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33.海琥珀(5)
    在敖沐阳的计划中,建筑潮落堤所用的礁石,主要从村外海边来开采。

    龙头村沿着海岸线分布,绵延悠长,村子的海岸不光是沙滩,有相当一部分是礁石,每天海浪拍案啪啪响,声音爆裂如雷。

    潮落堤对材料没有选择,在敖沐阳记忆中,村子以前的潮落堤有的是用石头堆积起来的,有的是一艘破船横在海里,还有的就是一棵倒掉的树木。

    他这次选择用礁石来建筑潮落堤,顺便把礁石海滩给开发一下,以后填充上沙子,做出一个人工沙滩来。

    结果他请了施工队去开采礁石,中途有人拦住了,阻拦的是村里的手工艺人敖志满和孙子敖金福。

    得到消息,敖沐阳匆匆赶过去,看到爷孙两人坐在礁石上发呆,身后是一些挖掘机和碎石机。

    这样让他很莫名其妙:“满爷、小福,你们这是在干嘛呀?”

    他对敖志满一家子可以说是有活命之恩,当初从积雪压垮的房子下救下满爷、从毒蛇口中救下敖金福的事情中,他都可以记首功。

    可以说没有敖沐阳,这爷孙两人已经都没命了。

    敖志满是个很倔强的老头,但他不是不知好歹。

    看到敖沐阳后,他脸上皱纹张开一些,道:“村长,这礁石滩子,能不能别给开了?”

    敖沐阳道:“满爷,你何出此言?”

    敖志满看看周围,然后拉着他去了礁石上,低声道:“我跟你说实话吧,村长,你对我家恩情重如山,我对你没什么可隐瞒的……”

    “这礁石滩是个宝库,经常有海琥珀被冲上来!”

    海琥珀这名字很多人不了解,但说到蜜蜡,知道的人就多了。

    对首饰有研究的人都熟悉蜜蜡,从材质而言,它不是什么宝石,可它的美丽却不亚于许多有着灿烂光芒的宝石。

    虽然海琥珀只是蜜蜡的俗称,是当地人随便给的称呼,可这称呼本身更符合蜜蜡身份,实际上蜜蜡就是琥珀的一种,在物理成分和化学成分上都和琥珀没有区别,只是因其“色如蜜,光如蜡“,因而在古代得名为蜜蜡。

    当地人称之为海琥珀,是因为海边人知道,蜜蜡就诞生于海洋,这点得从三四千万至一亿年前的始新世和白垩纪年代开始说起了。

    在始新世和白垩纪时代,地球上生长着许多针叶植物:松柏和枫树,这些树木多脂液,在某一地质时期受到外界强烈刺激,分泌了大量脂液落在地上,并随着地质层变动而深埋地下,再经过三四千万年以上的地层压力和热力,这些脂液便石化为琥珀。

    琥珀形成以后,在悠悠岁月中,经历地壳升降迁移、日晒雨淋、冰川河流冲击的种种磨炼,有的露出地表,有的再埋入地下。

    因为大降雨的缘故,露出地表的琥珀很多被冲入海中成为海珀,还有的被冲入湖中成为湖珀,再埋入地下的成为矿珀。

    这些琥珀都可以称为蜜蜡,不过海珀往往质地最纯净,因为材质原因,海水并不能伤害它们,反而可以为其提纯和清洗。

    其中最出名的海珀出产地是波罗的海沿岸,那里产量达到全球总产量的百分之八十,另外如中国、印度和北欧海岸也有部分海珀出产,不过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远不如波罗的海。

    红洋沿岸也有海珀出产,这是当地一个旅游项目,游客在海边寻找这种漂亮的海洋珍宝。

    龙头村这边偶尔也会有蜜蜡漂来,但蜜蜡虽然漂亮,可价值比宝石之类可差远了,渔民们捡到顶多可以换点钱补充一下家用,没法发财。

    敖沐阳小时候也捡过海珀,不过数量太少了,一年捡不到一两块。

    听到敖志满说海浪会被海珀推到礁石上来,这倒是真的,这东西就是被不断翻涌的海浪从海里带出来的。

    敖沐阳摇摇头道:“满爷,海琥珀不是什么值钱东西,而且产量又很低,一年到头能出来几块?”

    “谁跟你说一年到头只出产几块?”敖志满打断他的话,老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敖沐阳道:“好,就算它产量比较高,然后呢?对村子的发展有什么用?我现在搞的这些项目,都是为了咱们全村人,是为了带全村老少爷们发财致富!”

    敖志满脸上的皱纹顿时更深了,他用粗糙的手掌摩挲着粗糙的礁石,喃喃道:“唉,我知道你的意思,村长,你对村子费心了,唉。”

    敖沐阳道:“你说这边时不时有海琥珀被推上来,是吧?那这样,如果你喜欢这东西,那施工队在施工期间,他们发现的海琥珀我都给你,你也可以自己来这边搜索,但一定注意安全。”

    敖志满沉默的点点头,敖金福有什么话想说,可他张了张嘴,看到爷爷没说话,便也沉默下来。

    这件事算是解决了,工程队继续施工,敖沐阳开始准备敖文昌的婚事。

    作为伴郎,他得穿西服。

    因为通知下达的着急,定制西服来不及了,他去问了问,要定制一套西服最少得半个月。

    这样鹿执紫就陪他去市里买了一套西装和新皮鞋,最后搭配一条窄边领带,倒也显得他英俊非凡。

    鹿执紫自己也选了一件旗袍,她同样接收到了敖文昌发来的婚礼邀请函,所有老师都有这张邀请函,接到邀请去参加婚礼。

    龙头村是个封闭的渔村,所以很多渔家风俗得以保留下来,这次敖文昌结婚就是按照风俗来办理婚事,跟敖千莱那次可完全不一样。

    结婚之日提前三天,敖千耀夫妇就开始操办准备了。

    第一天叫杀猪夜饭,故名思义,就是说在这一天要把养了办酒席用的猪杀掉。

    不过这是以前,以前家家户户养猪补贴家用,碰到儿子结婚这样的大喜事,就杀了来招待宾客。

    现在猪不用自已杀了,办酒用的肉都是菜场里买的,敖千耀请了半个村的人去吃这顿饭,声势虽然比不上敖沐阳当初打了野猪后请的过年的杀猪饭,但也很热闹了。

    因为要在老家举办婚礼,所以难免得搭棚筑台,这样左邻右舍得来帮忙,这顿饭也有点感谢乡邻帮忙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