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80.没有结果(4)
    龙旺庄的渔船收起渔网狼狈而去,敖沐东一行人满头雾水。

    海钓艇重新加速,敖沐东主动问道:“龙头,你这是几个意思?不是执法必严吗?你这也是讲情面的?”

    敖沐阳挑了挑眉毛道:“我自有安排。”

    海钓艇转头往南方驶去,在遇到过三四艘船后,一艘白色的现代拖网渔船出现在海面上。

    看到这艘船,一行人全都来了精神。

    不用去看船号也知道,这是王家村的渔船,是王家村海上捕捞的主力舰之一,名字很让龙头村人生气,屠土龙号。

    龙王爷是海洋的大boss,船只起名如果跟龙有关,必然是恭敬有加,王家村的人冒着得罪龙王爷的危险给村里船起这样的名字,足见他们跟龙头村的矛盾有多深。

    屠土龙号刚起名下水那会,龙旺庄也曾经对这个名字颇有怨念,龙德水组织村里人去找王友卫麻烦来着,结果被王家村给收拾了一顿。

    从那之后,龙德水知道了王友卫的人脉和手段,再也没敢得罪他,而是变成了他的小弟,直到他最近又被敖沐阳给收拾一顿,这才跟王友卫走的不是那么近了。

    看到这艘船,敖沐阳便立马通过对讲机通知了周围的执法船。

    屠土龙号吨位大、功能齐全,这种船对海洋鱼群的打击是致命的,也是历次封海时期海警们重点抓捕的偷捕船。

    得知屠土龙号被抓到,最近的一艘海警执法船立马赶来,甚至戴宗喜也被惊动了,他的座驾也在乘风破浪而来。

    王友卫所在的执法船同样赶了过来,几艘船围住了屠土龙号,将这艘渔船结结实实的堵在了海上。

    敖沐阳带人上了执法船,看到王友卫后敖沐东吐了口唾沫道:“嘿嘿,老王,上次污蔑我们村渔船偷鱼就你跳的欢实,这会你怎么不跳了?”

    王友卫脸色难看,但还算沉着:“谁污蔑你们了?我一把年纪不比你们村长个小年轻,早就跳不动了,还是你们跳吧。”

    海警战士上船,执法队的人跟随在后。

    王家村是安周县有数的大村,王友卫在村干部里也是个名人,平时大家对他客客气气,其实暗地里都想看他笑话。

    当然,这关系存在于所有村干部之间,大家都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恨不得其他村越乱越好,就自己村稳定发展赚大钱。

    上船之后,王栋梁在上面,他看到王友卫后满脸愕然:“爸,怎么这么多人上咱们的船?”

    率先赶到的渔业局一名祝姓副局长阴沉着脸说道:“不用装糊涂,你们渔船大晚上的来海上干什么?总不能来吹海风的吧?”

    王栋梁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不是来吹海风,我一个朋友买了一批设备,有制冰机啥的,我有渔船,就帮他搞个运输,这咋了?”

    王友卫上去劈头盖脸给了他一拳头,用严厉的声音说道:“你小子什么态度?知道这是谁吗?这是咱们市局的祝局长!你好好说话,这船怎么回事?”

    王栋梁委屈的说道:“没怎么回事,就是我帮朋友运点东西。”

    王友卫拉下脸道:“运什么?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事?上个月底我就说,这两个月把船做个保养,不准来海上偷鱼,你这是干什么了?”

    敖沐阳抱着双臂冷眼旁观,他觉得哪里不对劲。

    王栋梁更委屈了,道:“爸我没偷鱼,我就是帮朋友运点东西……”

    祝姓副局长摆摆手道:“行了别说了,把船舱打开下去看看。”

    一个个船舱打开,包括制冷冰舱,结果里面并没有鱼虾蟹之类的海产品,大多数船舱很干,即使有的船舱有水渍,可也没有鱼腥味,一看就知道没有装过海鲜。

    另外有一个船舱里确实放有制冷机和制冰机,总共是两套机器,敖沐阳伸手去摸了摸,一台机器有些发热,打开盖板里面有冰块。

    见此王栋梁将他推开,不满的说道:“这是我朋友的东西,你碰什么碰?碰坏了你给赔吗?穷逼赔得起吗?”

    听他出言不逊,敖沐东的火气直接上来了。

    敖沐阳拦住他将他推走,他失算了,这船上确实没有偷捕的海鲜,而且看船舱和船里渔网的样子近期都没有打捞过海水产。

    检查的海警和村干部们也明白这点,几个关系和王友卫不错的村支书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纷纷恭喜王友卫逃过一劫。

    王友卫则脸色依然不好看,他质问王栋梁道:“你运这么几个机器怎么动用这么大的船?你给什么朋友办事?”

    王栋梁含糊的说道:“没啥,就是普通朋友……”

    “别给我磨叽,到底什么朋友?”王友卫表现的越来越火大。

    王栋梁畏畏缩缩的看着他道:“普通朋友,女、女的,我正在追求她,所以她要找人运机器,我就开着咱村的渔船去帮她一把。”

    一个村支书笑道:“行了老王,大梁这是给女朋友献殷勤呢。”

    “对,就是小伙子开着好船去装逼,没多大事,反而是好事,说不准什么时候你就要抱孙子了。”

    王友卫表情稍微和缓,他指着王栋梁道:“把船立马给我开回去,机器找个小船给人送去,现在封海,渔船不准入海不知道吗?”

    祝姓副局长带人将船搜了一遍,并没找到关于偷捕的蛛丝马迹,证明这艘船清清白白。

    这样他上来劝说王友卫道:“算了算了,把船开回去吧,小伙子晚上老老实实在家睡觉,你开个渔船出海干什么?”

    王栋梁讪笑道:“本来以为能在我朋友家睡一觉呢。”

    村干部多是粗人,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顿时哄然大笑。

    祝姓副局长也笑了,他拍了拍王友卫的肩膀道:“王支书,你这是快要做爷爷了啊?”

    说说笑笑之间,众人纷纷离开屠土龙号,渔船驶向王家村码头,身影缓缓消失在夜幕中。

    敖沐东一行人很是沮丧:“靠,还以为能抓着他们呢。”

    “东哥你不是说王家村的渔船肯定出海偷鱼了吗?这消息有误啊?”

    敖沐东尴尬道:“他们肯定有船偷捕啊,要不然他们摊子上那些新鲜鱼虾哪里来的?”

    看着渔船消失的方向,敖沐阳眉头紧皱。

    他觉得今天的事很反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