赚钱大业,谁还会去服务村子?

    姜晓玉笑道:“那可得靠村长你去发动大家了,我们是没有那个面子。”

    敖沐阳问道:“咱们现在还有多少位子空缺着?”

    村文书敖志明擦了擦老花镜道:“村长,其实咱们村的这些干部的位子吧,并没有几个空着的,咱们在这里的都是身兼数职。”

    说着,他把一个乡镇下发的村委干部工作指导手册递给敖沐阳,上面有着齐全的岗位介绍。

    正儿八经来说,一个村的村干部职位还是挺多的,村高官、副书记、村委会主任、副主任、村两委委员、村委会委员、大学生村官、党总支副书记、村会计、村妇女主任、村计生专干、村支委委员、组织委员、宣传委员、纪检委员、民兵连长、调解委员会主任、治安主任、团支部书记、报帐员等等等等,名头很多。

    敖沐阳翻看几张之后眼睛都花了,他说道:“这样,咱们四月的时候搞的这个选举也是稀里糊涂,后续很多岗位没有安排好,这几天我来安排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