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07.下酒菜(1/5)
    泥螺,又称吐铁,俗称麦螺、梅螺、泥板。

    敖沐阳之前在海下碰到过一些泥螺,他特意捞取做了小菜准备下酒,结果那天他刚收拾完泥螺就被走私团伙给抓去了砖头岛。

    可以说对他的生活而言,泥螺曾经扮演过相当有标志性的角色。

    这种螺在海边常见,世界上仅一种,广泛分布于中国南北沿海,它们在海底生活还是较少,主要栖息于内湾潮间带泥沙滩上,一旦退潮便会出现。

    不用敖沐阳介绍,李继教授知道泥螺啥样子。

    他兴致勃勃的背着手低头看着脚下泥沙,道:“你看,你们这里水质就是好,还有泥螺生活哩,好些地方它都绝种啦。”

    敖沐阳用手抠了抠,拿到一个泥螺,道:“至于吗?泥螺对栖息环境可不算严格啊。”

    安周县一带的外海滩涂地一直有泥螺,根据老敖的记忆,他从小一直在吃这小东西,以至于有些吃腻歪了。

    对于他们这些渔家孩子来说,幼时泥螺犹如农家缸中咸菜,每家每户、每年每日,非常可见。

    就像农家搭配咸菜来喝粥吃馒头一样,当地人每每到了缺少蔬菜的季节,就会从缸子里舀出来一碗泥螺,它可以用酒和盐腌制,很是入味,适合下饭。

    另外,泥螺比咸菜有点更好那就是可以下酒,以前这可是冷盘八珍之一!

    说着话他便找到了两枚泥螺,这玩意儿0壳子呈现卵圆形,看起来很薄,似乎用手轻轻一捏就能捏碎。

    螺壳是青色和白色,壳口很大,壳面有细密的环纹和纵纹,和一般的螺类不同,泥螺的身体不能完全缩入壳内。

    这样,当敖沐阳捕捉到泥螺的时候,它们的身体在壳外努力扭动,不像其他螺类那样受惊后会缩进螺壳。

    他拿起来给李继看,李继笑着点点头:“嗯,是熟悉的样子。”

    接着这话他又说道:“你看你们这里的泥螺,它们长得很肥硕,红洋有些地方的泥螺瘦巴巴的,那就是因为大的都被抓走了。”

    “很多人抓吗?”说话之间,敖沐阳又找到了两个泥螺。

    寻找泥螺很简单,它们匍匐爬行的时候,会用头盘、足掘起的泥沙和自身分泌的黏液混合,然后覆盖于身体表面,形似一堆泥沙。

    这在自然学中叫拟态保护作用,前天敖沐阳刚学到的这个专业名词。

    不过这招可以骗过泥螺在海洋中的天敌,却骗不过人类,反而成了一种标志性的特征,更容易被人类发现。

    李继叹道:“是啊,很多人抓呢,他们简直是见螺眼红,许多人自己做小眼拖网,就用纱窗网来做这样的网子,一网下去能把泥螺的祖孙三代全捞出来。还有人使用化学武器,把碳胺化肥撒在滩涂上,这对泥螺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听他说着,敖沐阳都想打冷颤。

    根据新闻报道和所见所谓,敖沐阳知道现在人们对海洋资源展开了灭绝性捕捞,可没想到这么灭绝!

    泥螺价值不大,毕竟它是区域性美食,不太好储存、不太好运输,除了沿海一带其他地方不怎么喜欢吃。

    即使如此,它都被用这样的手段来捕捞了,那对于一些有价值的海洋生物,贪心的人类又会开发出什么手段?

    幸好,龙头村一带比较封闭,村民们虽然想赚钱,可没有乱动歪脑筋。

    没有被金钱风暴洗礼过的渔民们还算老实,依然恪守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一些对待海洋的原则。

    敖沐阳接下来要面对的难题就是这个,他不光要带领村民致富,还要保证他们恪守本心,不忘初衷。

    海风徐徐吹拂,因为没有云彩遮挡,这样固然显得天空更是湛蓝,可也显得更热了,阳光毫无遮掩的洒下来,射在人身上如一支支火箭。

    游客们纷纷撑起遮阳伞在海边逛游,这样反而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滩涂上的资源:游客们的一部分精力用在撑伞上了,没法全神贯注寻找海鲜水产。

    敖沐阳不在乎天热,他用手划拉了几下子便找到了一小把的泥螺,扔到挂在腰上的网兜中,弯下腰继续忙活。

    李继上了年纪,弯腰时间长了会腰疼。

    他一脸羡慕的看着敖沐阳,敖沐阳一脸羡慕的看着小学生。

    朱朱混迹在学生群中,她因为患病原因长得慢、个头小,混在一群六七八岁的孩童中不见异常。

    孩子们根本不怕炽热阳光,一个个跟脱缰的野兔子似的在沙滩上撒欢,那种活力让每个成年人羡慕不已。

    女王忽然展翼飞来,有游客看到后惊呼:“好大的老鹰啊!”

    “老鹰抓着什么?一条鱼!这就是鱼鹰吗?”

    “胡扯,鱼鹰是鸬鹚,这是海雕吧?”

    女王飞到敖沐阳头顶松开爪子,一条肥肥的马鲛鱼落在了地上,这条可怜的马鲛鱼估计是趁着退潮想到海面来觅食,结果被抓了出来。

    拎起这条还在勉强蹦跶的大鱼,敖沐阳笑道:“李老师,今天中午咱们可有下酒菜了,我给你做个香煎马鲛鱼,下酒绝对够味。”

    李继脸色欣喜:“好啊。”

    女王向远处海域飞去,有游客一直关注、讨论着它:

    “还有人养老鹰?这可是厉害了。”

    “妈妈我也要养老鹰,你别让姥爷养鹦鹉了,咱们养老鹰吧。”

    “哟呵,这海雕去抓什么了?卧槽一条海蛇!”

    “快去一边,躲开,所有海蛇都有毒!”

    女王飞回来,爪子里吊着一条尾巴扁扁、长有一米二三的‘蛇’状生物。

    阳光照在这生物身上,银光闪闪!

    敖沐阳打眼仔细看,然后笑了:“什么海蛇啊,这是一条带鱼。”

    在海滩上转悠到十点钟,敖沐阳和李继回家,接下来就要迎来一天中的高温时刻,这时候不适合再呆在海滩上了。

    两个半小时,两人找到了一网兜的泥螺,如果两人吃的话够吃一个周。

    毕竟,这玩意儿是下酒菜不是主菜。

    主菜是鲜带鱼和马鲛鱼,敖沐阳拎着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些好奇游客:“哇塞,带鱼还能活着出水?它们不是生活在深海吗?不是说它们一旦出水就因为水压变化而死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