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08.构想(2)
    针对游客的疑问,李继笑眯眯的解释起来:“你们这是经验之谈,也是常规之谈,普通情况下,带鱼和马鲛鱼被捕捞出来,确实会因为水压变化而死掉,因为带鱼和马鲛鱼的捕捞主要靠拖网从海洋中层水域来捕捞。”

    “但是,它们也会自己浮到海面,这时候它们是自己调整身体压力浮上来的,即使出水也不会立即死亡。”

    “当然了,这两种鱼和大黄鱼一样,一旦出水活性很差,很容易死掉,所以咱们在市场看到的就是死鱼……”

    敖沐阳恭维道:“李老师,专业啊!”

    听他这么说,李继误会了:“呵呵,不好意思小敖村长,我又犯了老毛病,老是好为人师。”

    敖沐阳赶紧摆手:“哎呀,李老师你可误会我了,我不是讽刺你,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好习惯。其实吧,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请您给我们村的孩子搞个讲座,他们还没有听大城市里的专家教授讲过课呢。”

    李继痛快一挥手,他笑道:“这没问题,我很乐意。”

    敖沐阳给鹿执紫一说,鹿执紫很高兴。

    李继能给孩子教导什么知识先不说,光这种经历就很有意思了,城里的孩子偶尔可以听爱国主义讲座、安全教育讲座,乡下孩子可没有这样的机会。

    中午,鹿执紫带了学生们捞的一些海螺过来。

    学校的孩子赶海是一把好手,成年人都比不过他们,他们没有捉泥螺,认为这没意思,他们纷纷寻找诸如扇贝、海蛎子、大虾蟹等水产,认为找这些东西才有意义。

    鹿执紫就带来了这些东西,正好泥螺没法当天吃,敖沐阳先放任它们吐出泥沙,然后将鹿执紫带来的东西处理了一番。

    夏天,他院子里一天到晚撑着烤炉,这样他就把海水产混合在一起放到托盘里来了个干烤。

    新鲜带鱼被他做了油煎,马鲛鱼则做了个清炖,都没怎么加调味料,专门吃它们的鲜味。

    鹿执紫还带来了酒,正儿八经的茅台。

    敖沐阳笑道:“哟,你这从哪里找来的好酒?平时怎么不给我呀?”

    鹿执紫晃了晃酒瓶道:“我同学给我捎来的,他老家在茅台镇,这可是五年陈酿,要不是李老师来,我可不会轻易拿出来。”

    李继呵呵笑道:“小鹿老师嘴巴真甜,过来之前是喝了蜂蜜水吗?”

    今天天热,在海边还有些海风,到了院子里被院墙阻碍,这样海风便吹不进来了。

    敖沐阳炸完带鱼递给鹿执紫,示意他们进屋:“去开空调,在这外面热的受不了。”

    李继倒是不怕热,一边摇蒲扇一边笑道:“守着海洋这个天然大空调,干嘛还去屋子里吹冷风?我看你楼顶是平的,你收拾一下,再上门加一个防晒网和遮阳伞,那不就是最好的吃饭地?”

    敖沐阳抬头看了看,这倒是,他一直没有收拾楼顶,其实楼顶可以做个室外餐厅。

    鹿执紫道:“那楼顶得处理,要不然光是水泥地散热就受不了。”

    李继道:“这个简单,用电动防晒网配隔热层,从上面将整个楼层给盖住,对不对?阳光照不下来了,水泥屋顶也热不到哪里去。而且你要是到了晚上想吹着海风看看星星月亮,那简单,遥控器摁一下,防晒网就自己拉开了。”

    敖沐阳笑道:“还有这么先进的东西?”

    李继以为这是在笑他,就端正脸色道:“哎,这算什么先进?我们有个仿生实验室的夜幕就是用这个做的,你要是想买,我给你联系老板。不过价钱不便宜,一平米得上千块呢。”

    这价格敖沐阳能接受,他现在不缺钱,缺的是一个换钱的渠道。

    太监藏宝他随时可以取出,可是取出后怎么处理掉这就比较费劲了,他是良民,没有相关经验。

    藏宝洞里那些金银首饰,他肯定不能拿到明面上,否则那就是国家东西了,他得想办法找个黑市去处理。

    刚出海的鱼就是鲜美,敖沐阳喝了一口清炖马鲛鱼的鱼汤,鲜味十足,里面只放了简单的佐料,比如八角、胡椒和韭菜,但味道已经很棒。

    油煎带鱼也是美味可口,这鱼肉不是很厚实,可滋味很足。

    李继喜欢吃炸鱼,一口一口抹着吃的开心:“嘿,好吃,我在市里买的那些带鱼呀,看着好看,肉厚实、个头大,但滋味那是差远了。”

    吃过午饭,鹿执紫主动收拾餐桌。

    老教授显然是君子远庖厨那种,绝对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吃完饭便背着手去午睡了。

    不过他也知道敖沐阳和鹿执紫不是服务员也不是他家人,没有伺候他的责任,所以特意解释道:“我回去做个课件,给娃娃们上课可得好好准备。”

    鹿执紫好说话,笑道:“好的,麻烦李老师啦。”

    李继摆摆手道:“授业解惑乃师者本职,不麻烦不麻烦。”

    他刚上楼没一会,门口响起将军有气无力的叫唤声:“汪儿汪儿汪儿。”

    敖沐阳翻白眼,天气热了,将军看门都不正儿八经的了,它尽全力节省力气,有陌生人上门叫唤声音变得很小,只要通知到敖沐阳就行了,现在它不是看门狗,而是门铃狗。

    “敖队长在家里吗?”一个浑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比将军的叫声可响亮多了。

    敖沐阳擦着手出门:“在家在家,请进。”

    他出门一看,上门的是个村干部,名叫付国政,是前滩镇后楼门村的村支书,他属于执法队,所以尊称敖沐阳为敖队长。

    敖沐阳道:“付支书呀,你可是稀客,快请进。”

    付国政手里提着东西,这让他很好奇,难道自己从政生涯中第一次收礼就是今天了吗?

    进屋的时候付国政打量小楼,啧啧称叹:“这整的可真好,敖队长,你这是在乡下修了个别墅呀,这可比在城里住还带劲。”

    敖沐阳笑道:“这什么别墅,就是乡间小院。”

    付国政道:“敖队长你这是客气了,你这楼修的漂亮,就是养的狗不行,应该养大狼狗和藏獒啥的,刚才我听见你的狗叫唤起来没劲,那是个狗崽子吗?”

    正躺在墙角、肚皮朝天、四脚朝上装死的将军立马翻过身来,你才是狗崽子,老子这么威猛你是瞎了眼看不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