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68.守珠棚(2)
    陆猛子实在太热情,他是酒桌高手,很会劝酒,敖沐阳是个实在人,被陆猛子灌了一瓶白酒下去,喝的眼睛都直了。

    最后不行了,他受不了便连连摆手:“不能、不能再喝了,就就这样吧,猛哥,今天这么停下吧,回去休息,休息!”

    陆猛子一脸暧昧:“小阳哥,那你早点回去吧,房间号我就不多说了,你白天住过,一切熟悉。”

    敖沐阳踉踉跄跄的回屋,他打开门脱掉衣服挂在门后,一转身看到一个高挑身材的漂亮姑娘坐在沙发上笑语盈盈的看着他。

    这把他吓一跳,下意识的拎起衣服连连鞠躬:“抱歉抱歉,喝多了,眼睛花了,走错房间了,对不对、对不起……”

    姑娘看到他那健硕身材后眼睛都亮了,用小手捂着樱唇发出清脆笑声:“嘻嘻,你是小阳哥?没走错啦,这就是你的房间,猛哥怕你无聊,让我来陪你解解闷……”

    她的话没说完呢,敖沐阳已经拉开门跑出去了。

    “哎,你去哪里呀。”姑娘倒是对他形象挺中意的。

    这是怎么回事,敖沐阳能不清楚?他虽然喝高了,可是没有喝晕,陆猛子给他找了姑娘准备让他爽一把呢。

    虽然很想爽,可敖沐阳是有道德底限的,鹿执紫就在村里等着他,他要是在外面乱来,那真不是条汉子了。

    他出门之后碰到了刘助理,见此他赶紧招手:“刘哥刘哥,咳咳,能不能给我找个住的地方?”

    刘助理一头雾水:“猛哥不是给你安排房间了吗?那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房间了。”

    敖沐阳没说房间有姑娘的事,他直截了当的说道:“对,那房间有点太豪华了,我跟你说吧刘哥,我就是个穷渔民,贱骨头,这种太舒服的房间我睡不惯……”

    刘助理满脸懵逼,卧槽你这是糊弄我呢?

    敖沐阳继续说道:“主要是那房间隔音效果太好,我在海边住惯了,听不到海浪声我睡不着。”

    “那你开窗就是了,你打开窗就能听到海浪声。”刘助理立马说道。

    这点他倒是理解,对于内陆人来说睡在海边就是灾难,连绵的浪潮声如同鞭炮声,能吵的人一晚上睡不着。

    可要是习惯了海浪声,那没有这声音陪伴反而真睡不好,这是人体适应能力问题。

    敖沐阳摆手道:“开窗不行,这不是下着雨——哦,雨停了?那半夜再下雨呢?对吧?”

    刘助理指着夜空笑道:“这你放心,你看阴云已经过去了,今晚绝对再没有雨水了。”

    敖沐阳抬头看,这场雨结束的很快,夜空中繁星点点,如水晶钻落在了黑土地上,亮晶晶的很显眼。

    他懒得再多说,道:“反正我就是贱骨头了,睡不惯那样的房间,你给我找个普通点的地方,员工房有吧?”

    刘助理笑道:“员工房肯定有,但房间也听不到海浪声,你要听海浪声那就得去守珠棚,行吗?”

    “行!”敖沐阳痛快答应。

    刘助理打了个电话,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小步跑来,看到两人后立马咧嘴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

    “阿罗,你带敖先生去守珠棚,今晚他睡那边,你可得看好他,小心敖先生落水,一定注意他的安全。”刘助理叮嘱道。

    敖沐阳摆手:“哈哈,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在海里也能睡觉,天生就有这个本事!”

    小伙子咧嘴又笑,然后低声对刘助理说道:“这货真能吹啊。”

    刘助理瞪了他一眼,亲自带着敖沐阳上了一艘小艇。

    守珠棚在海里,离着岸边有十多里地,在周边好大一片海域中插着无数水泥桩,上面吊着一个个笼子,里面生活着珍珠贝。

    这些珍珠贝经过人工插核后在这里进行第一期放养,守珠棚所在海域水流湍急,给珍珠贝们带来了大量食物,它们可以更好、更快的分泌珍珠质将珠核包裹,完成珍珠的初期缔造。

    所谓守珠棚并非是个棚子,而是一个建筑于海面上的小屋子。

    敖沐阳以为这屋子是以插在海底的水泥桩为根基,结果小船靠上去后他发现,这屋子是漂在海面上的!

    看到他一脸吃惊,阿罗笑了起来:“猛哥搞的高科技,这叫什么漂浮屋,屋子很轻,就能遮风避雨,房底是一种纳米泡沫,浮力很大,用水泥桩固定住就能漂在海上。”

    漂浮屋旁边有水泥桩,阿罗将快艇停靠过去,扶着敖沐阳上了小屋。

    小屋的屋顶是平层,他让敖沐阳住进去,自己则上了屋顶,屋顶上有望远镜、有对讲机等设备,就是个海上瞭望哨。

    敖沐阳对小屋深感好奇,就四处打量,阿罗让他小心,他说道:“你放心,我在水里比在陆地要安全。”

    阿罗又笑了起来:“你真厉害。”

    月亮升起在夜空中,银色月盘如玉盘,格外明亮、格外晴朗,雪色的月光洒落在海面上,如无数银粉铺就其上,将海洋照耀的褶褶生辉。

    守珠的活并不简单,不光要待在棚子上扫视周边,时不时还要开船围着水泥桩慢慢转悠。

    阿罗怕敖沐阳掉下水中,便带着他一起出海。

    敖沐阳问道:“你出海干嘛?”

    阿罗道:“巡逻呀,晚上有坏人来偷珍珠贝,水中还有鲨鱼啊章鱼啊乌贼啊会捕食珍珠贝,事情多的很哩。我听说你有渔场,渔场不也得这样巡守吗?”

    敖沐阳摇头:“用不着,我养了一只很懂事的虎鲸,有它镇守渔场什么也不用怕。”

    阿罗哈哈大笑:“敖先生,你真有意思,吹起牛鼻跟老母猪带胸罩似的,一套又一套啊。”

    敖沐阳苦笑:“改日去红洋,我给你介绍我家老虎给你认识。”

    他知道阿罗不信自己的话,就专心欣赏海上夜景。

    周围都是养殖场,夜晚的海上还是挺热闹的,道道海浪前后拍击,哗啦啦的声音韵律感十足。

    远处海面上有渔船开过,上面响起渔家梆子声:“咚咚咚……”

    对于从小听这声音长大的敖沐阳一点不觉得吵,反而酒醒的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