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96.龙涎香啊(5)
    就像核潜艇横行水下,又像鲲鹏搅动风云,抹香鲸这一动弹,海水顿时化为激流,水面之下轰然混乱。

    面对这样的激流,敖沐阳无法维持身体平衡,他索性也不管了,随波逐流,爱咋滴就咋滴吧。

    老虎受惊,立马一个仰头向海面冲去。

    抹香鲸没有管它,它调转脑袋后立马张开嘴吸取海水,一大堆海水连同金滴一起进入了它的嘴巴中。

    老虎傻愣愣的漂在上方海域看着这一幕,它很着急,很无奈,很愤怒,以往要是其他海鱼敢让它出现这样的情绪,那没说的,一口吞!

    现在可不行了,身下那家伙比自己可是大好几号,而且张开的嘴巴里牙齿也比自己的长好几倍,它要是主动挑衅,那下场十有八九是送人头给人家做零食了。

    小不忍则卖大萌,老虎游向敖沐阳将他拱走,跟拱球一般,脑袋一顶一顶,将乱流中的他给拱了出来。

    它做出这样的动作是在撒娇,当然因为个头所限,虎鲸撒娇的动作跟有福将军元首它们不太一样。

    还好敖沐阳抗击打能力比较强,否则换个普通人让它这么撞,等着骨断筋折吧!

    对普通人来说这叫卖萌?这叫谋杀!

    敖沐阳明白它的意思,老虎在生气自己的金滴被抹香鲸给抢走的事。

    可老敖摊开手表示没办法,你让我怎么办?我去帮你批评它?不不不,可别,我也不想被吃掉。

    再次给老虎金滴他就聪明了,等老虎张开嘴他把手塞进去,他快速放出金滴老虎快速吸收金滴。

    虽然有金滴吃,可老虎还是委屈,现在的处境给它的感觉就是:自己是明媒正娶的大妇啊,怎么跟老公亲热一下好像偷情呢?

    它转过身看着虎视眈眈在一旁的抹香鲸,内心一片哀怨,它有预感,以后自己吃金滴将没那么容易。

    敖沐阳用金滴将它们带走远离渔场,然后给岛上发了信号,岛上派船将他接了回去。

    开船的敖千莱神神秘秘的说道:“阳子,这海里有大鱼。”

    敖沐阳苦笑道:“嗯,一条抹香鲸,你看到了?”

    敖千莱一瞪眼道:“啥抹香鲸?我说的是金枪鱼!”

    敖沐阳明白了,他这是刚发现渔场养着两条蓝鳍金枪鱼呢。

    不过金枪鱼也算大鱼?敖沐阳嗤之以鼻,他真想将抹香鲸弄上来让这乡下人开开眼界,让他知道什么是大鱼。

    这样他又想到了一些新闻里介绍的中东土豪,养狮子养鳄鱼算什么牛逼的?老子养了虎鲸!不光养了虎鲸,还养了抹香鲸!

    他回到岛上后,敖明涛一行人已经忙活了好半晌,半数藤壶种苗被放入了海里。

    因为生长周期已经进入攀附期,藤壶种苗们落入海里后纷纷靠向岸边,在礁石上寻找着合适的生存地。

    不多会,起码有几千个小藤壶找到合适的地方停靠上去,密密麻麻,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能吓得晕过去。

    见此敖沐阳招手:“行了,先别忙活了,上来休息休息,千莱叔岛上有茶水没有?给大家弄个凉茶。”

    “没有茶水,有西瓜。”

    “那就切西瓜给大伙吃。”

    几个渔民脱掉衣服耷拉在肩膀上走上岛来,他们第一次来到砖头岛,对敖沐阳承包的这个渔场很是好奇,就绕着小岛转悠起来。

    砖头岛说小也不小,步行绕岛一圈得大半个小时。

    岛上没有多少树木绿植,也没有特意收拾过,所以没什么可看的,不过出于新奇感,敖明涛一行还是转悠了好一会。

    天气热,众人逐渐返程,回来后二灯一脸羡慕的说道:“村长你真是发财了,不过你胆子太大了,那么大一块龙涎香你就放在外面?”

    听了他的前半句话敖沐阳正要自谦,结果听了后半句话他愣了:“什么?龙涎香?你在哪里看到的?”

    二灯指着身后一块突起的礁石道:“你在那里晒的那东西不是龙涎香?我看着像啊!”

    敖沐阳甚至不知道那礁石上晒了什么东西!

    不过龙涎香是什么他却很清楚,这是一种特别珍贵的香料。

    他手上戴的白楠串也是特别珍贵的香料,号称香王,龙涎香的珍贵程度不差于奇楠,而且无独有偶,奇楠之中最珍贵者为白奇楠,龙涎香之中最珍贵者则是白龙涎香。

    自古以来龙涎香就作为高级的香料使用,古代很长一段时间,它都是各国王室和贵族专用香料,欧洲皇室将龙涎香磨成极细的粉末溶解在酒精中,配成龙涎香溶液做香水,中国皇室则喜欢燃烧干燥龙涎香。

    看着二灯指示的方向,敖沐阳正要说这是不是敖千莱夫妇晒的东西,然后他忽然想到了龙涎香的来历,忽然明白了二灯说的是什么!

    龙涎香啊!

    古代人说龙涎香是龙吐出的口水凝固所化,所以有了这名字,但现代研究发现它们其实是抹香鲸的分泌物。

    抹香鲸喜欢吃鱿鱼章鱼这些软体动物,可鱿鱼、章鱼有坚硬的喙骨,抹香鲸无法将之消化,它们会在肠道内与分泌物结成固体,这就是龙涎香的初始状态。

    但这时候的东西还算不上龙涎香,它们需要被抹香鲸吐出,在海洋中经过多年风吹日晒、水泡石磨,最终才成为龙涎香。

    可以说,龙涎香的成型具有偶然性,它们也是饱经磨难才能面世,经历极具传奇色彩,当然,正是如此才让它变得珍贵而稀缺。

    想到龙涎香的资料,敖沐阳进一步回忆,根据资料介绍,刚吐出的龙涎香黑而软,气味难闻。

    这点很符合抹香鲸当日吐出那一团东西的特征,当时敖沐阳看到后没有多想,他还以为是什么脏东西,结果那是刚吐出的龙涎香!

    还好,错打错中,他那会不知道抹香鲸吐出了什么,怕有抹香鲸自己的味道会吸引它留在渔场周边海域,特意将之带上了岸。

    带上岸后他谁也没说,就当垃圾随手扔在了一块礁石上,具体位置他忘记了,但貌似就是二灯所指示的方向。

    心里思考着,他快步走向那礁石,然后一块足有磨盘大小的灰黑色凝固物出现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