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17.海里海龟(1/5)
    敖文昌脑子灵活,且受过高等教育,敖沐阳安排他来负责村里的旅游宣传工作和创意建设工作。

    星光海滩就是他推出的一个旅游项目,到了晚上在海边沙滩放上充气软塌和小型水床,供游客消费休息。

    每个软塌和水床前有个小桌子,桌子上放着个小小的渔家灯笼,提供恰到好处的光线,为游客制造出一个独立的暗夜空间。

    这样游客可以躺在沙滩吹海风,可以听涛声,可以赏月观星,相当受欢迎。

    但现在游客的存在影响了海龟上岸产卵的选择,绿海龟很胆小,有任何风吹草动,它们都不会产卵,会一直憋着。

    敖沐阳看到海滩上的星光后,顿时为难了。

    还好这时候李继招手道:“走,海龟没选在这里产卵,跟我来,咱们去礁石海滩。”

    敖沐阳问道:“不是吧,海龟把礁石海滩选作了产卵地?”

    李继点头笑道:“对,那里最安静。”

    礁石海滩确实安静,因为那边沙滩不太细腻,是为了建筑落潮堤而开垦的礁石海区而成,白天或许还有游客在这边,晚上他们会前往星光沙滩。

    今晚月光很亮,雪白的光芒洒下来,如同黎明。

    李继低声道:“现在绿海龟的生存场所也来改到了这边的海域,它们白天就在前面那片海域生活,我看它们咱们这里的海藻很有兴趣。”

    敖沐阳心里一动,难道是吸收金滴后长大的海藻对海龟有强大吸引力?

    因为绿海龟胆小,他们不敢过于靠前,就在海滩一端借着月光往下看。

    相比白天,这时候的海滩上热闹许多。

    绿海龟有着强大的水下生存本领,它们平时很少上岸,李继之前跟敖沐阳说过,这些海龟之所以频频上岸是因为它们身上长得纤维瘤在海水中长期浸泡会产生痛感,它们不得不爬上岸来。

    白天时候,绿海龟们多数在海里,现在夜幕降临,大海龟们爬上了岸来。

    李继小声笑道:“鹿老师你准备一下录像,这些海龟在交配呢。”

    敖沐阳看到了一对海**对着头互相撞击,这让他很是纳闷:“海龟交配这么给力?我以为它们在打架。”

    “哦,这两只就是在打架,雄性海龟会对雌性海龟求爱,如果雌海龟看不上求爰的雄海龟,就会用头对着它,不让它爬上背去。雄海龟会想方设法从旁边绕至雌海龟背后,雌海龟就随机应变,会一直去转身用脑袋顶着对方,时间长了它们互相不耐烦了,就会撞击彼此。”李继介绍道。

    相比离着他们最近这对苦命鸳鸯,远处一对海龟就情投意合多了。

    这对海龟待在海边水中,它们起初像在水面上推磨一样团团转圈,转了一会后,雄海龟就爬到了雌海龟背上,它用前肢爪钩住雌海龟背甲,长长的尾巴向下往前弯曲,李继小声说,它们这就开始啪啪啪了。

    敖沐阳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说道:“卧槽,这海龟个头不大,唧唧不小!”

    鹿执紫害羞了,用脚尖轻轻踢他的小腿肚,这不但不疼,反而有点爽,老敖被她的高跟鞋踢的性致高昂。

    这让老敖有些惴惴不安:我不是个抖?

    李继没有发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他讶然道:“你看到雄海龟的交配器了?”

    敖沐阳指着那个往下耷拉着的老长东西说道:“喏,不就是那个吗?”

    李继脸上的讶然变成哑然,他苦笑道:“你说的那是雄海龟的尾巴,雄海龟的尾巴很长,相当于其体长的一倍,这点与雌海龟迴然有别。”

    鹿执紫忍不住笑了,敖沐阳尴尬的说道:“难怪,我就说这玩意儿也太大了,比我们村以前那头驴还大。”

    女老师笑不出来了,她又用脚尖踢他。

    老李头提到这种话题倒是来了兴趣,他问道:“你们村那驴的家伙什有多大?我年轻下乡养过驴,最大的有这么大……”

    看两人凑到一起开始比划起来,鹿执紫郁闷的不行,她说道:“咱们不是来搞学术科研观察的吗?别浪费时间了,好好观察。”

    老李头不在意的摆摆手:“绿海龟交配本事厉害着呢,能持续三四个小时。”

    敖沐阳惊愕道:“这么猛啊?”

    老李头点头,又赶紧说道:“对外别乱说,现在社会上很多煞笔不懂中医就懂以形补形,让他们知道海龟有这本事,恐怕海龟要被吃到绝种。”

    敖沐阳道:“这个确实,让你说的我都想吃了。”

    李继和鹿执紫一起盯着他,他赶紧摆手道:“开玩笑、开玩笑,阿紫你别看我,我是那种人吗?我自己的够用了。”

    “滚蛋!”鹿执紫抛给他一记白眼。

    老敖尴尬了,灰溜溜的说道:“你拍好录像,咱们这边要申请自然保护区的。”

    鹿执紫沉默了一下,低声道:“你说咱们现在,是不是有点像是那啥,就是偷亏,不是,这是偷拍,我觉得有点压力。”

    敖沐阳道指着海里那两个叠罗汉的海龟道:“它们都没压力,你有什么压力?再说你平时不是经常看将军跟村里母狗乱搞的事吗?性质都一样。”

    鹿执紫道:“哦,也是。”

    这时候李继说道:“小敖村长,你家将军确实精力旺盛啊,我听说今年村里狗的下崽数比去年多了不少?村里人都说是将军的功劳。”

    敖沐阳乐了,道:“将军这是把革命的种子撒到千家万户啊,这小子得亏是条狗,要是个人的话……”

    “你们能不能认真点?”鹿执紫要无语了,她觉得李继那光辉威严的师者形象正在逐渐崩塌。

    观察海龟产卵的事很无聊,他们等了一个多小时,浑身上下被海边蚊子咬了一堆包,也就看到了两对海龟叠罗汉。

    敖沐阳想回家拿一瓶驱蚊喷剂,可考虑到这化工品可能会影响海龟产卵,只好忍着被蚊子叮咬的苦楚继续龟缩在岸上干看。

    李继早有准备,他穿了长袖衣裤,把手脚脖子一缩,就露出一张老脸在外面:“我这张脸历经五六十年的风风雨雨,茧子就长了二尺厚,就不信蚊子能咬透!”

    到了晚上十一点钟,伴随着退潮的浪涛声,一只大海龟缓缓的爬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