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01.装纯呐(5)
    会议结束,工作交接,其他人先行解散,四位新任副队长留在办公室待命。

    涂新杰是之前的第一副书记,他留下跟敖沐阳交接了一些事,当然交接的东西不多,毕竟他对这份工作就没有上心过。

    短暂的工作交接后,涂新杰貌似无意的说道:“小敖,你跟杜坦之什么关系?”

    敖沐阳一愣,交接个执法队的工作怎么跟杜大少扯上关系了。

    他没有将疑问表现出来,而是避重就轻的说道:“一个朋友,之前见过几次。”

    因为家庭背景,杜坦之在红洋高官圈子里必然是炙手可热的红人,他要是标榜出自己是杜坦之救命恩人的身份,必然可以得到一些便利。

    可是他不想这么做,一是这样拿着鸡毛当令箭的行径很low,二是这样会让杜坦之心生厌烦、看轻于他。

    这种情况下他该做的就是故作平淡,将猜疑交给提问者,让涂新杰自己去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样他制作出的高深莫测形象,反而对自己更是有利。

    果然,涂新杰闻言后不置可否的一笑:“不是普通朋友吧?这次执法队换领导班子,杜坦之特意找我和老戴通了口气。”

    具体怎么通气他没说,点到为止,他这么做是想提点一下敖沐阳,告诉他这个第一副队长是怎么来的。

    敖沐阳恍然大悟,难怪他能成为第一副队长,原来杜坦之在这件事上还是给他帮忙了。

    这并没有让他高兴,他救了杜坦之一命等于是让对方欠了自己一个人情,这个人情他不想用在这种为自己谋求职位的事上,他想要的是让对方在帮助村里修山路的事上费心出力。

    不过事已至此,他已经成为了第一副队长,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工作交接完毕,戴宗喜请他们吃了个工作餐。

    吃完饭众人各回各家,他特意留了一下敖沐阳。

    坐在沙发上,戴宗喜笑眯眯的说道:“涂政委跟你交接工作的时候提过杜坦之吧?”

    敖沐阳点头,他以为戴宗喜也是在这点上提点自己。

    结果后面的话题跟杜坦之毫无关系,戴宗喜说道:“好好干,本来其他人的意见是让你做其他副队长,但我觉得你做第一副队长更好。”

    敖沐阳立马道:“谢谢戴局长的爱护……”

    戴宗喜摆摆手:“别来这一套了,我说这个不是想在你面前表功,正儿八经来说,执法队其实是个烂摊子,没人把封海禁海的事真正放在心里,但你不一样,我能看出来,你真的想保护咱们海洋资源。”

    这点倒是实话,近海什么情况敖沐阳在水下纵横的时候一清二楚,再不想办法保护渔业资源,马上近海就要无鱼可捕了。

    “另外你是个年轻人,年轻人总归有闯劲,干起事来有一番热血,”戴宗喜继续说道,“小敖,你在其位可得谋其政,必须得把封海禁捕的政策给贯彻下去!”

    敖沐阳道:“戴局长您放心,我肯定会竭尽全力。”

    戴宗喜拍拍他的肩膀道:“好,海上这块交给你我放心,上次抓捕行动能有收获就是靠你的消息,以后你放开手干,我和涂政委都是你的后盾!”

    他回到村里,敖沐东一行已经得知他成为第一副队长的事,一个个喜笑颜开,跑到他家里嚷嚷着要他请客庆贺。

    小楼人多嘈杂,朱朱拎着钓竿说道:“我不在家里玩了,我出去钓鱼。”

    敖沐阳道:“让将军陪着你,湖边危险,你可得小心。”

    一个小人一条大狗结伴跑出去,朱朱扛着钓竿沿着湖边找寻,不久之后发现了正在钓鱼的六妹。

    见此她大喜招手道:“喂,六妹,我就知道你这时候在钓鱼,一起钓鱼好不好?”

    六妹皱眉瞪了她一眼道:“你喊什么喊呀?好不容易有鱼要上钩了,都被你吓跑了。”

    朱朱脾气很好,听了这话她嘻嘻笑道:“那我不说话了,咱们一起钓鱼,喏,给你我的钓竿,我这个钓竿更容易钓起鱼来。”

    六妹手里的钓竿是用竹竿自制,上下各处无一不透露出简陋寒酸的味道,朱朱拿来的钓竿可是敖沐阳买的豪装版,伸缩碳素竿、18轴离心刹车水滴轮、金属线杯、尼龙鱼线等等,造型优美,一看便知道是好东西。

    瞟了一眼钓竿,六妹撇撇嘴道:“谁要你的钓竿?你一边去。”

    朱朱看了看她的脸色,放下钓竿又从小背包里拿出零食:“我这里有很多吃的,你要不要吃呀?”

    六妹一把推开她的手臂不耐道:“你烦不烦,我不要你的东西,你一边去。”

    朱朱有些委屈了,她怔怔的看了会六妹,收起零食又说道:“我还有……”

    “你有个屁,你是不是有病?”六妹生气道。

    朱朱怯怯的看着她发怒的面孔,然后轻轻点头:“嗯,我心脏不好,我妈妈说是心房和心室打架所以我容易心脏疼,其实我知道我有心脏病。”

    六妹没想到自己的嘲讽得到这么一个回复,她一下子有些愣住了。

    眨了眨眼睛,她无奈的收起鱼竿道:“你有心脏病啊?我还以为你脑子有病,你看起来有点傻啊。”

    朱朱笑道:“我才不傻,我脑子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老师都说我特别聪明。”

    六妹无语了,她翻着白眼道:“你怎么不会听人话呢?我那是嘲笑你。”

    朱朱一愣:“啊,你干嘛嘲笑我?”

    六妹要抓狂了:“你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故意跟我装纯?”

    朱朱看她生气,又露出怯怯的样子,她摇头道:“不是,我明白你的意思啦。可我从小没有朋友,每天除了玩玩具就是跟老师学习,我缺少人际交往,缺乏该有的交际活动,所以我在人情世故上懂的很少,社会阅历更少。我做过一次发育行为学检查,我的智商已经发育到了十三四岁少年的水平,可社会认知度与心理发育只有六七岁孩子……”

    “你说这些我听不懂,你这不是懂的挺多吗?还有,你十一岁了?卧槽我看你个头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你看我才十岁,我比你还高半个头啊!”六妹一脸惊异。

    朱朱无奈的耸耸肩道:“我发育慢呗,别说这些了,我们做朋友好不好?我最喜欢交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