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64.狐仙啊(3)
    十几艘快艇撒入海里,一直忙活了两个小时,最终逮到了两艘渔船,平均一个小时逮到一艘船。

    这两艘船都是上面有捕捞上来的鲜鱼,以此作为判罚依据,将渔船进行了扣押,另外还发现了几艘渔船,但船刚出海还没有收获,所以不能判罚他们。

    面对这个结果,戴宗喜并不太满意,回到县码头后脸色有点难看。

    陪同他的县农林局局长陪笑道:“戴局,现在来看咱们的渔民朋友们还是很守法的,我觉得咱们出海没有抓到几条违法的船反而更好,对吧?”

    戴宗喜不悦道:“对个屁,你当我是不谙世事的皇帝?我为什么组织今晚这个执法行动?就是我得到了消息,说现在出海偷捕的渔船还是有很多!”

    王友卫上前说道:“戴局,我斗胆说几句行吗?”

    “什么斗胆,搞得我真是皇帝一样,你有意见就放心大胆的说。”戴宗喜挥手道。

    王友卫道:“我觉得今晚咱们收获不佳主要有两个可能,要么确实是渔民们遵守法律,出海偷鱼的渔船少了;要么,就是咱们执法速度太慢了,走漏消息了,渔船提前跑了。”

    戴宗喜斩钉截铁的说道:“第一个可能不可能,第二个可能不是可能,而是很大几率就是这回事。”

    有头脑简单的村干部脑瓜子转不过来了,领导满嘴顺口溜,这是要来一段hip-hop?

    没有取得意料中的战果,戴宗喜闷闷不乐的驱散了执法队伍。

    禁海期的海上是没活了,敖沐阳便把目光放到了龙涎湖上。

    龙涎湖里他养殖了菱角、荷花,放养了很多淡水蟹,这些都需要保护。

    还好,淡水蟹还没有长大,不到吃螃蟹的时候,周围村民不会下网下笼去捕捞,顶多是有游客偶然间会抓到几只。

    这样对蟹群整体来说影响不大,敖沐阳也没管。

    游客们对螃蟹的兴趣不是很大,一是螃蟹个头小,二是湖上的村民会告诫他们,可以随便钓鱼,但不能捕捉没长大的螃蟹。

    他们更多的兴趣在湖里的贝类身上,一场大雨顶多小小的缓解了当地的旱情,距离解决旱情还有好长一段路得走。

    龙涎湖的水位一再下降,也就是这座湖泊面积够大,这才能扛住今年的干旱天气,周围乡镇有一些小湖泊已经几近干涸。

    水位下降,一些贝类便暴露出来。

    游客们也学着去踩河蚌,他们捕捞上来的河蚌可以吃肉,还可以从中寻找淡水珍珠,贝壳还能成为纪念物,这让他们很是热衷。

    发现这点后,村里人便打起河蚌的主意。

    周围渔民踩河蚌多是因为好玩,对于收获倒不是很感兴趣,毕竟河蚌肉吃多了会感觉味道一般般。

    至于河蚌中的淡水珍珠,这个东西获取几率不大,得到有价值的珍珠可能性更小。

    游客们表现出对河蚌的喜爱后,渔民们没事的时候就自己去摸,摸上来后现卖给游客们,游客打开河蚌来寻找珍珠。

    这有点赌珍珠的味道,类似赌石,河蚌没有打开之前谁也不知道收获怎么样。

    渔民们将捕捞上来的河蚌定价不高,从小到大,单价从十块一直到上百块,这对游客来说负担不大,不少游客参与进这项目来。

    敖沐阳没事干,索性也来湖里踩河蚌,他倒不是为了卖掉赚钱,单纯是想带回去扔到养殖池底养起来,给那个超大河蚌做陪伴。

    傍晚,陪苏绣绣来湖边散步的敖文昌看到敖沐阳后便走了过来,道:“龙头,你也摸河蚌了?”

    敖沐阳解释了一下原因,敖文昌听了后说道:“其实我觉得这还真可以发展成村里的一个旅游项目,咱们搞个赌珍珠的摊子、店铺,游客们应该对这样的项目挺感兴趣的。”

    “这违法不违法?”敖沐阳谨慎的问道,“毕竟算是赌博。”

    敖文昌摇头道:“应该不违法,担心的话可以问鹿老师,反正赌石在咱们国内并不违法,你看滇南一带赌石的场子有多少?”

    赌珍珠确实是个挺有意思的活动,要不是敖沐阳在蓝洞周边养了一大堆的珍珠贝,随时可以收获更有价值的海洋珍珠,那他也愿意在湖里捕捞河蚌来获取淡水珍珠。

    听了两人的话,旁边同样在踩河蚌的敖沐鹏凑上来感兴趣的说道:“这样咱们不如直接养上一堆的河蚌,你看最便宜的一个还能卖十几二十块呢,盈利空间多大呀。”

    敖文昌道:“游客们愿意买这些河蚌,是因为这些河蚌年岁大会出产珍珠,你以为他们喜欢的是普通河蚌吗?”

    敖沐鹏干脆利索的说道:“简单呀,咱们直接养殖珍珠,这个技术我懂,就是让珠蚌受孕,人工将球形贝壳颗粒放进它们身体里,让它们产生珍珠质去生产珍珠。”

    听到这话,敖文昌也有些动心:“龙头,我觉得这个确实可以。”

    敖沐阳对于养殖珍珠贝这种事不了解,但他家里有一位养殖老手可以指望,那边是搞了一辈子海水产养殖的敖志兵老爷子。

    他兴致冲冲的回家,因为后院墙打开了,他便没有走正门,直接从院墙回了家,反正平时老爷子就待在后院里忙活。

    进入后院,他跟躺在石板桌上的有福打了个照面。

    敖沐阳喜欢在莞香树的树荫下吃饭、乘凉的感觉,他的新楼房院子里恰好也有树,是一棵粗壮的梧桐树,于是他没有砍掉这棵树,反而在树下放了个石板桌。

    有福就躺在这桌子上,桌子被树荫所笼罩,被海风所吹拂,终日清凉,夏日躺在上面确实很舒服。

    它躺在石板桌上没事,反正这不是吃饭时候,可敖志兵老爷子的烟袋锅也放在了这上面,这小混蛋竟然躺在石板桌上叼着烟袋吸烟……

    敖沐阳以为自己看错了,这有点古怪,也有点诡异。

    狐狸这种动物在农村被传的有些邪性,比如在东北地区,狐狸是被尊为大仙的,传说它们确实会抽烟,而且喜欢抽旱烟。

    有福这会就是在抽旱烟,突然看到这一幕,敖沐阳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