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34.麻烦上门(1/5)
    敖沐阳是伴郎,更属于新郎一家感谢的对象,加上他是村长,所以吃这顿饭的时候坐在了上首位置。

    坐在他周围的都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如敖大国、敖千文等人,或者是辈分高的老人,比如千莱奶奶。

    另外老支书敖志义也来了,同样坐在上首位置。

    见此姚秀丽有些不高兴,对丈夫说道:“当家的,你把敖志义叫来干啥子?”

    敖千耀无奈道:“你告诉我怎么办?志义叔终究是长辈,而且他干了村长村支书好些年……”

    “干了村干部好些年又咋样嘛,他一没照顾咱们家,二没带着村子好好发展,不请他来也没关系。”姚秀丽说道。

    敖千耀摇头:“可不能这样,以前其他娃结婚,都请了他做上首,你说到了咱们不请他了,村里人能不说闲话?”

    姚秀丽用手指戳了他两下,恨恨道:“就你有面子,就你在乎面子。”

    一听这话,敖千耀有些生气:“我在乎面子?我要是在乎面子我能让文昌娶包家姑娘?哼哼,等儿媳妇儿上门,我看咱家要闹笑话!”

    说到这里,姚秀丽也阴沉下脸来:“有什么办法?喜帖发出去了,大家也都知道儿子在跟包家姑娘处对象,你说咱们能怎么办?”

    在邻舍帮忙下,一道道菜式端上桌,啤酒、白酒和饮料也打开了瓶,一行人其乐融融准备喝酒。

    敖志义不其乐融融,他怏怏不乐的坐在那里,周围的人跟他说话他也不回应,这样几次后,连跟他说话的人都没了。

    敖沐阳主动给大家倒酒,敖大国双手举杯接酒,笑道:“哎呀,这是第一次喝村长倒得酒,觉得有面子呀。”

    周围的人哄笑起来,敖志义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脸色顿时黑了。

    敖沐阳瞪了敖大国一眼,直接把酒瓶放在他了面前道:“你想喝是吧?喏,都给你,这一瓶你今天都喝掉,让你喝个够。”

    他这是给敖志义个台阶下,看到这一幕,敖志义脸色和缓一些。

    敖文昌随后出来,大家注意力就转移了过去,纷纷闹腾起来:

    “哟,新郎出来了?”“过来,新郎敬酒。”“今晚喝的到位不到位,决定着婚礼当天我们闹洞房的表现到位不到位。”

    听到这话,敖文昌苦笑:“各位叔伯兄长,今天我肯定好好表现,结婚的时候你们可得手下留情,闹洞房这种陋习咱们就摒弃了吧。”

    “陋习?”敖沐东嘿嘿一笑,“这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风俗,怎么能说是陋习呀?”

    敖沐兵道:“你这么说就是不给我们面子啊,结婚那天闹洞房,大家伙必须加把劲!”

    敖文昌脸色一变,赶紧讨饶,正在对着一个肘子使劲的敖千莱抬头道:“文昌,你怕个球,谁闹你媳妇儿你就揍谁,使劲揍他们!”

    敖沐东几人脸色也变了,他们想起了不久前闹洞房时候被敖千莱双拳支配的恐惧,当时几个人被追着满院子跑,在村里已经传为笑谈。

    敖沐阳知道新娘子的脾气,他担心到时候闹的不好看,就想劝说几句,可他现在身份特殊,该怎么说得斟酌一番。

    见敖千莱插话,他有了主意。

    借着喝酒的机会,他对敖文昌说道:“文昌你要是怕到时候他们闹洞房,那你就找个保镖嘛,一天一百块,雇佣千莱叔。”

    听他这么说,敖文昌脸色一喜:“好主意。”

    敖千莱摸摸后脑勺道:“一百块太少了,给两百块!”

    敖文昌一拍桌子:“好,就两百块!”

    敖沐东一行人顿时气歪了嘴:“我靠,秀才你这么弄真是太阴险了。”

    敖千莱摩拳擦掌一幅亟不可待的样子,他眼巴巴的看着敖文昌问道:“文昌,今天用不用我给你做保镖?”

    敖沐东等人立马老老实实闭嘴了,敖千莱可是个一根筋,他分不清玩笑和现实,要是再闹腾下去,估计他真能现场开打。

    吃完了这顿饭,后面还还有一顿饭,时间在结婚之日的前一晚,叫做喜羹饭。

    不过这顿饭主要是祭祀,敖沐阳过来帮忙摆放,他们从村里借了老式的八仙桌,一共用四张拼起来,摆的老长。

    这顿饭普通人不能上桌了,每个位置上都有神牌,供奉的是神明和祖先,其中大门对面最显示处是玉皇大帝,然后是海神娘娘和土地爷等其他神明,下首则是敖文昌家的先祖。

    桌子上摆放着茶、酒、米饭、素菜、荤菜、馒头、糕饼、水果等物,另外还要准备猪头、条肉、全鹅、全鸡、黄鱼、鸡蛋之类。

    等到了这一天的涨潮时间,那就开始正式祭祀了,准新郎得守在供桌前,到了时间就要挨个给神明和祖先添香祭拜敬酒。

    鹿执紫来帮忙添酒,敖沐阳则在外面帮忙放鞭炮,这一次要放好些鞭炮,屋子里敖文昌每敬一回酒,外面就要放一次鞭炮。

    鞭炮正噼里啪啦的响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硝烟味,受不了的人呛的连连咳嗽,受得了的人则觉得闻着这味道还挺享受。

    敖沐阳属于后者,他觉得硝烟味并不呛人,这股味道就是过年的味道,就是喜庆的味道。

    被他装在衣兜里的小狐狸也在吸烟,眯着眼睛耸立着耳朵,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

    敖沐阳注意到后觉得不对劲,他刚要研究一下小狐狸的情况,这时候一辆国产越野车从村口开了进来,直接开到了硝烟中。

    车门推开,几条大汉从车上跳了下来,烟雾弥漫、炮纸飞舞,这些汉子置身其中,看起来还有点腾云驾雾的感觉。

    下意识的,有人问道:“这些人是哪里来的?”

    敖沐阳仔细一打量,大多数很陌生,但领头的光头汉子有些熟悉。

    这时候前面的敖大国先反应过来:“嘿,这不是那个、就是安周县那个混子吗?叫啥来着?他妹妹叫苏绣绣,是秀才的女朋友……”

    “苏宗峰!”敖沐阳记忆力好。

    敖大国急忙点头:“对对对,这不是那个苏宗峰吗?咱们跟他打过架,他来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赶紧去通知秀才呀,有人这是来砸场子了!”同样跟苏宗峰会过面的敖千磐大声说道。

    鞭炮声还在噼里啪啦的响着,这声音掩盖住了他们的对话声,所以村里看热闹的人还不知道,敖文昌一家也不知道,麻烦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