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55.村里人不通过(4)
    对于这件事,福海集团无比着急。

    他们急着赶紧开设新厂,赶紧重开生产线,现在生产线空一天就是损失一天的钱,因为这是重污染的活儿,红洋有资质干这个的企业很少,所以他们业务量很大、利润也很大。

    敖沐阳向他们要两百万的款子,这其实早在他们的预期之中。

    国内乡村批地建厂,村委那点猫腻他们一清二楚,恰好,福海集团高层就准备了两百万做启动资金,这笔钱专门是用来伺候村干部们的。

    结果敖沐阳自己没要钱,没有受贿,只是为村里修路需要拉赞助,于是这笔钱就以赞助的方式投资在龙头村。

    这点正和福海集团的意,他们开了新厂,肯定要往村里运输、从村里往外运输货物,有了公路对他们来说也方便很多,本来他们计划得走海运的。

    相对来说,海运速度慢,陆运速度快一些,也便捷一些。

    这样这笔钱虽然是投资出去了,可实际上用的人还是他们,这要比向村干部们受贿更有用。

    钱一到位,李沧立马来找敖沐阳:“敖村长,钱收到了吗?”

    敖沐阳热情的握着他的手使劲摇晃:“太感谢你了,李总,钱到了,到账了,我马上就去联系施工队。”

    李沧笑道:“好,敖村长做事真是雷厉风行,这年轻人当领导就是不一样啊!”

    “对对对。”

    “不错不错。”

    “敖村长厉害呀。”

    他的几个下属跟着点头,洪锦绣看着敖沐阳虽然脸上陪笑,可心里却总是觉得不太对劲。

    李沧又说道:“敖村长,那咱们也赶紧研究一下批地建厂的情况吧?”

    敖沐阳道:“好,我这样召开一个全体村民大会,只要会上通过这个卖地的决议,立马给你们找一块合适的土地建厂子。”

    李沧等人笑的开心,洪锦绣插嘴问了一句:“如果会上通不过这个决议呢?”

    敖沐阳道:“怎么可能通不过?给村里招商引资这可是好事呀,之前蓝色船工的颜总也有这个意思,我在村里提了提,那反响就很好。”

    “对。”李沧笑着点头,“我们给占地村民和拆迁村民以金钱补偿,他们可以去城里买房呢,以后建起厂子还能提供工作岗位,这可是双赢的大好事。”

    洪锦绣不说话了,敖沐阳打开话筒,用手拍了拍话筒后说道:“嗤嗤,嗤嗤,我是村主任敖沐阳,各位村民请注意,各位村民请注意,我是村主任敖沐阳……”

    趁着他通知村里人的时候,洪锦绣拉了李沧一把。

    李沧问道:“干嘛?”

    洪锦绣皱眉道:“李总这不太对,昨天的时候还有上午那会,这位敖村长可是就批地建厂的事满口答应来着。”

    “对,怎么了?这不依然答应着咱们吗?”

    “不一样。”洪锦绣严肃起来,“他刚才虽然是答应,可改了口风,说这样的好事村里人怎么会不答应。实际上,这是好事吗?”

    是不是好事,李沧等人比村里人更清楚。

    他们之所以选择龙头村,且是两度到来,不是看中龙头村的风水,也不是只有龙头村合适建厂,而是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福海集团接触过龙涎湖周边村子——这是他们首选之地,湖泊可以成为排污接受处,他们不能往海里排污,这点国家海洋与渔业局管控非常严格。

    其他村子都不肯接受他们集团,唯一一个叫王家村的愿意接受,按前提条件是每家每户补贴一百万,让他们集体搬家去红洋市里买房。

    这没把福海集团气死,什么叫狮子大开口?这就是狮子大开口!

    相比之下,敖沐阳这边只要两百万的修路资金可要客气多了。

    他们选龙头村是没得选了!

    李沧脸上阴晴不定,然后说道:“不用怕,我们签订合同了。再说,事情未必是你想的那样。”

    很遗憾,事情就照着这个方向发展了。

    敖沐阳确实拥有非凡的号召力,他说要召开村民大会,全村家家户户都安排人过来了,连孤僻的敖志满老人都带着孙子来开会了。

    但是当他说出福海集团要买地建厂这个决议的时候,村民立马炸了:

    “我不同意这桩事!”

    “谁爱卖谁卖,老子家的地不卖,也不往外承包!想都别想!”

    “地是命根子,村里的土地本来就少,再承包出去怎么能行?”

    甚至有老人上来呼天抢地:“村长,使不得呀,这每一寸土地都是老祖宗用鲜血抢来、用汗水浇灌出来的,绝对不能卖掉!”

    “村长啊,你要是卖地,我老头子就撞死在地头上!我这条老命不值钱,我得阻止你犯错误啊!”

    敖沐阳道:“好吧,那地不卖了,散会。”

    纳尼?李沧被这突然转变的画风给震懵了!

    唯一有所准备的是洪锦绣,她轻声叹道:“这年轻人真厉害,李总,我们被他耍了!”

    尽管敖沐阳把戏做了全套,可是她立马看出了关键。

    敖沐阳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往外卖地,一开始就没打算让福海集团来村里建分厂,这年轻村长同样明白他们的生产线对一个村庄造成的打击多具毁灭性。

    人群散开,李沧阴沉着脸找到敖沐阳说道:“敖村长,这什么意思?”

    敖沐阳愁眉苦脸的说道:“唉,还能什么意思?你看到了,村里人不同意咱们的提议,而且老人还要寻死,你说我也没办法呀。”

    李沧怒道:“你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

    敖沐阳无奈道:“对,我以前问过村里人要是蓝色船工来建个船厂行不行,村里人都说行,我骗你我个小狗,真的!可是到你们怎么就不行了?我觉得,你们得从自身找找原因!”

    李沧气炸了,你答应的事做不到还让我们从自身找原因?

    怒急攻心,他有点口不择言:“敖村长呀敖村长,你真是流氓,我李沧从十五岁在道上混,以为是个大流氓,可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跟你比我还算有良心的啊。”

    敖沐阳不满了:“什么意思?谁流氓呀?”

    李沧掏出合同往桌子上一甩,道:“我不管,咱们合同已经说好了……”

    洪锦绣拉住他,低声道:“合同没有约束性了,因为这份合同的执行前提是能在村民大会上通过土地出售决议。”

    李沧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好像点燃的爆竹,随时能爆炸。

    良久,他平复了心情后铁青着脸道:“敖村长,算我看走眼了,两百万给我拿回来,合作的事以后别提了。”

    敖沐阳摊开手道:“那钱是你们赞助我们村修路的呀,怎么还出尔反尔呢?这不行,绝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