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60.摘菌菇(4)
    内陆的人在山上碰到这样一条鱼,难免不会多想。

    罗庚愣愣的问道:“这是飞机鱼?它怎么上山上树的?飞来的?这就是海里的飞鱼?不对吧,飞鱼我见过,不是这样啊。”

    敖沐阳道:“不是飞机,是飞鲫,鲫鱼的鲫,它们本来就生活在山上的溪流中,之所以到了树上,应该是自己爬上来的。”

    受惊的不光是他们几个人,还有这条倒霉的鱼。

    身边围着好几个人,这鱼受惊了,它努力逃跑,先是张开的鳃盖,用边缘锯齿卡住树皮,然后来回地摆动尾巴。

    飞鲫的胸鳍和尾鳍都很发达,而且上面有锋锐的硬棘,这些棘刺可以卡住粗糙的树皮,这样当它尾巴摆动的时候会产生摩擦力,帮助它往上爬。

    就这样,在几人眼睁睁的注视下,这条鱼慢慢的往上蠕动了起来,速度很慢,但却很坚定。

    鬼使神差,老文青杜长志说道:“我或许前进的很慢,但我永不后退!”

    几个人懵逼的面面相觑:“老杜,你这是给它配个心理台词?”

    杜长志讪笑道:“不是,这是亚伯拉罕-林肯总统的名言,此情此景,我忍不住想起了这句话。”

    罗庚道:“在咱们神州大地上,你想起美国人的名言算什么,我给你来个传统点的,咳咳,人生如棋,我愿为卒,行进虽慢,寸步不退。”

    敖沐阳道:“你们不怕了?这是要对着飞鲫来一番感怀?”

    鹿执紫笑道:“我经常要求学生这么做,现在我又有了上课的感觉。”

    罗庚摆摆手道:“得了,别大惊小怪了,原来这就是攀鲈啊。”

    “说的你好像懂似的。”郭雪雅鄙夷道。

    罗庚道:“我以前不懂,现在不是懂了吗?哎,难怪老祖宗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来一次龙头村,我是学到了好多东西啊。不过我现在最关注的是,这鱼能吃吗?”

    敖沐阳笑道:“你看它俗称就知道了,飞鲫、过山鲫,类似鲫鱼吧,肉不多,鱼骨头和鱼鳞特别硬,不太好吃。”

    “那能炖汤不?”罗庚又问道,“鲫鱼汤不错,好喝又大补。”

    敖沐阳苦笑道:“哥们你是不整死它不肯罢休啊?算了算了,给我敖某人一个面子,咱们放过它吧,走,咱们去找菌子,雨后山林里有很多新鲜菌子,那东西做汤很不错。”

    临走之前,一行人掏出手机排着队拍照,从三百六十度对这条飞机展开拍摄,真是上下左右3d无死角。

    趁着他们拍照的时候,敖沐阳在周围转了转,然后便发现了一条小山溪。

    这条山溪平时干涸的已经仅剩下个小水洼,今天大雨,溪水蔓延,估计是因为这个原因攀鲈才爬出来的。

    溪边一棵枯死的栗子树后,陈彦又有发现:“嘿,过来看,这里有菌子,这是木耳吧?”

    敖沐阳过去一看,树上确实长着几簇木耳。

    罗庚跟着来看,然后对郭雪雅坏笑道:“鸭子,这里有黑木耳,真黑啊。”

    在场的都是成年人,谁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于是大家顿时笑了起来。

    郭雪雅没好气的瞪了罗庚一眼,道:“罗胖子,你自己看吧,我不看,另外,我祝你一辈子见到的木耳都是黑木耳。”

    罗庚毫不示弱,道:“那我祝你一辈子……”

    鹿执紫知道他那张嘴的厉害,趁着他刚开口立马打断他的话:“行了老罗,咱们来山上可不是斗嘴的,来,把这几个木耳摘掉。”

    “可惜木耳不能直接吃。”陈彦改了话题,“否则中午咱们就可以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了。”

    木耳新鲜时候有毒,它含有一种叫卟啉的光感物质,这种物质本身无毒,但食用后若被太阳照射可引起并发症,比如皮肤瘙痒、水肿,严重的话可以导致皮肤坏死。

    处理木耳很简单,只要曝晒就行,在曝晒过程中阳光会分解大部分卟啉,而在食用前干木耳又得需要经水浸泡,这样剩余的毒素会溶于水,进一步彻底脱毒。

    除了木耳,山上还有其他的菌子。

    一些闷热的灌木丛和杂草丛中生有蘑菇,蘑菇有没有毒很好辨认,其中草菇最多,这是没有毒的。

    之前出过敖金福中毒一事,所以鹿执紫很谨慎,她知道山上有毒蘑菇,多次告诫众人要小心。

    敖沐阳找到了几个香菇,他把将军叫过来,让它嗅了香菇的味道后,跟着它去继续寻找香菇。

    香菇即使是生的也有独特香味,将军嗅觉灵敏,在它带领下,敖沐阳在山林里转了不到一个小时,然后收获了一袋子香菇。

    正好时间到了中午,敖沐阳便找了一处空地,将随身带上来的烤炉给点燃,他带了铁托盘,把铁托盘放到烤炉上,再放上香菇可以做一道干烤香菇。

    香菇很新鲜,他洗干净后甩了甩,放到铁托盘上后让伞盖朝下,上面露出凹槽,往里面放了点盐。

    新鲜的野生香菇香气十足,鲜美无比,烤制时候不需要放过多调料,只要放点盐就可以了。

    阴云散去,太阳再度冒了出来。

    看看天空,杜长志说道:“这边气候跟热带有点像,雨水来得快去的也快啊。”

    敖沐阳笑道:“主要是今天雨小,要是水汽充沛,那我们这边可以连续下好几天的雨呢。”

    他们随意的聊着天,香菇很快的香气很快弥漫开来。

    隔着铁托盘,香菇逐渐的烤得发黄起来。

    见此,敖沐阳从里面挑了出来分给众人。

    罗庚拿到一个香菇就往嘴里送,敖沐阳一脸不忍:“别啊!”

    “啊噗!”香菇刚入口然后被喷了出来,罗庚被烫的泪眼汪汪,使劲往外吐舌头,“挖槽好烫好疼!”

    看着他吐着舌头喘粗气,将军也吐出舌头,跑到他跟前将舌头晃来晃去:哥们混哪的?这吐舌头业务不熟练啊。

    郭雪雅高兴了,幸灾乐祸的说道:“该,让你嘴馋。”

    罗庚粗着舌头含糊说道:“泥有木有两斤哇……”

    “还有木有,多大的人来还卖萌,你不看看自己这吨位、这粗糙的老脸,你觉得你卖萌合适吗?”郭雪雅鄙夷道。

    “倪妮泥,你有没有两斤……”

    “什么两斤?姐们一百斤。”郭雪雅抓住机会各种怼他。

    可怜罗庚平时伶牙俐齿,可如今舌头烫伤了,说起话来那叫个不利索,被怼的几乎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