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57.渔家菜(1/5)
    鱼卵蒸好,他拿出来迅速用冰块来应激。

    高低温反差会导致鱼卵之间出现缝隙,这时候可以搓碎成小块。

    放好鱼卵,他拿出小香葱再切碎成小片,最终用鸡蛋清来搭配,将鱼卵、香葱碎搅和在一起。

    剩下的便简单了,锅子炒热油,放入鱼卵快速翻炒,最后放入鸡蛋摊鸡蛋饼,再将鱼卵放入其中包裹起来,稍微一收拾这道菜就行了。

    因为大家口感不一,敖沐阳又在盘子里装上了孜然粉、椒盐粉、辣椒粉和黑椒粉等调味料,想吃什么味可以自己调。

    另外,他知道鹿执紫的朋友们平时待在城市里,城市中能吃到的食物不管多美味、多昂贵,必然都有所接触,毕竟这些人可是省报出来的。

    于是他就准备了很多山野菜和海边特色小菜,作为一名厨师,他很清楚食客们的喜好。

    天气热,这样有一道菜很适合,那就是海凉粉。

    凉粉是家常菜里最普通的原材料之一,海凉粉类似。

    他自己来制作海凉粉,这并不难,用高压锅使劲炖海草,炖好之后用滤网过滤掉没融化的海草草屑,剩下的海草水进行冰镇,只要半小时就能凝固起来。

    这是地道的海凉粉,纯粹用海草做成,弹性比市场要差一些,因为市场上很多海凉粉往里加入可食用性凝胶,虽然安全性上没问题,可味道和口感差不少。

    海凉粉切小块,他用辣椒油搭配香菜拌了一份,又用蒜泥拌了另一份。

    此外冰箱还有咸香椿,他切碎后做了一份香椿鸡蛋饼,可以做菜也可以做主食。

    敖志兵老人没事干,他春天时候在山上收拾了好些马齿苋等野菜回来,敖沐阳便让他做了一笼屉的马齿苋包子。

    还有山蕨菜,这是宋秋敏送来的,蕨菜已经晒干,有嚼头且味道鲜香,他便用来炒了个肉丝。

    蒲公英也能做菜,它可以做汤,这种野菜味甘、性平微寒、清热解毒、利尿散结,很多中药成份中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他想起以前六月份的龙涎湖湖边和南河边都有水芹菜,就问敖志兵道:“兵爷,现在还有水芹菜吗?”

    敖志兵摘掉烟袋砸吧砸吧嘴,道:“去湖边瞅瞅吧,南河快干了,这水芹菜就是有也干死了。”

    水芹菜是当地常见的一种野菜,也算是一味中药,说是能治失眠多梦。

    敖沐阳上高中的时候因为学业压力大,所以总是失眠,那时候他父母经常给他做水芹菜吃。现在他已经不失眠了,也再吃不到父母做的水芹菜了。

    想到这点,他心里有点堵,正好想出去走走,就去湖边转悠起来。

    湖上的船多了起来,游客也多了,有些精明的渔家在岸边树荫下撑起桌子,抓了湖鱼当场烹调来招待游客,吸引了很多人在湖边吃饭。

    看到敖沐阳,村里人纷纷打招呼:“干啥捏村长?”

    敖沐阳笑道:“我转转看看,找点水芹菜回去吃。”

    水芹菜的做法比较单一,基本上就是做酸菜和咸菜,当地人吃腻歪这东西了,平时没什么人来挖,所以数量不少。

    另外就是水芹菜和毒芹长得很像,如果不认识乱挖的话容易出事,这样孩子们不敢接触,进一步保证了它们族群的数量。

    敖沐阳认识水芹菜和毒芹的区别,毕竟曾经吃过好几年。

    在湖边转了转,不久他就看到了一片水芹菜。

    六月的水芹菜刚长成,大多数还是苗子,要等到七月和八月才多见。

    这样的水芹菜也鲜嫩,敖沐阳便挽起裤腿下去摘了一些。

    他挖水芹菜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肥大校服的黑瘦孩子也在忙活。

    孩子的肤色和形象显然是出自渔村而不是来自城里,而这会还没有放学,渔村的孩子应该都在学校呢。

    于是敖沐阳就问道:“喂,你谁家儿子?这个时候怎么不去上学?”

    那孩子站起来瞪了他一眼,道:“你才是儿子。”

    这算是骂人了,但听了她的话敖沐阳倒是没生气,原来这是个小姑娘,只是她几乎剃了个光头,身材又干瘪,所以不开口只看样子像是男孩。

    敖沐阳笑道:“哟,原来是个闺女呀,那你是谁家闺女?我看你有点眼熟……”

    “你管得着呢。”小女孩凶巴巴的又瞪了他一眼。

    岸上的将军感觉到她的敌意,就耀武扬威的叫了两声:“汪汪汪!”

    看到岸上膘肥体壮的大狗,小姑娘下意识往水里又走了两步,然后她脸上露出更凶的表情,大声道:“我不怕你的狗,别以为我害怕,它要是咬我那我就用石头砸碎它狗头!”

    见自己没能吓到对方,将军吐了吐舌头不叫唤了。

    听到她这么说,敖沐阳忽然想起自己哪里见过她了:“哈,去年我摸知了猴遇见过你,对不对?当时我也带着这条狗。”

    小姑娘瞪着他道:“是,怎么了?我知道你,龙头村的敖沐阳。”

    敖沐阳笑道:“不怎么呀,我就是想起来见过你了,你是哪个村的?大刘村?龙旺庄?我没怎么见过你。”

    小姑娘冲着他吐了口唾沫,道:“你管得着吗?他们说你爱瞎几把管闲事,你管的还真宽!”

    如果是别的村成年男子这么冲他说话,敖沐阳一定要教他怎么好好做人,但说话的是个小姑娘,他就不好动粗了。

    不过他还是有招,就吓唬她道:“你可能不知道,我对象是你们学校的老师,我告诉她你逃学出来挖水芹菜,看你老师怎么收拾你。”

    小姑娘道:“我知道,鹿老师,但她不是我老师,我没有老师。”

    顿了顿,她又凶巴巴的瞪了敖沐阳一眼:“鹿老师那么好,怎么看上你这样的?你一定骗了鹿老师!”

    敖沐阳没辙了,他头一次在跟村里人的交锋中败下阵来。

    正好他摘的水芹菜数量够了,便拔脚上岸,一边走一边摇头:“我可没惹过你啊,小丫头,你别欺负我。”

    小姑娘看起来很蛮横,在后面喊道:“怎么没惹我,你去年想抢我知了猴,现在想抢我水芹菜,你怎么没惹我?”

    敖沐阳翻白眼道:“知了猴和水芹菜有主人吗?没有,它们是野生的,这算什么抢啊?算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拜拜吧,等你老师收拾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