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49.送人吧(1/3)
    一个个螺壳砸开,倒是没有发现红珊瑚,但发现了不少蜜蜡,也就是海琥珀。

    这东西在渔家不常见,可也不是很罕见,敖沐阳知道它不是很值钱,起码没有红珊瑚那么值钱。

    不过他不太清楚现在蜜蜡的市场,正好有个专家在这里,于是他去把依然留在龙头村的程德明叫了过来。

    四十二个螺壳,总共收获出了三十五块蜜蜡,获取率很高,这跟拾荒螺的特性有关。

    老爷子到来后就看到了琳琅满桌的蜜蜡,他拿起一块点点头道:“嗯,金绞蜜,咱们国家海域出产的海琥珀,只有红洋才有金绞蜜,这个在市场上价格可以,一克得两百块。”

    不管是海琥珀还是陆地琥珀都是远古时代的松树和枫树分泌脂蜡而成,脂蜡很轻,变为化石后依然很轻,甚至海琥珀的密度比水要小,可以漂在海面上,就这样被海水带上岸。

    程德明口中的金绞蜜就是敖富贵一开始得到的那块,好像鸡蛋黄,个头不小,实际上却不重,那么大个头顶多有十来克的重量。

    老爷子是这方面的专家,又拿起一块看了看说道:“这个也不错,金包蜜,在咱们红洋没怎么见,价格比金绞蜜稍微差点,不过品相好的话单价也能卖一百七八十块。”

    敖富贵沾沾自喜的说道:“那咱们可发财了。”

    他们找到的蜜蜡至少有个一百克,多是金绞蜜,按照老爷子所说它们的价值能有个一两万块。

    对于敖沐阳来说这是小钱,可对于敖富贵而言这确实一笔小财。

    听了他的话,老爷子似笑非笑的摸了摸胡须:“发财了吗?”

    看到他露出这表情,敖沐阳知道事情有异。

    敖富贵却没有看出来,他毕竟没跟老爷子打过交道,误会了他这话的意思:“程老板,我们乡下人不像你这样是大富豪,一次赚个上万块已经是发财啦。”

    老爷子摇摇头:“谁说这些蜜蜡能让你们赚上万块?”

    敖富贵顿时懵了:“你刚才不是说了它们的价钱吗?算一算不就出来了?”

    敖沐阳知道程德明又犯了喜欢卖关子的毛病,便叹道:“老爷子,有花不妨直说。”

    老爷子道:“那我直说了,你们这些蜜蜡卖不出我说的价钱,因为品相不好,它们是从拾荒螺的螺壳中得到的吧?你看,几乎每块蜜蜡都有打磨痕迹,有的里面还扎进了几丁质……”

    一边说,他一边继续摇头,意思不言而喻。

    敖沐阳耸耸肩道:“那这些蜜蜡总共能卖个多少钱?”

    老爷子琢磨了一下道:“几千块吧,如果你通过我出售,或许能有人卖我这张老脸个面子,也能卖个上万块,不过顶多就这价了。”

    听到他这么说,敖富贵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敖沐阳太了解这个从小一起撒尿和泥玩的邻家弟兄了,这货是怀疑老爷子在跟他们耍心眼玩奸商手段呢。

    还是那句话,敖富贵不熟悉程德明,以为程德明这么说是想做中介,帮忙卖这些蜜蜡的时候趁机赚些钱。

    但敖沐阳知道,老爷子真看不上这点小东西,他的话是真的,只有他动用自己的人脉资源,让买家看在他的面子上才能卖个稍微高点的价格。

    敖沐阳肯定不会这么做,这是人情,为了几千块搭上个人情犯不着,反正他不指望从这些琥珀来赚钱。

    拍了拍敖富贵的肩膀,他说道:“富贵,你喜欢这些东西就拿走吧,相信程老板的话,它们应该能卖个几千块。”

    敖富贵这人不喜欢占小便宜,听他这么说顿时生气了:“这又不是我的东西,你给我干啥嘛?我才不要。”

    敖沐阳了解他,知道这小子脾气倔的跟一头牛似的,他既然这么说那就不会拿走这些蜜蜡。

    想了想,他从中拿出最大一块金绞蜜递给他:“喏,这个给你,能开出蜜蜡你是头号功臣,这是奖励。”

    敖富贵笑了起来,道:“我就说了我手气好,羊子,你还说你是处男呢,你看你的手气就知道肯定不是,反正我把你从咱们龙头村处男的队伍开除了。”

    敖沐阳无奈的笑道:“那我怎么感觉离开这个榜单后还怪有荣誉的?”

    剩下的蜜蜡他只能收起来,不过他没有收藏这些东西的习惯,留在自己手里估计迟早不知道掉到哪里去。

    这样他想到了敖志满老人,老人喜欢捣鼓这些东西,前段时间开礁石滩的时候他还提过一嘴蜜蜡的事。

    敖沐阳当时答应他,从礁石滩得到的蜜蜡都属于老爷子,现在他手里的蜜蜡虽然不是得自礁石滩,不过他还是想送给老人。

    老爷子在村里有个绰号,叫琥痴,顾名思义,就是很痴迷海琥珀,他从小喜欢手艺活,是村里最好的手艺人,不光会编竹制品,也会雕刻蜜蜡。

    他把蜜蜡送过去,老爷子看到这么多块蜜蜡眼睛顿时瞪大了:“啊,这么些海琥珀呀,真好,哪里来的?”

    “我捞到了一些拾荒螺,这是从螺壳里砸出来的。”敖沐阳笑着将蜜蜡递给他,“满爷,这都给你了。”

    敖志满挡住他的手臂道:“不成不成,这个东西相当贵呀……”

    “能比得上你给我那个门板?”敖沐阳反问道,“那个可是价值几百万哩,满爷,别跟我客套了,喏,你喜欢雕刻蜜蜡,我给你了。”

    老爷子不再客套,摩挲着蜜蜡就像摩挲着什么宝贝,满脸欢欣。

    送完蜜蜡,已经是傍晚时分。

    从螺壳里获取蜜蜡可不是容易活,螺壳那么硬、蜜蜡相对较软,从中取出来相当耗费时间,他们忙活了一个下午。

    回家后,敖沐阳将螺肉从冰箱拿了出来。

    鲜嫩的螺肉冰凉且充满弹性,他用快刀切成片,然后又放到了冰箱里冰镇起来。

    另外他卤了点肉,加上酱牛肉、卤花生、盐水毛豆等等,他做了一桌子凉菜,又架起烤架准备待会烤点东西。

    日落时分,敖沐东一行人说说笑笑来到他家里,众人提着啤酒,有的还提了家里媳妇儿做的野菜:“村长,知道你好这一口,尝尝我媳妇儿这麻辣蚂蚱菜做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