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44.领人(1/5)
    ps:月票大战,求一下月票,谢谢大家!

    敖沐阳待在这里不是为了等程德明老爷子,所以他们聊过了白奇楠手链后,敖沐阳留下礼物,老爷子就带着助理去村里找渔家乐订房了。

    他一直等到傍晚,没等到敖志义,倒是等到了海警。

    一艘海警快艇开到码头,年轻的海警看到敖沐阳后便招手。

    敖沐阳心里一沉,他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这海警认识他,他是苏金南的手下,名叫郑柳年,两人一起吃过不止一次饭,所以互相熟悉。

    看到敖沐阳,郑柳年笑道:“敖村长,现在村里你负责?”

    敖沐阳点头:“是不是我们村有人惹麻烦了?”

    郑柳年道:“咱们是熟人,我不打官腔、不说官话了,龙头号你们村的?船长叫敖志义,你们村以前的村支书是吧?”

    敖沐阳叹了口气:“对。”

    “那就行,你去领人吧,去镇派出所,我们把人送过去了,这一次我们只是治安拘留,往后可就不这么简单了。”

    郑柳年挥挥手,海警快艇风驰电掣而去,开往下一个村子……

    敖沐阳阴沉着脸开车去了镇派出所,他一进门看到一群人乌压压的蹲在大厅里面,众人贴着墙、低着头蹲在那里,跟犯了错的小学生似的。

    当然,他们确实犯了错,不光犯错还违法了,处境比小学生可要糟糕多了。

    人群当中,敖沐阳轻易看到了敖志义几人,这些人看到他后纷纷垂下头,只有敖志义昂着一张老脸,看上去很是桀骜。

    敖沐阳去找到宋公明问道:“宋警官,这些人怎么处理?”

    “一艘船五千块的罚款,没收所得,念是初犯就不严加惩罚了,不过下一次再抓到可就没这么简单了。”他开了一张单子给敖沐阳。

    敖沐阳去找到一行人,将他们带出大厅去了隔壁的会议室。

    人群里的敖海生嗫嚅道:“村长,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敖沐阳刚要说话,敖志义抢先开口:“行了别说了,能走了吗?赶紧去看看渔船,玛德,海警说没收非法所得,老子哪有非法所得?老子是渔夫,渔夫捕鱼天经地义!”

    一听这话,敖沐阳心里来气,敖志义倚老卖老,到了这时候还在这里端着态度呢。

    他冷冷的说道:“别着急,你先把罚款去缴纳了再走也不迟。”

    钱是敖志义的脉门,老头的抠门全村找不出第二个,向来只有他给人家罚款的时候,哪有他被罚款的时候?

    所以,敖沐阳话音落下,敖志义就生气了:“交什么罚款?我凭什么缴纳罚款?”

    “禁渔期出海捕鱼,这是违法,违法就得缴纳罚款,就得没收非法所得。”敖沐阳不耐的说道。

    敖志义一梗脖子,摆出无赖架势:“老子凭本事捕来的鱼,凭什么说是非法所得?”

    敖沐阳知道跟他没道理可讲,直接斩钉截铁的说道:“你爱交不交,反正抓的不是我,交了罚款你们可以回去,不交罚款那就等着被派出所起诉吧,然后上老赖名单,以后不能贷款不能坐飞机、不能坐高铁。”

    一行人被他震慑住了:“这么严重?”

    敖志义怒气冲冲的说道:“你们也真信他的话,我就不信我不交罚款,国家还能治死我这个老党员?我给党掏心掏肺干了一辈子哇!”

    “不用废话,”敖沐阳懒得多说,“你不交钱试试,党员不带头拥护党的政策还有理了?你不交钱等着坐牢吧,坐牢肯定会被开除党籍的,至少也是个留党察看的处分。”

    这下子敖志义被震住了,对于党员来说,不管留党察看还是开除党籍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敖沐阳道:“不光是交罚款的事,我今天想跟你们说,拜托你们了,能不能别给村里丢脸?政府立法说禁渔期不准捕鱼了,你们能不能老实点?”

    敖志义冷冷的说道:“我们怎么不老实啦?渔民捕鱼不是天经地义的?凭什么他说禁捕就禁捕?阳仔,你这刚当村长就帮着政府欺压咱们乡亲,我干了几十年领导可从没干这样的事!”

    敖沐阳道:“我不废话了,反正人我领出来了,你爱交罚款就交,不交大不了就是起诉加扣船,看看你跟政府谁更硬。”

    说完,他带上其他人走出派出所。

    他不惯敖志义这些熊毛病,如今龙头号被海警扣押着呢,有种他就别缴纳罚款,看看他的唇枪舌剑能不能逼的海警主动向他妥协。

    晚上,龙头号披星戴月的回到村里,敖志义老脸发黑,跟挂着一层乌云似的。

    草草吃了点东西,他又出去找船员了,挨家挨户走动,去找那些平时跟着他出海的村民。

    结果他一进门,不等开口说明来意,屋里的人立马摆手:“老书记,我不出海了,我不想再被抓去派出所。”

    敖志义劝说道:“抓去了怎么了?警察还敢对咱们动武?我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这么对待一名对国家有功的老党员!”

    村民坚定的摇头:“不是动武不动武,而是太丢脸了,特别是丢娃的脸,这让娃在学校怎么面对同学?人家说你爹被警察抓走了,你让他怎么说话?”

    敖志义改了个劝说方式:“没事,这次咱们往东南开,那边海警少,一定不会被抓到。”

    “不行,我还是老老实实在家收拾屋子吧,现在村里游客挺多的,收拾好屋子搞个渔家乐也不少赚钱。”

    敖志义走了好几家,得到的都是类似答复,一个愿意再跟他出海的人都没有。

    这把他气炸了,渔船不是舢板,这东西要一个人操作不了,他必须得有至少三四个帮手才行,现在他找不到帮手,就没发出海。

    敖沐阳在龙头村有威信,而且他理解关于禁渔期政策的目的,所以很配合这项政策的执行。

    可是其他村的村干部没有这个觉悟,多数人的想法还是跟敖志义一样,他们大半辈子都漂在海上了,他们认为这是老天爷给饭吃,渔业局和市政府无权插手。

    再者,龙头村这边偃旗息鼓还跟村里旅游业发展起来了有关,村民们不出海也能通过别的渠道赚钱。

    大多数村子没有这样渠道,渔民们就靠出海捕捞来养活一家子,所以即使政策很严,他们依然顶风作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