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53.拉个赞助(2)
    下午,李沧带着下属们重新回到村委会办公室,准备洽谈关于在龙头村开设分厂的事务。

    相对敖志义,敖沐阳表现更加热情,起码中午他请众人吃了一顿相当丰盛的海鲜农家菜。

    李沧能做到副总,主要靠的是人脉,个人能力普普通通,这在福海集团很常见,因为这家集团就是靠人脉和背景成立并发展起来的。

    如果是商界老鸟,那面对热情的敖沐阳必然有所防范,商场如战场,事若反常必有妖。

    李沧知道这点,可体会不深,他体会到的就是跟敖志义这老头接触的时候对方各种占小便宜,甚至连一包烟的便宜都要占。

    敖沐阳不一样,他接待热情,虽然有些傲慢和粗鲁,可是内心对前途的期待和热忱显而易见,这跟敖志义又不一样。

    敖志义对开设分厂的事不是很热衷,他也知道让这样一家企业进入村子里代表什么,当时之所以推进这件事,主要是狗急跳墙,想在换届之前搞点政绩。

    在李沧一行人眼里,就成了敖志义这样的老年村干部尸位素餐,敖沐阳这样的年轻干部却想干出一番政绩来晋升。

    下午休息过后,一行人开了个短会,然后一致认为龙头村投资建厂的事靠谱,敖沐阳这边是个突破口。

    唯独洪锦绣觉得未必如此,她是个漂亮的职场女性,见过的男人太多了,看男人心思的眼光很准。

    可她毕竟是女性,在一个崇尚人脉和背景的团队里地位不太高,李沧之所以带着她,主要是考虑到漂亮女人谈事更方便。

    所以,她的意见并没有那么重要,虽然她对李沧提出敖沐阳这个青年不简单的意见,可李沧没重视。

    在他眼里,敖沐阳就是个失意的大学生,是个一心想做出政绩往上爬的小村官。

    “这种人我见的多了,比以前那个老鬼好对付,那老鬼看起来老是对咱们嗫嗫嚅嚅、客客气气,可正所谓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他才不好对付。”李沧说道。

    到了办公室,他再次对敖沐阳提起了投资建厂的事。

    敖沐阳又给他们热情的上了热茶,然后说道:“我中午认真考虑了这件事,怎么说呢,在村里建个厂子这是好事,这是响应党中央扶贫号召的好事,对吧?可是咱们得从长计议。”

    后面他又说了几句话,都是冠冕堂皇的官话,说的颇为生硬,就像一个刚刚进入官场、一心想做官僚的菜鸟。

    这种人李沧见过很多,他自认为对付起来能游刃有余。

    李沧也用官话来回应,他的话题中心在安周县乡村的贫困和一旦投资建厂后能给村子带来的利益。

    总而言之,在安周县这样的经济环境下,龙头村要是能建起一个厂子,那对村干部来说肯定是个天大的功绩。

    敖沐阳看上去被说动了,但他脸上有为难之色。

    见此李沧体贴的问道:“敖村长,你有什么问题吗?”

    敖沐阳叹道:“对,其实我很乐意给村子建个厂子,可是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的交通状况,你们开车过来的对吧?”

    李沧讪笑,想想每次进村所途径的山路,他就觉得菊花痔疮隐隐作痛。

    敖沐阳道:“不过你们别介意,我们村马上就要通公路了,以后通了公路,对咱们这个分厂的建设和发展也是个好事,对吧?”

    他的话让李沧眼睛一亮:“有这样的事?”

    龙头村的交通问题,是制约福海集团在这里建设分厂的最大问题,他们一直在头疼呢。

    敖沐阳道:“对,这事正在筹备之中,我刚才不是说咱们建厂的事要从长计议吗?问题就在这里,我们村要修路,没时间也没精力去管建厂的事。”

    这件事李沧从未听说,他顿时疑惑起来:“是吗?前滩镇要通公路了?”

    敖沐阳摆手道:“不是前滩镇,是我们龙头村,我自己拉的赞助,咳咳,当然这不是什么大功劳,我就是跟一些企业和慈善家接触了一下,介绍了咱们乡村的情况,然后就拉到了一部分赞助。”

    李沧一行惊呆了:“还有这样的操作?”

    洪锦绣警惕起来,微笑道:“这是好事,不过怎么没有点消息呢?”

    敖沐阳耸耸肩道:“又不是官方给修路,能有啥消息?你们不信?不信我给你们看合同。”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办公桌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夹,又从文件夹里拿出几份合同递给了李沧。

    李沧打开合同一看,这方面他是老手,毕竟是公司副总,接触过的合同还是很多的。

    合同内容确实是关于龙头村修路问题的,这是一家企业的投资书,在修路中他们将投资五百万。

    李沧翻到最后一页,乙方位置有个大红印章:蓝色船舶工业(有限)公司。

    印章下方有个龙飞凤舞的签名:颜青城!

    看到这一幕,他倒吸一口凉气:“你从蓝色船工拉到了五百万的赞助?”

    敖沐阳得意一笑:“对,不光蓝色船工,还有陆记海水产,他们老总陆虎跟我很熟,我叫他虎哥,他叫我敖兄弟……”

    说着,他又掀开一份合同,上面也有印章和签名。

    两份合同的签约时间分别是四月二十五号和五月十号,就在不久之前。

    敖沐阳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我上任之后就在忙活这件事了,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嘛,对不对?我烧的第一把火就是修路!”

    “敖村长真是年少有为,”李沧竖起大拇指夸赞道,这次他是真心实意的,“不过我有点纳闷,您怎么拉到这赞助的?”

    蓝色船工投资五百万,陆记海水产投资两百万,要知道这都是正儿八经的合同,印章和签名绝无问题。

    李沧很清楚,以敖沐阳的身份他不可能干伪造合同的事,因为蓝色船工的来头太大,敖沐阳要是这么干,那他不但做不成村官,反而要去坐牢!

    敖沐阳含糊说道:“现在企业家们有良心嘛,当然,我跟他们私交也不错,比如颜青城颜总吧,我救过她女儿呢。还有虎哥,我跟他关系铁的很,他经常来我家吃饭的!”

    这些话李沧等人当他吹牛了,他的语气也确实像是吹牛,这种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人他见的多了。

    不过,龙头村得到了修路款这不是吹牛,这是真的。

    合上合同,李沧说道:“既然已经拉到了赞助,那怎么不修路呢?”

    敖沐阳不得意了,他干笑一声,道:“这个,钱还不大够,还缺着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