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42.书法大作(4)
    青鱼不值钱,大青鱼也不值钱,还好青鱼盛产鱼籽,青鱼子可以入菜,且味道和营养价值都很棒,这是价值最大的。

    因为运输能力增强,现在海鱼深入内地,这些淡水鱼特别是冰封过的淡水鱼价值锐减,已经没有多少人食用。

    这种情况下,很多青鱼都是进行分工处理,采集鱼籽专门出售,剩下的鱼体也专门出售,价格很低。

    没有机器的情况下,采集青鱼鱼籽挺费劲的,而且这东西价格也不太高,盈利空间不大,所以渔民们才没有主动性。

    现在是捕捞了青鱼后直接做菜,村里游客多,市场大,渔民们各自处理一些,因为有钱赚所以变得积极不少。

    敖沐阳这一网他全收拾起来交给了宋秋敏,他说道:“嫂子,鱼籽咱们俩对分,鱼你要是愿意做菜你就留下几条,剩下的我喂给老虎去。”

    宋秋敏摆手道:“嫂子帮你处理,但咱们就不平分了,你自己留着吧,鱼籽不怕冰冻,这东西炒菜好吃着呢。”

    敖沐阳道:“这就别争执了,你帮我收拾吧,你留下些鱼籽招待客人,用辣椒爆炒很香的。”

    他往家里走,碰到敖文昌,后者对他招了招手打招呼。

    “有事?”

    敖文昌道:“嗯,我去查了村里的船,有人还是开船出去捕捞了。”

    一听这话敖沐阳有点不爽了,他三令五申,又是开会又是通过村委喇叭呼喊,强调村里人绝对不准违规出海,结果还是有人这么干,分明是不把村长当干部了。

    不过这种事也是预料之内的,村里人第一次碰上禁捕,思想难免转不过弯来,毕竟很多老渔夫出海了一辈子,吃喝穿用都靠海里那点收入。

    深吸了口气,他问道:“开着大船出去的还是小船出去的?”

    敖文昌道:“都有,大船就一艘。”

    这个他不用说也知道是谁:“是敖志义的龙头号是吧?”

    “对。”敖文昌点头。

    敖沐阳摩挲了一下下巴,道:“行,那我知道了。”

    他回家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去了码头上。

    现在村里码头进行了简单的维修,将钓位清理出来,并且安装了遮阳伞,村里还有人推着小车送冰水和小饮料,一切为游客的体验来服务。

    很多游客在湖上忙活着捕捞,钓位难免就空出许多,敖沐阳找了个遮阳伞下的阴凉处坐下,立马有人给他送来鲜榨的橙汁:“村长,加几块冰啊?”

    敖沐阳笑道:“这服务可以啊,给我多加两块,今天有点热。”

    阳光炽热,不过处在凉阴中还不错,毕竟海洋比热容大,海水即使升温,温度也高不到哪里去,海风终究比较凉爽。

    坐在码头上,清凉的海风徐徐吹来,这时候再来一口冰镇橙汁,敖沐阳感觉身上的热气一下子消散了很多。

    轮渡开来,有游客和村里人下船,敖沐阳随意的看着这些人,忽然看到一个熟人,程德明!

    他本来要等敖志义,结果等到了程德明,这也算是个意外惊喜。

    不过见到这位老爷子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自从上次来龙头村吃过饭后,老爷子时不时过来度个短假,过来休闲个三五天再回去继续忙活他那些古董。

    因为身体保养得当,老爷子的生理机能在某些方面不比小伙子差,比如他的视力就依然出色,敖沐阳起身后,他一眼注意到了。

    “小敖,不对,敖村长,你这亲自来接老头子呀,真是与有荣焉。”老爷子哈哈大笑。

    敖沐阳也笑:“我这个小村长好像还挺有名,你老怎么知道我做村长啦?”

    老爷子拍拍他肩膀道:“我跟敖老师一直联系着呢,另外,报纸上也介绍了你们村,我能不知道你当官啦?喏,这是贺礼。”

    说着他招招手,后面的助手递给他一个画卷。

    敖沐阳纳闷,道:“这是什么?”

    他徐徐展开画卷,里面是三个大字:龙头村。

    三个字写的龙飞凤舞,笔力苍劲,一看便是名家字迹。

    画卷侧下方有签名也有红色印章,敖沐阳仔细一辨认,赫然是‘启功’两字。

    启功乃是中国近现代著名的书法大师,有人甚至称呼他为国学书法的最后一位宗师,但大师已经驾鹤西去,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三个字存世?

    于是,敖沐阳就纳闷的抬头看向老爷子,以程德明的身份,他不可能弄一套赝品字给自己。

    老爷子笑道:“不必怀疑,这就是大师的遗作,不过是我凑起来的,大师本来写过两个字为‘龙头’,我找到大师另一幅作品中的‘村’字,裁剪之后合于一体,哈哈,怎么样,你看不出我动过手脚吧?”

    这幅字固然被动过手脚了,可不管怎么说却是真迹,那就价值很高了。

    敖沐阳客气的拒绝,老爷子摆手:“你给我退回来是几个意思呀?我这一番心血白费了?龙头村三个字我可不能送别人了吧?哈哈,你快收下吧,跟我客气呢。”

    “这幅字太珍贵了……”

    “有我的老命珍贵?”老爷子做出吹胡子瞪眼的样子,结果他用力过度,看起来没有愤怒的意思,倒是很搞笑。

    敖沐阳没有矫情,他收下这幅字道:“好,那多谢老哥了,今天晚上请你喝酒,我从南海带了特产竹叶酒,那味道,绝了!”

    程德明顿时大笑:“好好好,今晚叫上敖老哥,不醉不归呐!”

    天气炎热,敖沐阳想请老爷子去休息,便伸手说道:“老爷子,请这边走。”

    程德明刚要迈步,然后他闭上眼睛使劲抽了抽鼻子,睁开眼后他看向敖沐阳左手手腕那串木手链:“这是?”

    敖沐阳解释道:“哦,阴沉木手串,我在南海帮了一位村长的忙,他送给我的,我觉得戴在手上感觉不错,好像对身体挺好的,就戴着了。”

    程德明托起他手腕仔细观看,又低下头嗅了嗅,敖沐阳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索性将手串递给了他。

    拿着手串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老先生抬起头道:“你感觉真准,带着这个东西对身体确实有好处,不过阴沉木?嘿嘿!”

    说到这里,他连连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