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99.跑啊(3)
    姜晓玉的执行力在村委干部里能排上号,敖沐阳一发话,她立马跑去执行了。

    很快村里大喇叭响起她的声音:“全体村民请注意,全体村民请注意,我是妇女主任姜晓玉,现在来传达村长的命令。外村有人来闹事,村长要求各家各户没事干的人都去看热闹,地点在敖千耀家门口,我再重复一遍……”

    敖沐阳在村里的威信没的说,姜晓玉把他随口说出来的命令传达下去,村里家家户户有人过来了。

    一个又一个,一家又一家,有人家提着扁担斧头,有人家则拎着凳子,很快几十上百个人来到巷子里。

    龙头村怎么说也是个大村,村民随便一号召就有五六百赶来。

    五六百人围着二十来个人,这优势是极具压倒性的。

    被这么多提着武器的人气势汹汹的围着,包家人终于胆寒了。

    一个妇女拉了拉包母的衣服小声道:“嫂子,这个事回头再说吧,咱们先回去吧。”

    包母瞪眼吼道:“回去,事情不解决怎么回去?谈事,咱们来谈事!”

    这会她不耍横了:“敖千耀,我闺女被你们害惨了,你们家必须补偿我们那啥,精神损失费,我不跟你多要,你把彩礼给我送回来,还有说好那套给我闺女的房子……”

    “草!”敖千耀轻蔑的吐了口唾沫。

    包母忍着气道:“这件事你们给我闺女带来了特别恶劣的影响,必须给赔偿,我跟你说敖千耀,我要的算少的了,你给不给?”

    “草!”敖千耀再度吐了口唾沫。

    包母要爆炸了,可形势比人强,裤裆插着刀、不得不缩卵,村里几百号人在这里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不能爆炸。

    事情没得谈,敖千耀家里怎么可能给他们赔钱。

    天色渐晚,有村里人不耐烦,开始偷偷摸摸扔石头吐口水了。

    包家人一看事情不妙,赶紧拉着包母离开。

    他们怕天色黑了以后村里人暴动,几百个人把二十个人打一通,哪怕打死人都找不到凶手,这种事警察没法管,那真是死了也白死。

    一群人骂骂咧咧走出村子,到了村口看到五六个孩子迎面而来。

    包母身边的一个妇**狠的说道:“这些小崽子就是龙头村的,咱们弄不过他们爹娘,还弄不过他们?”

    包父瓮声瓮气的说道:“行了,他婶子,老虎护崽,咱们动了这孩子,还不得把全村都惹了?”

    “吓唬吓唬他们咱就跑。”一个汉子跃跃欲试,他们蛮横惯了,在龙头村吃了瘪很不爽。

    包母瞪了丈夫一眼:“你个怂逼别说话。”

    几个成年人顿时上去围住了少年们,他们第一眼注意到了粉雕玉琢的朱朱,顿时起了坏心思:“嘿,小丫头片子挺俊呀,给你脸上烫个烟疤还俊不俊?”

    敖小牛护住朱朱怒吼道:“你们干嘛的?一边去!”

    一个汉子抬脚踢了上去,敖小牛性子彪悍,二话不说冲他扑去,抱住汉子后张开嘴就咬。

    其他孩子可就没这么猛了,敖小米和敖小智脚底抹油赶紧跑:“快走,回去找大人!”

    朱朱跑的慢,一下子被人给抓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削瘦的身影从来路飞奔过来厉声道:“你玛戈璧,大人欺负孩子,不要碧莲了?”

    “滚蛋!”一个青年伸手推向跑来的姑娘。

    姑娘跟泥鳅似的避开他的手,二人贴近她抬脚便踹,目标正是青年双腿之间。

    这一击堪称雷霆万钧,青年没想到对方一个瘦弱姑娘这么狠,他没有防备,被人一脚踢到了裤裆。

    “啊!”一声惨叫,那叫个凄厉!

    其他人大怒想动手,姑娘抬起手臂,一道惨白强光照了上去,这光线很强,此时太阳落山、夜色降临,照在人眼睛上直接会晃花人的眼。

    用强光手电在几个人眼睛上晃了晃,姑娘拉起朱朱道:“快跑!”

    朱朱道:“六妹你打他们呀!”

    六妹一边狂奔一边没好气的说道:“我是呼呼,我是六妹又不是刘胡兰!”

    喘息两声她补充道:“刘胡兰这时候也得跑!”

    剩下一个敖小牛见机行事,他看到朱朱跑了自己也跑,两个汉子想抓住他,结果踹了他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他起来后扬起两把沙子,给两个汉子迷了眼,疼的嗷嗷叫。

    跑回去的敖小米找了大人,村子里响起咆哮声,包家人吓尿了,他们知道欺负人家孩子被抓到的下场,不敢沿着路跑,纷纷钻进路旁的山里去躲避。

    敖沐阳带着村里人出来找了一圈只找到了那两个被眯了眼睛没跑远的汉子,村里人一起动手将两人扭送去了镇上派出所。

    要不是考虑到有游客在村里不能给他们留下村里人好勇斗狠的印象,那敖沐阳至少得把两人揍个半死。

    在龙头村吃瘪之后,包家人倒是害怕了,没有再来找麻烦。

    敖沐阳也无暇注意这家流氓,七月中旬,海洋和渔业局联合海警再度召集起执法队开会,这次会议主题是更换领导班子。

    按照戴宗喜的意思,禁海期保护渔业资源还是得靠渔民们自觉,执法队只是起个监护作用。

    这种情况下,政府官员插手便不太好了,他认为治理渔业治安问题还得渔业人自己,主张将队长、副队长的职位全交给村干部们。

    海警支队政委涂新杰也乐得从这件事里脱身,他们这段时间可是被牵连的不轻,海警可不是光管偷鱼这种事,他们还要打击海上走私呢。

    开会的时候涂新杰满腹怨气:“我们海警干部就不参与咱们执法队的事了,不多插手,我们起个辅助配合作用,接下来我们海警队的工作重点要放到海洋缉私方面。”

    苏金南低声对敖沐阳说道:“这段时间红洋周边的海上走私事件频发,我们这边压力很大,哥们你给我多注意着点,要是发现什么跟我说说。”

    敖沐阳点头:“没问题,不过走私的事还挺猖獗?”

    苏金南叹道:“那是相当猖獗,妈个蛋的,好像走私那边也知道我们在忙着查海洋偷捕的事,这段时间黑市里出现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走私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