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40.又开会了(2)
    这场颁奖会搞的有点像是发布会,除了媒体还有很多游客、很多外村人来凑热闹。这年头大家都有手机,手机朋友圈传播消息比传统媒体还要有效。

    关于大鳡鱼、十万奖金的消息通过手机传播开来,这些消息中免不了要提到龙头村,这样龙头村的名声越来越响亮。

    不过敖沐阳没怎么注意后续的宣传,他注意到了龙涎湖出产的大青鱼数量有点多。

    六月初,老天爷迟迟不下雨,红洋迎来了十年难得一见的大旱天。

    敖沐阳收拾东西的时候,听到敖沐兵老人叹道:“幸好现在咱们老百姓不指望老天吃饭了,也不指望地里那点庄稼,否则碰到这样的灾年,老百姓要受罪哟!”

    他没事干,一边扇着蒲扇一边给他掰着手指数:“1927年,你不知道啊,咱们红洋大旱,唉,那场旱灾真的是太可怕了……”

    敖沐阳诧异道:“兵爷,你1927年出生了吗?”

    老人笑道:“我没出生,不过我哥那时候出生了呀,他早些年天天给我讲,哎哟,那日子叫一个惨哟……”

    敖沐阳听了一会,觉得确实很惨,但今年的旱情还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旱灾只有持续数年才可怕,如果只有一两年下雨少还不是很可怕,毕竟有一些地下水可以撑着。

    天热,他去了龙涎湖。

    湖里不少人在游泳,看到他下水以为他也是来游泳的,其实敖沐阳的目的可不是来游泳,他想查看一下湖里鱼的情况。

    前段时间的打虎行动,钓客们从湖里钓上来不少鱼,其中青鱼最多,而且往往都是半米左右的大鱼。

    对于养殖的青鱼来说,一般二十公分的长度就会上市,大多数人没见过一米长的青鱼,其实这种鱼很能长。

    最能证明这点的就是正在北美泛滥的亚洲鲤鱼,所谓‘亚洲鲤鱼’是个统称,代表青鱼、鳙鱼、鲤鱼、鲫鱼和草鱼等东亚地区常见淡水鱼。

    这些鱼成功入侵了北美,逼的美国渔业部和各州府焦头烂额,它们因为没有天敌制约,成长顺利,很多都是一米大鱼。

    青鱼这种鱼,在近海一带不受欢迎,因为它鱼刺儿特别多,而且鱼腥味也重,想要做好不容易。

    敖沐阳潜入水中扫视水下,然后很快心里就沉甸甸的了。

    湖里确实出现了很多青鱼,从他下水到现在不足十分钟,他已经碰到了四五波大鱼群,全是青鱼,浩浩荡荡、声势壮观!

    水里出现这么多青鱼,肯定跟今年的水情有关。

    敖沐阳在湖里投入了很多蟹苗,他还等着秋天收获呢,所以得想办法制裁一下青鱼群的数量。

    大青鱼食量很大,而且食性很杂,它们不光吃水藻、过滤浮游生物,还会捕食换壳时期的小螃蟹。

    另外夏季是青鱼产籽的季节,这么多青鱼要是成功产籽,那到了明年恐怕半个龙涎湖都是它们的天下。

    回到村里他又开了个会,进入会议室,几个老干部笑的很无奈:“村长,你可真爱开会呀。”

    敖沐阳道:“有正事,你们什么时候看着我瞎开会来着?”

    这点倒是,听到他说有正事,陆续赶来的村干部们安静了。

    现在龙头村的村干部队伍壮大不少,敖沐东、敖大国、敖千文等人全接到了任命书。

    敖文昌到来后,会议室有热闹起来,一群人拿着他开始打趣。

    敖沐阳拍拍桌子道:“行了行了,都安静点,今天有正事呢——文昌,你没去度蜜月?没带媳妇儿出去转转?”

    敖文昌苦笑道:“这次结婚可没少借钱,没钱出去了。”

    “你那钱都浪费在包玉腾家里了吧?”敖沐东愤愤道,“要我说你们就上门去干他们,把钱都要回来。”

    敖文昌解释道:“没,他们家没占我家多少便宜,钱主要是买房子了,全款买的房子,这个占大头了。”

    “还没占你家多少便宜?开什么玩笑,光是你们起初给的彩礼就给了多少呀?”

    敖文昌笑了笑道:“这钱他们没拿到手,我当时送了一张卡过去,卡是用的我的名字开的账户,然后我买了一个理财产品,不到期谁都拿不出钱来。现在我把那银行卡挂失了,他们手里就是一张废卡。”

    “还有这样的骚操作?”敖沐东吃惊了,“你们读书人真阴啊。”

    敖沐阳道:“行了行了,先别讨论了,说正事,我准备组织个船队去湖里搞个捕获活动,专门去捕捞青鱼。”

    这样大家伙纳闷了:“捕捞青鱼干嘛?这东西不值钱,而且没有市场,捕捞上来最后只能烂在咱们手里。”

    敖沐阳解释道:“湖里的青鱼数量太多了,咱们不收拾一下,那蟹苗和种下的菱苗都完蛋了。”

    “龙涎湖不是咱们村的,要收拾也不能光咱们自己出工出力吧?咱们得发动一下其他村的人吧?”

    敖沐阳道:“不,咱们这次不是简单的捕捞行动,还要做成旅游活动,总有游客愿意体验渔家捕鱼的生活,带上他们,一个船位一百块,铁定有不少游客愿意掏钱。”

    “另外,青鱼出鱼籽,捕捞上来以后咱们把鱼籽抠出来做菜,这玩意儿价值可不小。现在全村这么多渔家乐,还怕鱼籽卖不掉?另外抠出鱼籽来以后,剩下的鱼卖给我,两块钱一斤,我全收了。”

    老虎每天要加餐吃牛肉,敖沐阳准备给它换成青鱼。

    反正从这个月开始红洋历史上最严的海禁开始了,他不能出海捕捞,老虎也就不必辛苦了,这样它不用吃的那么好。

    敖沐阳开会很有风格,他不是来征求大家许可的,而是要大家出建议,也就是说每次他提出的议题都是板上钉钉要实施的。

    这么做很有暴君味道,不过做暴君确实很爽,搞一言堂的感觉也很爽。

    不能出海,渔民的主要收入渠道就断了,这时候把目光放在龙涎湖上也不错。

    敖沐阳强调了,这次去龙涎湖成批次捕捞大青鱼,采摘青鱼鱼籽来做菜,这东西的珍贵性不言而喻,对游客的吸引力也不言而喻。

    立马,村子里响应者云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