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11.方子(5)
    女王业务娴熟,表现威猛!

    一条条海蛇被它抓了回来,虎头海雕拥有出众的视力,这点和她的近亲白头海雕和金雕很像,它可以飞在百米高空,清晰看到水里一条巴掌大小的海鲫。

    海蛇的个头比海鲫可大多了,付国政将它们好吃好喝伺候的舒舒服服,一个个那叫个肥头大耳,它们身躯圆滚滚、胖乎乎,很容易发现。

    其实看着被抓回来的海蛇,敖沐阳觉得付国政不必过于担心。

    这些海蛇被驯化的太厉害,它们已经少见野性,习惯了人工饲喂之后,它们很难在野外捕猎生存,即使不被抓回来,它们也活不了多久。

    只要海蛇浮出水面,女王立马就能对它们进行抓捕,高空俯瞰能控制的区域面积很大,海蛇的活动区域被它完全监控起来。

    而海蛇需要频频浮出水面,它们属于爬行动物,依然靠肺呼吸,要么贴在海面露出鼻子来游动,要么在水里潜上几分钟十几分钟冒头出来呼吸。

    逃跑的终究不是野生海蛇,它们没有离开这片海域多远,随着女王一次次出击,它们一条条落网。

    五十五条海蛇,这数量可是够多、工程量可是够大。

    敖沐阳让女王休息了好几次,这才抓了个差不多。

    付国政很不好意思,期间多次道谢并客气的劝说敖沐阳带女王先回家,休息一夜明天再回来。

    敖沐阳没有这么做,他坚持让女王出击,争取今天落地前将所有的毒蛇给抓回来。

    随着事情进展,他发现自己可能在这件事里有责任。

    女王去抓捕海蛇的空隙,他了解了一下养殖场被破坏的始末。

    养殖场是夜里出问题的,用付国政妻子的话说就是:不知道哪个狗币养的开船开昏了头,一船头给撞了上来,把养殖场撞塌了小半边。

    “肯定是醉驾,他绝对喝晕头了。”妇女气愤的说道。

    敖沐阳觉得这不是船的锅,坍塌的半边养殖场没有船行的痕迹,倒是在一些铁条钢筋上有一些粗糙的鱼皮。

    这种鱼皮他很熟悉,抹香鲸身上的鱼皮就是这样!

    按照他的猜测,应该是抹香鲸来这边了,是抹香鲸不小心撞了他们养蛇场。

    所以,他竭尽全力帮助付国政将逃跑的海蛇抓回来,否则真发生海蛇袭人的恶性事件,即使责任追究不到他头上,他也难以心安。

    女王在这件事上帮了他大忙,他没有让女王白干活,几乎它每捉到五六条毒蛇,敖沐阳就会给它一点金滴。

    正是如此,女王才有充沛的体力反复升降翱翔。

    前后两个半小时,五十四条海蛇被抓了回来,最后还剩下一条。

    但这一条迟迟没有结果,女王不断在空中翱翔,十多分钟后依然没有发现。

    兴高采烈的付国政说道:“算了,敖队长,那一条可能死了或者待在水里不上来,抓到这些就行了。”

    他的妻子嘀咕道:“少的那条是蛇王吧?它能那么容易死掉?”

    付国政瞪了她一眼:“死不掉那它迟早会回来,蛇王跟其他的蛇不一样,它们会守护自己地盘,这养殖场就是它地盘。”

    说完,他笑眯眯的对敖沐阳说道:“敖队长,把你的神雕叫回来吧,是该让它歇歇了,你们今天可是帮了我大忙。”

    敖沐阳也有些疲惫,但依然坚持道:“再找找看吧。”

    付国政断然道:“不找啦,找不到就算了,一条蛇逃跑没事,其实我养殖场偶尔也会逃跑一条蛇,从没出过事,只要不是大群出逃就行。走,今晚在我家喝两盅。”

    敖沐阳摆手道:“这不必了,付支书,你这里要重建养蛇场忙的很呢……”

    “忙啥忙?忙还能不吃饭了?”付国政笑道,“来吧,敖队长,你做领导的得和群众打成一片,怎么能打成一片?这就靠酒桌了。”

    他的妻子也热情挽留道:“敖队长,你可得留下吃顿饭,尝尝俺们自家出产的蛇肉,这海蛇没有寄生虫,味道可棒的很。”

    “对对对,我今晚给你宰条蛇下酒。”付国政又挽起了袖子。

    见此,一堆海蛇待在笼子里瑟瑟发抖。

    夫妻两人太热情,敖沐阳实在走不了,只好留下吃这顿饭。

    妻子去下厨,付国政拉着敖沐阳去喝凉茶。

    他们家的凉茶带着丝丝中药味,喝在嘴里起初有点发酸,但酸味之后嘴里弥漫着甜味,经久不绝。

    敖沐阳看着凉茶道:“哟,这茶好喝,你自己弄的配方吧?”

    付国政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方子,不过我稍微做了个改进,加了一味滇橄榄。”

    敖沐阳竖起大拇指道:“你是个能人。”

    付国政低调的说道:“不不不,跟敖队长你比起来我不行,对了敖队长你要是喜欢这凉茶,我给你配方,你回去自己熬。”

    敖沐阳摇头道:“心意领了,我不能这么做,这可是你家的秘方呀。”

    付国政笑道:“什么秘方,哈哈,其实这方子公布于众也没事,很普通,就是最后加这一味滇橄榄有点说法,这东西得靠我自己炮制,哈哈,所以我把方子给你,我不帮你炮制滇橄榄也是没用。”

    敖沐阳也笑,被套路了。

    他这么想却是错了,付国政没这个意思,他进屋拿了张纸,道:“喏,方子在这里,炮制滇橄榄的法子我也写在上面了,你拿去用。”

    “这怎么好意思?”敖沐阳讪笑道。

    付国政一瞪眼:“哎,敖队长你咋跟我这么客气,你今天可是帮我老大的忙了,要不是你啊,我家里可能要出大乱子。对了,那个神雕呢?我给它准备了好吃的鱼,怎么不见了?”

    敖沐阳抬头看了看,找了一会没找到女王的身影。

    不过这常见,女王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

    他估计女王还在找那条漏网之蛇,因为先前他一直给它喂金滴,女王可能为了还有金滴可以吃,就继续努力干活。

    夜幕降临,一道道冷盘热菜端上桌来。

    主菜是蛇肉火锅,海蛇肉晶莹剔透,切成片后如同龙虾肉,上面隐隐带有血丝,颇为美丽。

    付国政招呼道:“尝尝,敖队长,这个现在在咱们红洋开始流行起来了,每年都有不少人来我家买这个招待客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