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94.卖我吧(3)
    小丫头一路如百灵鸟啼鸣,将她所知的藤壶传说给讲了出来,没多久他们便去了码头。

    码头上一艘艘渔船安静的停靠着,其中一艘横在码头尽头,正有人蹲在船头和码头上的村民抽烟说笑。

    看到敖沐阳一行人走来,船上的两个汉子跳了下来,一起笑道:“村长来了。”“兵叔你过来了。”

    敖志兵点点头:“二灯三灯,你们俩兄弟真能折腾,这怎么又捣鼓起海蛐啦?”

    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笑道:“这不是想搞点自由经济发展嘛,哈哈,现在你看咱们村外这海里的水比以前清澈不少,我估摸着养海蛐是行了。”

    红洋近两年一直在努力的治理海洋污染问题,很多排污型企业要么转移要么关停,海水质地已经大有改善。

    这时候村外海域种上大量海藻和水草,它们的根系固定了水中的杂质,吸收水中二氧化碳放出氧气,带动了浮游生物的族群数量,进一步改善了海水质地。

    说话之间,敖沐兵上了船,然后看向附着板。

    附着板是塑料质地的带孔板子,每一块板子都有水盆搭配,海水透过孔洞将板子浸湿,上面攀附着一些小贝。

    这些小贝一丁点大,色泽灰白,外表是复杂的石灰质。

    毫无疑问,这就是幼年期的藤壶了。

    藤壶的繁殖和生长过程很有意思,和其他贝类一样它们也是雌雄同体,能够从水中直接获取精子受孕。

    但由于成年藤壶固着不能行动,在生殖期间必须靠着能伸缩的细管,将精子送入别的藤壶中使卵受精。

    也就是说,它们虽然是雌雄同体,可却互相交配、互相捅对方才能完成繁衍后代的行为。

    成年藤壶会固定附着在某个地方,但幼苗脱离母体后必须要经过几个星期的漂浮日子才能附物而居。

    在藤壶准备附着时,它们会分泌一种胶质,使本身能牢牢的粘附在硬物上,这种胶含有多种生化成份和极强的粘合力,从而保证了它极强的吸附能力。

    现在的藤壶幼苗个头已经不小,它们进入了附着期,将之禁锢在一片礁石上后,它们会逐渐黏合其上。

    朱朱拉着敖沐阳的手爬上船后看向藤壶,然后立马摇头:“就是它们,妈妈说这是海洋污染物,不过我们的船都是长在船底,你们的怎么长在船里头呢?”

    二灯兄弟和敖明涛没在意她的话,只当做小姑娘乱说,他们在等着敖志兵。

    可敖沐阳却知道朱朱不会看错,她以前经常跟着颜青城去视察船只,虽然年幼,但见过的藤壶恐怕比敖志兵老人更多。

    老爷子拿起藤壶看了看,他问道:“你们从哪里买的?”

    “怎么了?”敖明涛反问道。

    听他不答反问,敖沐阳就知道这些藤壶种的来源有问题。

    敖志兵老人活了这么多年,见识广泛,自然一眼也看出了他们的小算盘。

    他也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说道:“你们去买海蛐苗,海蛐这东西不比一般的鱼虾蟹,你们怎么不找个懂行的跟着?”

    敖明涛吞了口口水道:“卖我们海蛐的是熟人,他不能坑我们吧?”

    敖志兵摇头道:“人家没坑你们,是你们自己坑自己。海蛐啊,能上桌的洋海蛐又叫鹅颈海蛐,那东西多珍贵,一千块钱能买到五千个苗?五千块能买到一千个苗就不错了!”

    他口中没有明说,但这话已经摆明了他的态度。

    二灯顿时紧张起来:“兵叔,这不是那个鹅颈海蛐吗?”

    “是吧?我们看过他们养的成品了,绝对是西班牙、意大利那些地方出的洋海蛐,没问题呀。”三灯补充道。

    敖志兵道:“这不是鹅颈海蛐,这是火山海蛐,现在看不大出来,等它们长大了就能看出来它们长得像个小火山,好看但不好吃。”

    二灯脸色变了,他狠狠一跺脚吼道:“他妈隔壁,连自己伙计都糊弄,老严这生意不想做了?”

    敖志兵用炯炯眼光盯着他道:“人家真糊弄你们了?还是你们自己贪小便宜?洋海蛐那东西多贵你们不清楚?嗯?”

    二灯涨红了脸,他扯着脖子说道:“他跟我们说这就是洋海蛐,起码说是用洋海蛐培育的!不行,涛子给他打电话!”

    不用他说,敖明涛已经打出电话了。

    电话接通,他火气冲冲的吼了一句,然后那边说了起来,越说他脸色越难看,却说不出话来了。

    等他挂掉电话,二灯着急问道:“怎么了?”

    敖明涛沮丧道:“老严这个老狗,玛德,他说当时提醒咱们了,这是洋海蛐繁育的,洋海蛐和普通海蛐繁育出来的……”

    “他说个屁,他就给咱们看了一些洋海蛐!”三灯叫道。

    敖明涛照旧是一脸沮丧:“嗯,是呀,就是用那些洋海蛐来繁育的种苗,看看合同,他说合同上标明了,不保证种苗完全长成洋海蛐。”

    二灯火急火燎去驾驶室找合同,其他人知道不用找了,空穴不来风,人家既然说的那么肯定,自然是有依据的。

    敖志兵看着这些藤壶苗道:“难怪我看着它们有点怪,原来是培育出来的新品种。行了,你们就当花钱买教训了,买苗子这么重要的事不多找几个人去帮忙看看?还贪图便宜?哼哼,贪小便宜吃大亏啊!”

    敖明涛哭丧着脸道:“谁它娘不想占点便宜呀?”

    二灯找出了合同,三人凑在一起扒拉着看了好一会,然后开始骂骂咧咧。

    敖沐阳第一次看到藤壶种苗,他琢磨了一会回头道:“这些海蛐苗子一共多少钱?”

    “不算油耗和人工,光苗子就两万块。”敖明涛愤愤的说道,“玛德,被坑了两万块啊!”

    敖沐阳笑道:“这样,你们转手卖给我吧,两万块我掏了。”

    一听这话,船上几个人都有点懵圈。

    敖志兵下意识的劝说道:“东家,你要这东西干嘛?这样的海蛐没法吃,你养了也卖不了几个钱。”

    二灯跟着点头道:“对呀,卖给你不是坑你了?”

    敖沐阳道:“谁让我是村长,对吧?总得帮助村民排忧解难吧?行了,转手给我吧,要是你们舍不得那也可以自己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