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65.赌珍珠(4)
    有福也惊呆了!

    它一直盯着前院门口,大耳朵竖的老高,专心致志听着风吹草动,只要听到敖沐阳脚步声它就会赶紧扔掉烟袋锅逃跑。

    结果这次敖沐阳不走寻常路,没从前院回家,这样等它发现脚步声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它面前了。

    一人一狐狸打了个照面,然后不约而同愣住了,大眼瞪小眼在那里一起发呆。

    这时候,有福嘴巴里往外冒了个一点白烟……

    敖沐阳惊愕的走过来,有福打了个哆嗦,赶紧夹着尾巴往地上跳。

    他没有去收拾有福,这会他心情很凌乱,有福怎么会抽烟呢?它难道成精了?

    很快他想到了上个月红洋码头摊位刚开业那会鹿执紫把他叫回家的原因,当时鹿执紫说看到有福在抽烟,他觉得那绝不可能,有福一个小狐狸怎么会抽烟?

    或者说,动物怎么会抽烟呢?因为动物害怕烟熏火燎的味道才对!

    现在事实就在眼前,鹿执紫当时没看错,有福确实学会了抽烟。

    这点可以解释,吸收了金滴的动物都会拥有出众的模仿能力,有福天天跟着敖志兵老人在后院转悠,老人喜欢抽旱烟,它嗅的二手烟多了,学会抽烟并不奇怪。

    而且,老爷子有时候忙活起来会把点燃的烟袋锅随手放下,反正旱烟不值钱,浪费点不心疼。

    估计有福就是趁这机会学着叼烟杆抽了几口,逐渐学会了吸烟。

    敖沐阳拿起烟袋锅看了看,里面只剩下一些烟灰,小狐狸这烟瘾还挺大。

    他扭头看向有福,有福找了个老鼠洞钻进去,只露出半个脑袋警惕的盯着他看。

    看着小东西那灵动的大眼睛,敖沐阳心里有点纠结,这狐狸会抽烟可是相当灵异的事,要不要揍它呢?

    很快他不纠结了,有福不是野狐狸,它是个耳廓狐,跟传说中那些狐仙没什么关系。那么犹豫什么?揍它!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一点不假。

    敖沐阳心里做出揍它的决断,眼神估计立马有所改变,小狐狸第一时间缩回了老鼠洞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此,敖沐阳冷笑一声:“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老猎手!你个小样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这话他左右张望,然后找到元首将它拖过来指着老鼠洞道:“去,进去把那个小的给我拖出来!”

    肥头大耳的元首一脸懵逼:exo——呃,不对,ex你让我这么膘肥体壮一条猫汉子钻这么个小洞?对不起,臣妾做不到!

    咖菲猫也是很能长个头的,特别是跟着敖沐阳好吃好喝,元首早就长得肥肥胖胖。

    看它摆出非暴力不合作的架势,敖沐阳就直接开启了暴力操作。

    他将元首往洞里塞,结果塞了两下后发现确实塞不进去,只好放弃这个办法。

    很快他找到了其他主意,有福讨厌水,那他就来个水淹七军!

    敖沐阳用水瓢舀了水,然后慢慢灌进去,为了避免淹死有福,他特意灌的很慢,只要能把这熊孩子给逼出来就行。

    结果他一瓢水倒完了,有福也没出现。

    敖沐阳茫然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老鼠洞空间那么大?

    他扭扭头,然后看到有福的脑袋出现在另一个洞**处……

    这下子他明白怎么回事了,狡兔三窟,耳廓狐喜欢打洞,有福将这些洞穴都给打通了!

    后院老鼠洞真不少,水淹七军的计策不好使,他倒进去有一桶水,好几个洞口往外冒水,不见有福出现。

    敖志兵老人收拾完养殖池的活后走过来,抓起烟袋磕了磕笑道:“东家,你干嘛呢?”

    说完,他看了看烟袋又纳闷:“咦,怎么烟有烧光了?我放下那会还有半袋呢,没人抽了它应该会灭掉才对,古怪了。”

    敖沐阳没好意思说是有福抽了,他说了老人估计也不信。

    一时之间没法收拾有福,他只好先谈正事:“兵爷,我准备搞个珍珠贝养殖的活儿,你说在龙涎湖养珍珠贝怎么样?”

    “不怎么样,”老爷子直接摇头,“以前有人这么干来着,大刘村王家村都这么干过,可收成不行,珍珠贝不好养活,种苗存活率不到50%,能种珍珠的就更少了,又不到50%。另外你知道,珍珠只有长得圆润才能卖钱,而这个几率连百分之五都没有,你自己算算这笔账吧。”

    敖沐阳很快算出结果,养殖一万个珍珠蚌,50%乘以50%再乘以5%,能收获优质珍珠的贝壳也就一百多个。

    他问道:“那兵爷,这个养殖费劲吗?”

    其实这概率不高,他是想做赌珍珠的买卖,珍珠出产概率太高反而不好,游客要是都能赌到珍珠,那谁还会觉得稀奇?

    敖志兵沉吟道:“难倒是不太难,不过出产珍珠的时间长牙,怎么着也得一到六年。”

    敖沐阳点头道:“行,那我有数了。”

    敖志兵叹道:“东家,我再规劝你一句,珍珠这东西现在没那么值钱了,以前养珍珠那些人都赔本了,因为河珠几乎都用来做珍珠粉了,论斤称!”

    海珠价值也一般,现在除了金珍珠和有色珍珠,普通珍珠几乎已经退出了珠宝行业。

    珍珠市场的好行情在一个世纪以前,1917年政党欧洲各国躲进战壕乱战的时候,法国一名叫皮埃尔-卡迪埃的珠宝商创下了一项珠宝行业史上惊人的举动:

    他用一串天然优质珍珠做成的项链换区了纽约第五大街上的一座私人住宅!

    住宅主人是一名银行家,他的妻子酷爱珍珠,然后有了这笔交易,一串珍珠项链换了第五大道上一座六层楼房。

    这可能是银行家一辈子做的最差的一笔生意,半个世纪后银行家的夫人年迈之时拍卖了那串珍珠,勉强卖出十五万美元的价格,而当初换珍珠项链的楼房却已经价值五百万美元之巨!

    跟敖志兵进一步交流之后,敖沐阳有了决断,然后他联系了陆虎,提出想要采购一批珍珠贝种苗的事。

    陆虎道:“这事简单,不过红洋没有珍珠养殖场,我介绍你去云湾市,那边有家大养殖场的老板跟我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