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97.母老虎(1/5)
    ps:弹壳外出有点事,耽误更新了,抱歉抱歉@@@@

    相比当日,这块‘龙涎香’已经有了大变化。

    当时敖沐阳之所以没有多想,是因为它看起来黏糊糊、油乎乎,像是未凝固的蜡块。

    如今,蜡块凝固起来了。

    这会龙涎香凝固成了一团,它外表为浅黑色,材质独特,有些像是石头混合了琥珀,也有些像是木块,入手触感独特,粗糙而沉重。

    当时敖沐阳将这东西带上岸的时候,清晰的嗅到了它所散发的腥臭味道,可这会味道也变了,有一股很淡的香气出现在周围。

    嗅到这股香味,敖沐阳觉得又不大对劲。

    根据研究资料所介绍,龙涎香必须得长期经阳光、空气和海水的作用后才会变硬,然后逐渐褪色散发出香气。

    可这块龙涎香才出现多久?不过才十多天,虽然每天都有海浪拍打、海风吹拂,可它变化也太快了吧?

    岛上有网络,敖沐阳快速用手机查询了一下相关资料。

    他的记忆没有出差错,排入海中的龙涎香起初为浅黑色,在海水的作用下,渐渐地变为灰色、浅灰色,最后成为白色,但到了这一步得有至少百年时间。

    不过资料介绍未必绝对准确,因为关于龙涎香的研究太少了,这玩意儿丰产年也不过一年发现五六百公斤,随着抹香鲸被捕杀和生存环境改变导致数量减少,龙涎香的出产也越来越少。

    他在这里看手机,其他人围在周边看龙涎香,议论纷纷:

    “卧槽这是龙涎香?开眼界了啊,头一次看到这玩意儿。”

    “哥你确定这是龙涎香?我怎么没闻见香味?”

    “你鼻子不好使,这就是龙涎香,我闻见香味了,而且我给省海洋大学的科研船当过水手,那会船上就有一块用于搞研究的龙涎香,绝对是这样!”

    看着二灯一脸笃定,其他人露出羡慕之色:“这么大一块龙涎香啊,那不得几百万?”

    “几百万?哼哼,没有一千万绝对不可能!”

    “也不能这么说,其实这会的龙涎香不值钱,你们看它的颜色,龙涎香颜色越淡越珍贵,这东西颜色太深了,香味也没有出来,它诞生时间太短了。”二灯对龙涎香确实有了解,说的都是内行话。

    不过这终究是一块龙涎香,终究是一个珍宝。

    确切来说,敖沐阳还不能确定它的身份,毕竟这需要专业人士来鉴定。

    可是,根据他查到的资料和二灯的说法,加上他见过这东西的诞生过程,基本也可以确定它就是龙涎香了。

    敖沐阳心里颇为兴奋,原来抹香鲸也不光是大胃王,它们还是能创造经济价值的。

    他将这块龙涎香搬了起来,重量很沉,几十公斤肯定是有的。

    想到之前查到资料里说的龙涎香和黄金基本价值相等,老敖心里很喜悦,他感觉自己抱着一块黄金。

    其他人也这么感觉,几个人眼睛都放光了,敖明涛嘿嘿笑道:“村长,那啥,这东西是不是见者有份?我们能不能分到点?”

    二灯倒是个耿直人,他摆手道:“涛啊,这没用,这东西现在不值钱,得需要海水几十年的浸泡打磨后才有价值,你是想给你孙子要一块?”

    听了这话,胡明涛顿时失望:“我连儿子这还没有呢。”

    见者有份是半真半假的玩笑话,大家对龙涎香很动心,可是敖沐阳什么脾气他们了解,从敖沐阳手里要走龙涎香那就是虎口夺食。

    敖沐阳自然不会随便分出龙涎香,不过他该给二灯一些感谢费,如果不是二灯慧眼识货,这块龙涎香会被他当做垃圾扔掉。

    收拾起龙涎香,他私底下拍了拍二灯的肩膀说道:“这东西我得鉴定一下,如果能卖掉那我分你五分之一的钱。”

    二灯搓着手笑道:“嘿嘿,村长,不用不用,这怎么好意思?”

    敖沐阳很坦诚的说道:“这事听我的就行了,实际上不是你认出它是龙涎香,我还真不知道它是什么。”

    这件事成了一个谈资,渔民们一边吃着冰镇西瓜一边讨论起来。

    敖千莱听说这东西是价值连城的龙涎香,顿时瞪大了眼睛:“啊?我还以为是鲸鱼大便呢,哎呀呀,早知道我把它收拾起来啊,阳子一开始没重视那东西!”

    金慧子推了他一把,给了他一个嗔怒的眼神让他闭嘴。

    有些话不能说,不过敖千莱智商不够,所以他说出这种话也不算什么。

    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贪念。

    休息过后,渔民们继续忙活,敖沐阳则摸着下巴开始琢磨龙涎香这回事。

    抹香鲸留在了这片海域,等于被他养起来了,既然抹香鲸吃掉乌贼鱿鱼之类的东西可以制造龙涎香,它们又喜欢吃这东西,那不如自己以后就用乌贼等软体动物喂养它。

    他觉得这是可行的,抹香鲸最爱的食物是软体动物,吃了软体动物它们可以生产抹香鲸,这怎么看都是个双赢的活儿。

    当然,这不太容易,因为龙涎香的原材料来自大型乌贼和章鱼口中的角质颚和舌齿,小个头乌贼和章鱼的角质颚和舌齿太软,还是会被消化掉。

    他正琢磨着这件事,手机响了起来。

    敖沐阳一看电话是姜晓玉打来的,就问道:“嫂子,怎么了?”

    姜晓玉火急火燎的问道:“村长,你在哪里呢?村里有事,就是秀才之前不是要娶镇上包老虎家的闺女没娶吗?他们家这会来闹呢,你说怎么办?”

    这件事在预料之内,包玉腾一家除了她父亲外,其他的可都不是吃干饭的,结婚这件事上他们等于被敖文昌摆了一道,虽然责任在他们,但以他们家人的脾气肯定要闹一闹。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敖沐阳轻松的说道:“他们不嫌丢人就让他们闹腾呗,让村里人别管。”

    姜晓玉道:“不管不行啊,他们来了二十多号人哩,现在把秀才家的门都给砸碎了,说是要打死秀才!”

    一听这话,敖沐阳火气上来了:“草,欺负咱们村里没人还是怎么着?我在渔场,你带人过去跟他们对峙,我这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