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73.一年一度知了猴(2)
    后院里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敖富贵听到后说道:“是不是你家有福在后院咬鸡呀?狐狸喜欢杀鸡。”

    敖沐阳侧耳倾听:“不像,这不是鸡叫声,倒是像有福的叫声。”

    他去后院门口透过玻璃往外看,看到院子里一群鸡在乱飞乱跑,但也只看到了这些,没看到有福的身影。

    正纳闷着,玻璃窗外突然跳起一只狐狸,它出现的如此突兀,可把敖沐阳吓了一小跳!

    小狐狸透过玻璃看到了它,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张开嘴就叫:“吱吱!”

    鹿执紫很喜欢小狐狸,每天都给它把毛清洗的干干净净、梳理的整整齐齐,敖沐阳笑称它是龙头村第一少爷。

    现在少爷没了,它一身狐狸毛乱七八糟,一个耳朵竖着、一个耳朵耷拉着,身上的毛被啄去一撮又一撮,有的地方光秃秃,有的地方冒血花,看起来那叫一个狼狈不堪。

    一群公鸡追在后面,各种围追堵截,各种落井下石。

    看着这一幕,敖沐阳倒吸一口凉气:小狐狸真惨!

    耳廓狐的速度没的说,灵活性也没的说,它当初可是跟银环蛇对战过好一段时间的,由此能证明它的厉害。

    可是这会面对公鸡群它落于下风了,无他,公鸡太多了,足足有二三十只,且都是身强力壮、眼神凌厉的凶悍大鸡!

    或许是有福先前蹂躏母鸡的场景让它们起了误会以为是给自己戴绿帽子,或者是有福欺负母鸡和小鸡引发了它们的愤懑,毕竟这属于欺负妇孺儿童,总之,公鸡们对它穷追不舍!

    有福跑的很快、跳的很高,公鸡单独是追不上它的,可鸡群太大,数量太多,母鸡小鸡们还来凑热闹,它们倒没有上前去攻击有福,但它们的存在阻碍了有福逃命之路,公鸡们频频得手,追上去就是一嘴巴子……

    每当被公鸡啄到,有福就会惨叫一声,声音凄厉,且眼珠子一个劲往外鼓,看的敖沐阳忍不住倒吸凉气。

    好惨啊!

    眼看自己再不出面公鸡们就要把有福蹂躏死了,敖沐阳只好打开门救了有福一命。

    有福以最快速度钻进屋子里来,一只公鸡很彪悍的抓住最后机会来了个闪电一啄,正好啄在有福那潇洒飘荡的尾巴上。

    “嗷!”有福哀嚎一声,进屋之后直接躺倒在地,一时之间只会惨叫和喘粗气。

    敖沐阳无奈的给它梳理毛发:“你怎么惹这些鸡了?是不是去偷吃鸡蛋或者偷吃鸡崽子了?”

    他的手一碰到有福身上,有福一蹦三尺高,又是一声哀嚎:“嗷!”

    显然很疼!

    鹿执紫放学后看到狼狈的有福很心疼:“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被将军和元首给欺负了?不对,毛都秃了,是不是女王欺负你了?”

    话一说完她怒视敖沐阳:“你怎么看孩子的?”

    正在喝汽水的敖沐阳差点一口喷在她脸上:“我我我,这管我什么事?不是将军它们动手的,是院子里的鸡!”

    “鸡这么厉害?”鹿执紫深表怀疑,“耳廓狐可是沙漠一霸啊。”

    “可它得罪的是一群大鸡霸啊!”敖沐阳指着后院,“所有公鸡……”

    “你胡说什么呢。”鹿执紫飞了他一个白眼。

    “嘿嘿嘿,无心之失,”敖沐阳得意的笑,“总之我跟你说,是有福偷吃鸡蛋还有小鸡仔然后惹怒了公鸡群,所有的公鸡一起逮着它咬……”

    一五一十,他将看到的场景和推测的情况都讲给了鹿执紫。

    有福瞪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她,鹿执紫在它脑门上点了点道:“活该呀你,没事你去招惹鸡群干嘛?”

    被欺负了又被批评,小狐狸很绝望,倒地开始打滚,一边打滚一边惨叫。

    鹿执紫无奈,只好抱起它来轻轻给它梳理毛发安慰它。

    将军和元首看的眼睛滚圆:卧槽,还有这操作?小东西真骚真会玩啊!

    敖沐阳一边准备晚饭一边随口说道:“今天下班挺早呀,这才几点钟?”

    “这就是正常的放学点。”鹿执紫说道。

    敖沐阳道:“你以往不是晚上还要给娃娃们补个课吗?”

    鹿执紫摆手道:“这段时间不补课了,学生说给你收集爬拉猴,让我这个女朋友得支持你的工作,最近就不补课了,多给他们点时间去找爬拉猴。”

    敖沐阳笑道:“这帮猴崽子,他们可真会找理由,明明是我花钱买爬拉猴,这怎么能说是帮我忙呢?”

    当天晚上开始,孩子们就往他家里送爬拉猴了。

    老价钱,一个爬拉猴五毛钱,村里山上树多爬拉猴也多,孩子们一晚上能摸到二三十个,少说能换十多块的零花钱。

    第二天晚上,天色已经很晚了,敖沐阳准备送鹿执紫回学校睡觉。

    他一边帮鹿执紫收拾批改作业一边说道:“你说你这样来来回回的跑图什么呀?直接在我这里住下得了,你去二楼,整个儿二楼是你的,没你允许我肯定不去二楼,谁也不会去二楼,给你绝对的私自空间……”

    鹿执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说,继续说,我不知道你目的还是怎么着?”

    敖沐阳老脸上露出无奈表情:“我的目的就是让你多多休息,你看你的眼神,你什么眼神啊?我能有什么目的?”

    趴在地上乘凉的将军快速爬了起来,歪着头看向门外。

    敖沐阳跟着扭头看去,看到一个身材削瘦、皮肤黝黑的小姑娘站在门口往里看。

    两人对视一眼,他认出了这是不久前他去湖里找水芹时候跟他斗过嘴的那泼辣女孩,以前他在村里没见过她,于是问道:“你是谁家丫头?”

    小姑娘没说话,手里拎着个塑料袋警惕的看着将军。

    将军走了过去,小姑娘紧张的握起拳头死死盯着它,眼神很蛮横、很粗野,彪悍的味道在成年人里都是罕见。

    敖沐阳怕将军吓到人家,便厉声道:“将军干嘛呢?回来。”

    将军靠近女孩后嗅了嗅,然后在她旁边又咕咚一下子趴倒在地,继续用肚皮贴着大理石地面乘凉。

    敖沐阳又问女孩道:“你是谁家……”

    “你买爬拉猴?”小姑娘打断他的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