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71.一团乱(5)
    又是骷颅头又是棺材,又是处于一个相对封闭的水下溶洞中,敖沐阳说不害怕那是假的,特别是身后可能还有一条大青鲨在尾随……

    不过还好,他发现了传说中的太监藏宝,现在虽然不知道具体有多大价值,但考虑到历代太监们贪婪成性的敛财本能,他们藏起来的金银珠宝肯定少不了!

    可惜的是那些瓶瓶罐罐,这应该都是当时的官窑大作或者前朝名器,价值比金银珠宝要贵多了,奈何被海水浸泡多年,要么上面爬满小螺小贝,要么有磕碰损坏,估计已经不值钱了。

    这处大水洞就像是一座宝库,几乎每个小洞或者缝隙都藏有金银珠宝。

    敖沐阳大概翻找了一下,光是金块、金锭、金条之类就发现了上百个,至于外表灰黑的银块、银锭,那数量可就更多了!

    当务之急不是带走这些东西,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既不要被阴森可怖的氛围吓到,也不要被这突然出现的宝藏冲昏头脑,他得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回到漂浮屋!

    这些金银他没法带走,因为没有处理渠道,他带走这些东西就是个麻烦,中国可不比欧美诸国那样在海洋中发现的宝藏属于自己,在中国这些东西都是国家的……

    做好标记,他往外游动着。

    本来他给水洞做标记是为了让自己牢记藏宝地的位置,可是这却帮助他更好的离开水洞,水洞千环百转如同迷宫,有了标记更方便他找到出路。

    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他不经意间一抬头,看到头顶海水变成了蔚蓝一片,没有了先前总是出现的灰黑阴沉,这样他就知道自己离开水洞了。

    至于这是从哪里游出的水洞他不清楚,应该不是之前进入时候的那个口子,反正他没有再碰到那条彪悍的大青鲨。

    逆着海流上岸,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还好、还好,天空中依然群星闪烁,显然这还是处于半夜之中。

    记下上岸地方的位置,他顾不上拧干衣服,在岸上找到养殖场方向拔脚就跑。

    这次他没有再回到守珠棚,而是直接回到了养殖场,一是他在路上奔跑速度比在海里游泳速度更快,二是他担心阿罗已经发现自己不在房间里了,正组织人手在找他。

    他的担心很正确,等他湿漉漉的回到养殖场,发现养殖场外的海域有好几条船在海上高速驰骋,显然是在寻找着什么。

    养殖场保安看到他进门大吃一惊:“敖先生?!嘿,是你,敖先生你怎么来了?你这一身的水,天啊,你不是淹死变成水鬼上岸来了吧?”

    说到后面,刚准备打开保安室走出来的那老头赶紧又缩了回去,一脸紧张的盯着他看。

    敖沐阳失笑,道:“什么水鬼?你在说什么?我就是睡不着去游了个泳,从守珠棚一直游回来了。”

    保安看到他走到灯下有影子,这才松了口气,他赶紧给陆猛子打电话,兴奋的说道:“敖先生没有丢,也没有淹死在海里,他回来了!”

    一艘快艇呼啸着开回码头,船的速度很快,最后简直要飞上沙滩。

    快艇刚停下,五短身材的陆猛子便火急火燎的从船上跳下,张开嘴巴就喊道:“小阳哥,卧槽,你这是怎么回事?”

    敖沐阳知道阿罗这是发现自己消失了,他拿出先前的说辞做了解释:“我睡到了午夜,然后醒来睡不着了,就索性去海里游了会泳,结果越游越远,最后索性就游回了养殖场这边。”

    陆猛子眨巴眨巴眼,愣愣的说道:“什么意思?你不是在贵宾楼睡觉来着吗?怎么又去守珠棚、又是自己夜游?”

    敖沐阳连连道歉:“贵宾楼条件太好我住不惯,而且我好奇守珠棚的情况,就跟着阿罗兄弟去了守珠棚。”

    后面其他快艇也开了回来,阿罗看到他后激动的几乎要落泪:“敖先生,你没有落水淹死?太好了太好了,刚才发现你不见了吓死我了,可吓死我了!”

    敖沐阳又对他道歉,他这次确实搞了个乌龙,把人家折腾的不轻。

    特别是阿罗,如果敖沐阳真的淹死在海里,陆猛子肯定不会轻饶他。

    钟苍脸色很难看,他给自己的定位是敖沐阳的保镖,结果老板人丢了半夜他都没发现,这人真是丢大发了。

    人没事就行,陆猛子打着哈欠遣散了被他临时召集起来的员工,各自回房间睡各自的大头觉。

    上午敖沐阳主动告辞离开,再度对陆猛子一顿道歉。

    陆猛子摆手道:“小阳哥客气了,是我没有招呼好你,你说你半夜去了守珠棚我也不知道。”

    这件事还真怪不了敖沐阳,陆猛子招待的太热情,竟然给他安排了个女人来陪睡,他也没办法,只能去别的地方避风头。

    不过错打错着,他凑巧发现了当地传说中的珍珠城太监藏宝,这倒是一撞惊喜。

    根据他发现的水下金银珠宝数量,这次他是真发财了,可惜他没有渠道来处理这些东西,否则给山里修十条路也是绰绰有余!

    这可真是一大桶金!

    因为龙头村有码头,陆猛子就安排一艘小型运货船将珍珠贝种苗运输过去,说是种苗,这些河蚌个头可不小,它们都是成年河蚌,不过往肉里种上了珍珠核。

    路途遥远,货船得跑两天,敖沐阳和钟苍再度去乘坐高铁返回红洋,这样只要半天时间他就能回到龙头村。

    有了晚上的事做教训,钟苍一路对他是亦步亦趋,生怕在把他给弄丢。

    珍珠河蚌运到之后,敖沐阳撒入了龙涎湖里,让它们野生野长、自由生存。

    来帮忙的敖富贵看不懂:“羊子,你这样不是给他人做嫁衣裳吗?以前的螃蟹还有现在的河蚌,这都是你自己的,你放到这个湖里是干嘛?这不是便宜大家了?”

    敖沐阳道:“我放养到龙涎湖,你说我还能在哪里养它们?”

    敖富贵道:“那就不养了呗。”

    敖沐阳笑道:“不行,当然得养,而且得多多养殖……”

    “这样它们长大了,也是周围村里的人来捞的多,你不知道现在村里人多不讲理多贪心。”敖富贵一脸不爽。

    敖沐阳道:“那龙涎湖要是被我承包下了呢?这样他们还能来捞我养殖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