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43.香王(5)
    看着程德明的反应,敖沐阳下意识反问道:“怎么,这不是阴沉木?”

    老爷子好奇的看着他道:“你怎么判断它是阴沉木的?”

    这点敖沐阳不能说了,他见到木手串可以帮他汲取水汽,这点和阴沉木一样,所以就下意识做出如此猜测。

    不过仔细想来,二者确实不一样,阴沉木是一次性用品,它们其中蕴含水汽,汲取完后水汽就没了。

    这手串却非如此,它可以反复利用,只要进入水中特别是清澈的湖水和海水中,就可以聚敛水汽为敖沐阳所汲取。

    面对老爷子的疑问,敖沐阳只能随口找了个理由:“是主人跟我说的,我帮了手串前任主人一个大忙,他说这手串是阴沉木质地,就赠送与我。怎么,这不是阴沉木?”

    老爷子轻叹道:“真是个大方的主人,不过是傻大方。”

    “那这是什么?”敖沐阳心里着急,程德明却一个劲的卖关子,这是他们古董商的脾性,平时生意上喜欢靠这个来卖弄玄虚以抬价。

    还好,程德明知道这不是生意场合,开口说出真相:“这是奇楠木,而且,可能是白奇楠!”

    一听这话,后面那助理面露震惊:“白奇楠?这么一串白奇楠?一克万金白奇楠?这这这……”

    程德明摆摆手道:“一克万金这倒是炒作了,不过白奇楠确实是木中帝皇,举世罕见,你竟然凑巧得到这样一大串白奇楠,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敖沐阳晃了晃手串道:“一大串?这是一点吧?”

    其实手串不大,一共十五个珠子,每个珠子只有玻璃弹珠大小,比起那些戴在手上像佛珠的大串子差远了。

    程德明没说话,他的助理抢先说道:“去年京城奇木展你知道吗?那上面有一块来自马来西亚的白奇楠,区区三克重,你知道报价多少吗?”

    敖沐阳摇头,尼玛又来了一个卖关子的。

    “五百万!”

    虽然知道接下来报出的价格不会低,可五百万的高价——敖沐阳还是震惊了:“啊?这东西是玉皇大帝宝座拆下来的?三克五百万?”

    对于他的反应,青年助理表示满意:“就是这么个报价!”

    “也就是没人买。”程德明笑着补充道。

    他继续说道:“三克五百万,这有点制造噱头的意思了,反正没人买,他要价五百万五千万都可以,能吸引大家目光即可。实际上白奇楠很珍贵,却没有这么珍贵。”

    听了他这么说,敖沐阳又是理解又是失望。

    如果他这真是一串白奇楠,如果白奇楠真的三克五百万,那他手上这一串不得五千万?

    白奇楠密度较小,但他这一串怎么着也得有三十克。

    看到他脸上的失望表情,程德明又说道:“他那三克白奇楠不值五百万,因为它那是散木,只能烧来做香料用,即使是世界首富也舍不得烧五百万的香料吧?可它要是做成你这个珠子的样子,那确实能卖出这样的价钱。”

    一片散木和一个雕琢成型的玩物可不一样,后者用途大了。

    敖沐阳苦笑道:“差距没那么大吧,我这也不是艺术品,就是一个老兵自己用刻刀雕琢出来的而已。”

    听他这么说,程德明先叹了口气:“暴殄天物啊,那朋友不知道自己得到的可能是目前最大一块白奇楠,竟然车了珠子。唉,车珠子车珠子,现在被一些无良木商洗了脑,大家都在瞎几把车珠子,愚蠢!”

    能让生性淡薄的老爷子开口说脏话,由此可知他对这种宣传的不满。

    敖沐阳解释道:“这珠子不是最近做出来的,迄今恐怕得有小半个世纪了。”

    程德明道:“我看出来了,珠子上有一层包浆,如果不是这样,那我可以更简单的辨别出它这白奇楠的身份——白奇楠的香味太独特了。”

    白奇楠属于奇楠,奇楠一共有六种,分别为:白奇楠、绿奇楠、紫奇楠、黄奇楠、红奇楠和黑奇楠,其中以白奇楠最是珍贵。

    从外观特征上来说,虽然白奇楠名字带‘白’,可是很奇怪,它实际却不是白色的,反而颜色较暗,多为黄褐色,有明显的斑点、纹理,比如敖沐阳这一串就是如此。

    老爷子告诉他,白奇楠之所以得这么一个名字,是因为这种奇木以前是得到高僧所用,佛家认为佩戴白奇楠可趋吉避凶,认为它是能够加持修行、稳固佛心之宝物。

    佛学以白色为尊,故而,这种木材跟着得道高僧沾光被称为白奇楠。

    “辨别白奇楠,看颜色毫无意义,而是要看内质。这白奇楠有树脂,且树脂丰满,似有呼之欲出之感,表皮手感细华光润,触感极佳!”老爷子摩挲着手串说道。

    敖沐阳点头,这手串确实触感很好,他一直戴在身上不光是因为它能聚敛水汽,也因为戴着挺舒服的,所以他日夜一直戴在手腕上。

    “还有一个是味道,从味道上来讲,它是沉香中的极品。香味爆发力强,婉转变化复杂,细嗅之下,为沁凉、蜜香、乳香、花香、果香,层层变化、层次分明,香甜气息持久,长期不散。”

    老爷子浸淫古董和奇木时间长久,在这方面下了大工夫,他嗅觉很强,先前一下子就嗅到了这股香味。

    而他之所以闭着眼睛去嗅这味道,便是在分辨香味的层层变化。

    一边说着,老爷子一边叹气:“白奇楠的香味,我这辈子就闻过一次,那强力的穿透性与扩散性,绝非其他沉香可比。无论生闻还是熏燃,都能给人以深刻印象!”

    最后,他还很文艺的下了个评价:“香王之名,得之无愧!木王之称,无可置疑!”

    他摩挲过几次之后又还给敖沐阳,问道:“小敖村长,这手串你有没有兴趣出售?我可以给你找个好下家,一定出一个让你目瞪口呆的价格!”

    敖沐阳摇头:“我还是自己戴着吧,你不是说它可以趋吉避凶吗?如果它可以在这方面帮到我,那真是千金不换呀!”

    老爷子大笑:“不错不错,你小子头脑非常清醒啊!”

    其实真正让敖沐阳感觉千金不换的是这手串聚敛水汽的能力,这是他在其他东西上从未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