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63.夜半出海(2)
    下过雨后的天气好歹凉爽了几分,特别是海上的夜晚,徐徐海风带着凉意,还是很舒服的。

    出门去码头的时候,敖沐阳隐约听到了知了的叫声,这让他想起了知了猴的美味。

    不过根据他所知,在他们老家知了一般出现在六月下旬,这才六月上旬就爬出来了不太正常,只能说今年热的太早。

    到了海上就不热了,海钓艇开起来,海风呼呼吹来,吹的人浑身舒坦。

    戴宗喜乘坐海警的快艇出现在海上,敖沐阳接到电话后便赶了过去,和其他村的快艇进行了汇合。

    看到敖沐阳到来,几个村的村干部纷纷主动打招呼。

    在农村就是这样,拳头大的说话硬气,大家在明面上也更给面子,反而是性格懦弱的老好人最受欺负。

    敖沐阳没有摆出高傲架势,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便回应,然后问了一句:“戴局长来了多久了?”

    “十来分钟吧?他们快艇也是刚到这边。”粟集镇一个村支书抽着烟说道。

    戴宗喜确实相当看重敖沐阳,发现他到来后,局长大人亲自出来对他招了招手:“小敖,今晚吃的啥?”

    这句招呼打的很有乡村味道,敖沐阳笑道:“有朋友过来,下午在山上搞了点野蘑菇、野菌子,晚上炖了个菌菇汤。”

    “好,这东西养生啊。”戴宗喜笑道,“今天晚上临时抽检,影响了你招待朋友,心里有怨气吧?”

    一听这话,敖沐阳赶紧摆手:“戴局长可别敲打我,我一点怨气没有,保护海洋、保护渔业资源,这都是我们渔民该做的事,因为我们是在为子孙后代保护饭碗。”

    戴宗喜笑的更是愉快:“嗯,年轻同志就是觉悟高。”

    随便聊了几句,他又去招呼其他村干部。

    不愧是政坛高官,戴宗喜的手腕很是圆滑,几句话就能将村官们招呼的受宠若惊。

    选择晚上出海执法,能看出戴宗喜确实是认真对待这份工作,而不是草草应付。

    执法队汇合,戴宗喜先讲了个话:“晚上这搂媳妇睡大觉的时候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我首先道个歉。但我想咱们各位都大概有数,现在我们抓海上抓的严,有些不法分子白天不敢出海,就趁着晚上去偷捕偷捞,咱们要查的就是他们,所以你们要恨就恨这些不法分子,待会不要手软……”

    “……刚才有同志跟我说,这海洋是子孙后代的饭碗,我要说海洋不光是子孙后代的饭碗,也是我们的饭碗,谁要砸我老戴的饭碗,老戴跟他玩命!”

    “好了,就说这些,不哔哔了,大家上船出发,绝不能放过一艘偷捕的渔船!全体出发!”

    快艇轰鸣声响起,一艘艘船开了出去。

    这次是集合了执法队小队长们的一次集体行动,人数已经够多,所以各村几乎都是村支书自己出海,没有带村里人。

    跟第一次出海一样,村干部们聚集在一艘船上,总共有十多艘快艇分头巡逻,对广袤海洋展开缜密搜索。

    敖沐阳依然跟龙旺庄、王家村、大刘村等村庄的村支书们在一艘船上,自从上次他折腾过龙德水之后,村支书们惧于他的狠辣手段,没有敢来招惹他的。

    他自己待在船尾享受猎猎海风,将军学着他的样子,将前爪耷拉在船舷上,身体往前趴,下巴搁在爪子上。

    海风吹着将军额头前面那一撮白毛左右摆动,朦胧的灯光下,它的眼神看起来有点迷茫,敖沐阳注意后忍不住感叹:真是一条迷人的忧郁中年狗子!

    龙德水被他收拾过一次后老实了,他感觉得罪敖沐阳可比得罪王友卫更惨,于是特意前来卖好。

    船上有矿泉水,他拿了一瓶来递给敖沐阳,讪笑道:“敖村长,喝口水?”

    敖沐阳点头表示道谢,他晃了晃手里道:“有了。”

    龙德水便改了话题,他看了眼将军道:“你这个金短毛长得是真威风,这毛成色真好,线条也好,不过就是头顶有一撮白毛,这这这……”

    下面的话他不好意思说了,因为再说下去容易得罪人。

    确实,狗头上白毛和狗尾巴长白毛在当地都有一些不好的说法,这种狗被叫做丧门狗,金短毛尾巴有部分长了白毛是要剪掉的,有的比较极端,会将狗的整个尾巴剪掉。

    狗头长白毛就没办法了,总不能把狗的脑袋砍掉吧?

    将军是他家老母狗下的崽,其他狗崽子都被抱走了,当时留下将军有原因是它长的壮实,敖沐阳喜欢,还有原因就是它头顶有白毛,左邻右舍忌讳这点没有养它。

    敖沐阳对这些迷信东西无感,他摸了摸将军头顶的一撮白毛笑道:“我觉得这没什么,还挺好看的,显得我家将军与众不同。”

    将军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掌,那叫一个乖巧。

    龙德水也是聪明人,他见敖沐阳宠爱将军,便再度换了话题:“哎,敖村长,你说今晚咱们出来不是白费力?是吧,根本不可能有收获。”

    敖沐阳道:“不一定嘛,现在晚上确实有渔船出来偷捕。”

    龙德水嗤笑一声,道:“是,哪年禁渔期海上不是有的是渔船?可大家伙互相通气,你怎么抓?而且现在村里渔船都是下半夜出海,你们村渔船上半夜出海?”

    敖沐阳诧异的看着他道:“我们村渔船不出海,这不封海吗?咱们不得响应上头的政策?”

    听他这么说,龙德水一愣:“你们村的渔船真不出来了?那村里人……哦,你们村现在旅游业搞的很红火,游客挺多的,这你怎么搞的?能不能带带我们村?”

    他又换了话题,似乎敖沐阳的话让他有了什么忌惮似的。

    敖沐阳敏感的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村确实在严格执行市海洋和渔业局发布的封海政策,看来其他村并没有这么做。

    他随意的聊了聊旅游业的话题,然后作不经意间说道:“现在各村还是有船天天出海?下半夜出海多累呀。”

    “不累怎么赚钱?”龙德水下意识的说道,说完他赶紧又把话题转移回了旅游业上,“你说我们村能不能也搞点项目吸引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