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48.意外发现(5)
    简单来说,拾荒螺的贝壳是个小宝库,里面指不定埋藏着什么东西。

    曾经有人在印度洋捕获了一批拾荒螺,它们贝壳看上去没什么,可是敲开长得乱七八糟的贝壳后,却发现里面有金币!

    当时的发现者顺着这些拾荒螺的生存地开始搜寻,最终找到了一艘沉船,这在海洋寻宝史上曾经被传为奇谈。

    敖沐阳倒是不奢望自己能找到海洋宝藏,只要这些拾荒螺的贝壳里能有几块红珊瑚就好。

    这样,他带着渔网沉入海底,在周围好一阵转悠,一共捡到了四十多个拾荒螺。

    拾荒螺的伪装太成功了,发现威胁后它们立马会一动不动,因为螺壳上长着礁石海藻等等掩护,普通情况下很难发现它们。

    敖沐阳捡这些拾荒螺,足足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而且他知道这片海域肯定还有拾荒螺,这个族群很擅长隐蔽,不是那么容易被一网打尽。

    当然,敖沐阳没有将它们一网打尽的意思,他从不干这种事。

    将海螺放上小艇,敖沐阳在海面下漂浮着。

    六月阳光炽热,可他没有冒出水面,而是将身体泡在水中,距离海面大约有半米水深,这样阳光晒下来,热量被海水吸收了一部分,再照到他身上就很舒服了。

    悠悠然的漂在水里,敖沐阳汲取着水汽随波而流。

    不知不觉,他回到村里一年了。

    待在渔村这种地方,时间过的会缓慢,节奏一下子慢下来了,给人以时间去品味生活。

    享受着温暖的阳光,感觉着海水的柔润,敖沐阳忍不住在心底感叹一句:当初真傻,竟然决定去京城,还是待在村里好。

    后面海钓艇转了回来,敖沐阳上船问道:“怎么样,各位,有收获吗?”

    “有个屁啊。”敖沐东很沮丧。

    敖沐鹏说道:“龚家门头倒是有一艘渔船出海了,不过他们没有下网,估计他们打算晚上动手,这会抓着他们没用。”

    “要我说整个白天咱们出来就没用,谁在白天里作奸犯科?要我说咱们就晚上再去抓船,绝对一抓一个准。”

    敖千莱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晚上我要搂着媳妇儿睡觉哩。”

    敖沐东嘿嘿笑道:“千莱叔,你跟我婶子咋睡的?给我们说说,你们晚上在一起都干啥了?”

    敖千莱这会倒是不傻了,他斜睨敖沐东一眼道:“再胡乱说话,我给你打掉半口的牙!”

    敖沐东不敢乱开玩笑了,敖千莱说到做到,真要敲掉他半口牙,那肯定会数清他的牙齿数量后动手往下砸。

    敖沐阳道:“下午你们要是还想出海的话,那就自己开船,我不出来了。另外,晚上去我那里喝酒,我今天弄了点拾荒螺。”

    拾荒螺的螺肉很鲜美,蘸上点芥末酱汁简直是美味到爆炸。

    它给人更大的诱惑在于螺壳内的情况,这有点像是赌石,大螺壳里面指不定包着什么,谁也猜不透,总得敲开才清楚。

    敖沐阳下午就敲螺壳了。

    这么做之前得先处理里面的螺肉,因为螺壳特别坚硬,得使劲敲才行,一不小心容易毁了娇嫩的螺肉。

    做拾荒螺挺残忍的,要把它们活活蒸熟。

    敖沐阳将锅子烧开水,放了个铁盘进去,把海螺挨个放了上去。

    四十二个海螺一共摞了四层,拾荒螺的贝壳很大,最小的也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

    大火转小火,等到水蒸气从笼屉里冒出来的时候,那关掉火就可以了,靠水蒸气余威就能蒸熟螺肉。

    拾荒螺的螺肉很嫩,这是它的珍贵之处,如果蒸的火候太大,螺肉会被蒸的变老,那样跟胶皮似的,将毫无美味可言。

    螺壳凉了,敖沐阳打开整体用钩子将一个个螺肉勾了出来。

    螺肉不大,跟果冻似的,它们在高温刺激下会缩成一团。

    他拿出螺肉剔除内脏,然后放到了冰箱里,剩下的时间就是来砸螺壳。

    中午头,敖富贵跑来看热闹:“阳子,大鹏说你弄了一些拾荒螺?来,我帮你开螺壳,我还是处男,手气好。”

    给拾荒螺开螺壳,有点赌宝的感觉,还是挺刺激的。

    敖沐阳拦住他道:“用不着,我也是处男,我手气一样好。”

    “两个处男啊。”敖富贵讪笑,“扎心了,老铁。”

    螺壳坚硬,是海螺天长日久长成的,处理起来并不容易。

    敖沐阳拿了一把锉刀,他得先把螺壳挫一遍,看看里面情况,这跟赌石的原理类似,赌石的时候先要切一层石皮去,这叫‘开窗’。

    他快速将螺壳挫了一圈,敖富贵往上洒水,然后摇头:“没东西。”

    敖沐阳换了手磨机,插电后磨刀呜呜的呼啸起来,他握着手磨机放在螺壳正中,随着石粉飞溅,螺壳逐渐被分成两半。

    毫无发现!

    敖沐阳举起来对着太阳看了看,敖富贵道:“不用看,球也没有,大胆处理吧。”

    说完,他接过螺壳用小锤敲了起来:“砰砰砰!”

    螺壳被砸的粉碎,没有红珊瑚的踪影。

    见此,敖沐阳便开始失望了。

    拾荒螺很有意思,它们有群居性,发现感兴趣的东西时候,会互相抢夺来贴到自己螺壳上。

    这些海螺来自一个族群,如果它们碰到过红珊瑚,那应该每个海螺的壳里几乎都有点红珊瑚碎片才对。

    心里没有希望了,敖沐阳便懒洋洋起来。

    敖富贵倒是对这种事感兴趣,推开他接管了对海螺的控制权。

    他没有用锉刀收拾,直接下了手磨机。

    随着大螺壳分成两份,他忽然叫了起来:“哈哈,哈哈,我就说我手气好吧——嘿,羊子,你绝对不是处男了,你肯定被女人处理过了!”

    “胡扯。”敖沐阳凑上去一看,他没看到红珊瑚,但看到了一块鸡蛋黄似的小石头。

    这小石头色泽亮黄,呈现半透明质地,阳光照耀在上面散发出柔和的光线,看起来很是漂亮。

    “蜜蜡!”敖沐阳顿时惊喜。

    这东西在海里有发现,可不太常见,没想到他们在拾荒螺的螺壳里找到了。

    敖富贵发现的蜜蜡个头不小,价值得有个几千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