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72.鸡杀手(1/5)
    六月下旬,村里村外的树上响起了知了协奏曲。

    知了开始成群出现,数量越发多了,孩子们晚上没事干就搭伙出去摸知了猴,他们摸到以后来找敖沐阳,问他还收不收。

    敖沐阳点头:“收,价格按照去年的走,有多少我收多少。而且不光收爬拉猴,爬拉子我也收,不过价钱得便宜一半。”

    爬拉子就是当地对知了和蝉的俗称,夏季早期蜕皮的知了也能吃,不过口感比知了猴差很多,营养也差不少,等到再过一两个月,那知了就不能吃了,它们体内会寄生有蛆虫。

    听了这话,正在他家里玩的敖沐东几个人很纳闷:“龙头你就这么爱吃知了猴啊?”

    敖沐阳笑道:“这东西好吃又有营养,你们不爱吃?”

    “爱吃,可吃几个就得了,你至于收那么多?”敖沐东问道。

    敖沐阳道:“没事,吃不了腌起来放到冷库去保存,咱们村里的冷库反正空间大。”

    敖大国吐了口烟圈后说道:“嗯,龙头这样做很对,多收一些爬拉猴,等过了夏天没了这东西,那可以高价往外卖,游客们绝对喜欢吃。”

    敖沐东一行顿时乐了:“嘿,这是个好主意啊。”

    有福贼眉鼠眼的颠着小碎步跑来,它在敖大国身边转一圈又去敖沐东身边转一圈,眯着眼睛抽着鼻子,看起来很是享受。

    看到它这幅样子,敖沐阳上去逮住它对着它那翘起的小屁股就是两巴掌。

    敖沐东又纳闷了:“怎么啦,龙头?这小东西没犯错呀,你怎么揍它?”

    “没犯错?”敖沐阳没好气的说道,“你们没看到它在抽二手烟吗?”

    几个人以为这是在敲打自己,赶紧掐灭烟头:“对不住龙头,我不抽了。”

    敖沐阳摆手道:“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这小东西不知道跟谁去的,它竟然会抽烟,而且还会偷兵爷的烟袋锅抽,要是身边有人抽烟它就去蹭二手烟……”

    “还有这回事?”他的话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敖沐东乐了,他把没有掐灭的香烟递给有福道:“来,有福,来两口。”

    有福快速回头看了眼敖沐阳,然后扭过去头远离烟头。

    这不是拒绝,这是欲拒还迎!

    守着敖沐阳它不敢上嘴,等敖沐阳出去之后,这会再有人给它香烟,它立马撮上去抽了起来。

    这一幕看乐了几个人,他们把有福抽烟当做了乐子,各自点燃一个烟卷来逗着它抽:

    “来,有福尝尝我这个,我这是苏烟,味道给力的很。”

    “有福抽这个抽这个,哈哈,软中华,你肯定没抽过。”

    “盘子叔你真是大方,自己都舍不得抽的软中华你给这狐狸,来你给我啊,我来抽,我也喜欢抽这个……”

    敖沐阳从窗口看到了这一幕,看着有福得意洋洋的在众人跟前转来转去、左一口右一口,他差点没给气死。

    他冲进屋子里龙卷风一般将众人手里的香烟拍掉,怒道:“以后在我家不准抽烟,谁再抽烟别怪我不给面子!”

    众人讪笑:“好好好。”

    有福用后腿撑着身体站起来,然后伸出一个前腿指着几人嘴里吱吱叫,看起来很愤怒的样子,好像在控诉这些人把它带坏了。

    敖沐阳拎去它来又是一巴掌:“你嘚瑟什么嘚瑟?还学会推脱责任了?滚蛋,去后院老老实实打洞去!”

    有福连蹦带跳用最快速度逃到了后院,站在梧桐树阴影里,它的大耳朵抖动了几下,内心情绪很暴躁。

    一只小鸡仔晃晃悠悠从它面前经过,小鸡仔刚孵化不久,一身绒毛淡黄色,软绵绵、蓬松松,好像身上沾了些棉花屑。

    幼年禽类是耳廓狐的食物,它们个头小,只能欺负这种小禽类,碰到稍微大点的就只有被欺负的命。

    看着这只娇嫩的小鸡,有福张开嘴舔了舔舌头,然后以饿虎扑羊之势扑了上去,一下子将那小鸡仔给掀翻在地。

    小鸡仔吓得唧唧尖叫,有福张开嘴露出一丝狞笑:你叫啊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挖槽!

    摁着小鸡仔还没等下嘴,屁股上一阵火急火燎的疼,有福惊怒交加的跳了起来,落地后他转过身,看到一只母鸡在气势汹汹的盯着它。

    小鸡仔赶紧爬起来,一瘸一拐藏到了老母鸡身后。

    老母鸡后面一共跟着六七只小鸡仔,它张开翅膀怒视有福,目光杀气十足!

    有福顿时生气了,怎么个意思,吃你个崽子你有意见?你有这么多崽子,就不能分我一个吃吗?你怎么这么不讲义气!

    本来挨了敖沐阳的揍之后它就不爽,如今又被老母鸡给啄了屁股,小狐狸觉得自尊受损,它要找回场子!

    在这个家的牲口圈里,那条狼排第一,我排第二,你们这些长羽毛的排在最后,现在你敢来啄我,这就是想造反,老子必须给你们点颜色瞧瞧!

    有福拉长了脸走向母鸡,它是野生动物,对战斗有着本能的敏感,它的本能告诉它,这只母鸡绝不是它的对手。

    昂首挺胸走上前去,有福用凶残的眼神告诫母鸡:这只小鸡崽子老子吃定了,就是耶稣也保不住它,我说的!

    它靠近后还没有发起攻击,母鸡率先出动,只见它两只翅膀拍打着,连蹦带飞扑向有福,张开嘴就咬了上去。

    耳廓狐的战斗力在通体型动物中还是不错的,毕竟属于犬科动物,它们跟彪悍的北美灰狼是亲戚,当然属于八竿子打不着的那种亲戚。

    母鸡不是有福的对手,耳廓狐的灵活性和爆发力很出色,母鸡气势汹汹的扑上来,连耳廓狐的毛都没有咬到一根就被它跑开了。

    随后有福发起反击,它绕着母鸡转圈子,几圈将母鸡给绕晕了,母鸡脚步蹒跚、漏洞百出,有福上去给了它一口,撕扯下一嘴鸡毛。

    母鸡疼的咯咯尖叫,有福再度露出狰狞笑容,准备发起致命一击,好好给这母鸡上一课,让它清楚自己在家里的地位。

    然后,有福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它下意识扭头往周围看,这样就没有然后了,一群公鸡听到母鸡惨叫声后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