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35.来两口(2)
    看着苏宗峰一行冲门里走去,敖沐阳快马加鞭中途进行了拦截。

    双方打了个照面,彼此都认了出来。

    苏宗峰一方一共五个人,全是眼神狰狞、横眉怒目的壮汉。

    敖沐阳这边只有一个人,身穿西装、丰神俊朗。

    可壮汉一方不敢动弹。

    本来被敖沐阳挡着路,苏宗峰想发火,但看清他的样子后,这货怒睁的双眸顿时缩回不少:“喂,兄弟你干啥?”

    敖沐阳道:“我这想问问你干啥。”

    一听这话,苏宗峰的火气顿时上来了,他吼道:“我来干啥?我还能干啥呀,我给我妹妹讨还个公道!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妹妹被欺负!”

    敖沐阳平静的说道:“男女感情方面,公道不公道谁也没法说,你带这么些人上门,看起来不像是来讨还公道的,倒像是来闹事的。”

    “我们哥几个就是陪峰哥走一趟,怎么可能来闹事。”一个汉子和气的说道,他之所以说话这么和气,是因为当初被敖沐阳揍过的人里就有他。

    清官难断家务事,敖沐阳自诩是个清官,虽然还只是个芝麻粒儿大小的村官,但怎么说他也是村里的一把手,村里人有麻烦他得帮忙。

    可这件事上敖沐阳不好插手,他给敖大国使了个眼色,然后转头道:“你们先跟他去我家里,我待会把敖文昌带过去。”

    “你这不会是缓兵之计吧?这小子要是跑了怎么办?”一个大汉插嘴道。

    敖沐阳失笑:“他干嘛要跑?这是我们村的地头,你们现在不知道是谁陷入麻烦中了吧?信不信我一句话你们除非报警否则得在我们村里待几天?就跟你们那个铁哥一样,他待过的水井我现在还没有关上呢。”

    听了这话,苏宗峰脸色不好看,有点发白。

    铁哥在龙头村的事儿是他们道上一个禁忌话题,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有心人多多少少还是知道。

    苏宗峰就是知情人之一,他有一次喝酒听人说过,铁哥跟朋友来龙头村要高利贷,结果几个人全被人给打惨了,铁哥更是被人塞进了水井里……

    这就是得知妹妹和敖文昌分手,他一直没来村里找事的原因,他知道这个村的厉害。

    只是如今听说敖文昌要结婚,他实在按捺不住,带着几个心腹弟兄赶了过来。

    敖大国带走一行人后,敖沐阳进屋去跟敖文昌说道:“绣绣的哥哥过来了,说有事跟你谈谈,你怎么打算?”

    一听这话,敖文昌手中酒杯险些掉落在地,还好敖沐阳反应快,伸手帮他接住了,否则敬神的时候跌碎酒杯,这可是大大的不吉利。

    深吸了口气,敖文昌说道:“走,我去跟他聊聊。”

    看到他出门,敖千耀着急了:“文昌你干啥?祖宗还没有拜呢!”

    敖文昌硬邦邦的说道:“我有急事。”

    “有急事你先拜完祖宗再说,祖宗保佑你考大学、保佑你娶妻生子……”

    “他们保佑了个屁,”敖文昌突然爆发了,“我考大学是我自己努力,至于我娶妻生子这个事,他们保佑我了?哼!”

    敖千耀夫妇手足无措,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儿子长大了。

    两人去了小楼,看到几条大汉正叼着香烟在吞云吐雾。

    见此,小狐狸从他衣兜里钻了出来,然后飞快跑过去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只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小鼻子在使劲抽动。

    看到苏宗峰,敖文昌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哥,绣绣怎么样?”

    苏宗峰这种混子欺软怕硬,面对敖沐阳他表现的跟小兔兔似的,面对敖文昌立马又成了大脑斧:“草,你还有脸问我妹子?你个狗币养的……”

    敖沐阳咳嗽一声,道:“到底是来谈事的还是来吵架干架的?”

    将军和霸王花从门口走进来,院墙上站着一只虎头海雕,还有元首在用阴翳的眼神盯着几个人。

    看到这一幕,在县里叱咤风云多年的大混子们却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这些动物如同猛兽,被它们盯着,让人心惊胆颤!

    苏宗峰闷哼一声,他改口道:“我妹子被你折腾惨了,现在天天以泪洗面,以泪洗面懂不懂?她天天心疼,现在你结婚的事我都没敢让她知道,我怕她心脏病发作被你气死!”

    敖文昌脸上露出一股萧瑟,他怆然一笑,道:“那就别让她知道了,有些事知道还不如不知道。”

    苏宗峰一下子怒了,道:“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妹妹到底当什么了?啊?你以为她是个鸡啊?随便捅着玩?”

    敖文昌也怒了,道:“你乱说什么?你这是侮辱绣绣!”

    苏宗峰这人在街头混蛋惯了,口无遮拦,什么话也说。

    敖沐阳觉得自己在这里怪难堪,他便对其他人说道:“这事是人家的家事,咱几个别在这里添乱了,出来喝一杯?”

    混子们看向苏宗峰,苏宗峰阴沉着脸点点头。

    出门之前,敖沐阳拍了拍苏宗峰的肩膀,说道:“峰哥,我们村里人没文化,不喜欢讲道理,遇到问题后喜欢用锄头之类的解决,你们在里面别搞问题,否则我怕他们又往井里塞人。”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可苏宗峰没辙,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能继续闷哼。

    家里有现成的菜,也有好酒,敖沐阳拿出来招待几个混子,虽然说有点浪费,可这等于是帮敖文昌招待苏宗峰的朋友,面子上总得过的去。

    敖沐阳的手艺没的说,酒更没的说,都是陆虎送来的好酒。

    混子们本来坐下后阴沉着脸喝闷酒,结果吃了几口菜喝了几口酒,一个个来劲了,推杯换盏、猜拳吆喝,好不开心。

    半个小时后,苏宗峰怒气冲冲的摔门出来,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四个喝的醉醺醺、吃的眉开眼笑的弟兄,气上加气,差点没给他气炸了肺!

    “麻痹你们是来做客的啊?”苏宗峰吼道。

    一个眼角开疤到耳垂的汉子讪笑道:“不是,峰哥,这酒真不错,这菜也好吃,你、你来两口?”

    敖沐阳差点没笑出声来。

    苏宗峰想掀桌子,可看看敖沐阳他又没敢,只能踢了那刀疤脸汉子一脚:“滚蛋!”

    结果如何,敖沐阳最终也不清楚,他没去多嘴问,反正敖文昌情绪非常低落,脸色非常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