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98.热闹了(2)
    傍晚,龙头村热闹无比。

    敖文昌家门前小巷子挤满了人,二十多个男人女人在门口撒泼骂街,村里人堵在门口阻拦他们,一些游客则嗑瓜子、吃花生,在巷子口津津有味看热闹。

    看到这一幕,敖沐阳脸色阴沉下来。

    他一直在布局发展村里的旅游业,这是村子腾飞的唯一路子,为此他付出了很多,绝对不允许有人影响这个布局。

    包家人来闹事大大影响了村子的形象,这点他不能忍。

    他推开人群走进去,包家来的一个汉子看到他往里挤顿时瞪眼骂道:“草拟吗,挤尼玛了隔壁……”

    敖沐阳一把抓住他脖子,挥手就是两巴掌:“啪啪!”

    怒急之下,他这两巴掌可是逆转金丹甩出去的,那跟熊掌差不多,两巴掌上去那汉子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了起来,跟吹气似的。

    敖沐阳松手将他推开,汉子嘴巴一张,几颗带着血的牙齿被他吐了出来。

    见他动手,其他人顿时抓狂了:“草你吗敢动手打人!”

    “给我打死这狗币养的!”

    “草拟吗草拟吗草拟吗啊啊!”

    敖沐阳握拳要出击,但用不着他动手,钟苍从后面闪了出来。

    冲他而来的汉子就是来送人头的,钟苍拿出了专业格斗的架势,鞭腿勾拳、侧踢横踹,一条又一条汉子被他一拳又一拳撂翻在地,那惨烈的架势跟屠夫杀鸡似的。

    绝对的实力差距让包家人冷静下来,一群老娘们跳着脚骂他,可却没人再敢上来动手了。

    看热闹的游客眼睛亮了,纷纷叫好:

    “牛逼,拳王啊!”“高手在民间,传武有希望了!”“谁录下来了?这哥们动手也太利索了,厉害!”

    敖沐阳走到门口问姜晓玉:“报警了没有?”

    姜晓玉愁眉苦脸的说道:“报警了,可派出所一听这个事他们就挂了电话,说他们管不了,这属于民事纠纷。”

    敖沐阳道:“那行,派出所不管咱们村里管。”

    山村有山村的规矩,这种事属于宗族之间的矛盾,只要没有发生流血事件,当地派出所确实不管,即使插手也是个和稀泥。

    渔家人彪悍,这种事双方都是寸步不让,警方和稀泥只会得罪双方,时间长了、经历的事多了,当地警方索性不管这种事了。

    敖文昌父子也站在门口,其中敖文昌看起来吃了些亏,脸上有几道抓痕,嘴角被什么东西打破了依然在流血。

    敖沐阳递给他一块纸巾,问道:“文昌,这事怎么搞?”

    敖文昌情绪不错,看起来很是轻松:“让他们闹吧,闹的越大越好,反正丢脸的不是我。咱们村也不丢脸,只要事情能真实的传出去就行,最好上报道,这样还能给咱们村制造点话题,搞点舆论热度呢。”

    听到他这么说,敖沐阳笑了起来:“你倒是心宽。”

    这时候一个穿着旗袍的妇女走来,上来就气势汹汹的说道:“你是这个村的村长?”

    敖沐阳认得她,这就是包玉腾的母亲,结婚当天见过面。

    不等他回答,妇女伸手指点着他说道:“这个事你是村长你看怎么解决,我们闺女的清誉被你们村这个狗草的给毁了,怎么办吧,我闺女现在天天在家以泪洗面,天天要死要活……”

    “那是谁前两天刚去了泰国看人妖呢?我在照片上可没看到泪水。”敖文昌轻蔑的说道。

    说完后他给敖沐阳解释:“我和包玉腾在微信上还是好友,她的动态我都能看到。”

    包母恼羞成怒,伸手又要撕扯他:“草拟吗个狗犊子,你个没卵子的臭比,我女儿被你害死了你知道不?我女儿出国那是去散心,你想把她逼死是不是?”

    敖沐阳一把推开她,反手指着她的脸说道:“要谈事就老老实实的谈事,要打架那咱们别哔哔直接动手,玛戈璧以为老子是善男信女啊?别以为我不打女人,态度给我端正点,你们家住镇上,那金宏你认识吧?金宏他媳妇儿我揍过两次,你要不要去打听一下再来耍横?”

    包母为人是真横,她毫不畏惧,张开嘴就撒泼:“我打听什么?你能打女人感觉骄傲是不是?来啊,打我呀,你有种你打死我,你不打死我你是母狗养……”

    ‘啪!’钟苍一记大巴掌抽了上去,那叫一个带劲。

    包母跟陀螺似的,被抽的硬生生原地转了一圈。

    世界顿时安静了,包母被打懵了,一时之间蹲在地上没有反应。

    钟苍满脸无辜的对着众人说道:“她自己要求的,她刚才跟我说让我打她,我喜欢助人为乐,她有这要求那我就这么干。”

    包家的男人红了眼,可钟苍刚才揍过他们,他们知道这男人的厉害,只敢生气不敢动手。

    倒是被传为软性子的包父冲了上来,他挥拳吼道:“你打我媳妇,你不能打我媳妇!”

    钟苍一甩手将他推开,敖沐阳冷笑道:“怎么,就准你媳妇骂人打人,不准别人打你媳妇?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再说,没听我哥说吗,是你媳妇儿主动要求挨打的。”

    包父护住包母瞪眼道:“该谈事就谈事,别打人了!”

    敖沐阳道:“好啊,我也不想打人,那咱们谈事吧。”

    包母不识好歹,一把推开丈夫骂道:“丢人现眼,你滚一边去,你个怂蛋,你怕什么怕?打人就打人,我看看谁敢打死我!”

    “我来打死她!”敖千耀提着个铲子扑了上来,满脸怒气:“老婆娘,就是你在里面搞事,要不是你事情能弄成这样?曹你吗啊,我儿子名声都让你给毁了!”

    敖沐阳拦住敖千耀,但敖千耀这次是动了真火气,铲子挥舞着几乎贴着包母下垂的胸铲了下去。

    有人说道:“哎哟幸亏这老婆娘的胸下垂的厉害,要不然今天真要闹出人命了。”

    哄笑声响了起来,不少村里老爷们用暧昧的眼光看向包母胸膛。

    包母跟点燃的爆竹一样几乎要炸了,她呲牙咧嘴往上冲,钟苍将她推了回去,敖沐阳烦不胜烦道:“既然你们不想解决事,那嫂子你去把村里人都叫过来,一起来看他们家这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