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20.古董街(4)
    被朱朱这么一打断,李继也忘了来找敖沐阳的目的。

    过了好一会,敖沐阳准备跟鹿执紫去一趟红洋市了,他们都上了船,李继才又跑回来:“我刚才找你有事。”

    “啥事?”

    “就是我研究过了红洋的九月下旬天气,可能不适合海龟卵的孵化,咱们得想办法。”老教授说道。

    敖沐阳道:“这个可以,我的意见是制造人工温室,这东西也简单,最近我研究来着,咱们给海龟卵孵化地做好标记,然后插进去恒温棒,怎么样?”

    老教授一怔,然后点点头道:“好主意,你想的很周到。”

    敖文昌夫妻两人施施然走上码头,看到敖沐阳后打招呼道:“龙头,你们也准备去红洋?”

    敖沐阳道:“对,我去看看码头市场的摊位,鹿老师去给学校买点东西,你们呢?”

    他们都在敖富贵的铁皮船上,自然都是要去红洋的。

    苏绣绣露出个羞涩笑容,她对敖沐阳和鹿执紫分别点了点头,然后细声细气的说道:“我们去逛逛街。”

    敖沐阳道:“这个不错,就得多去城里逛街,看中什么买什么,千万别给文昌省钱。”

    苏绣绣抿嘴一笑,道:“这次可不会给他省钱,我们要去买很贵的东西。”

    敖文昌接话道:“龙头,你去红洋正好,其实我这次还想找你帮忙来着,绣绣觉得老麻烦你不好……”

    “别废话,说正事,要我帮什么?”敖沐阳直入主题。

    敖文昌嘿嘿一笑,道:“帮忙搞个文玩手串,你不是认识一位古董收藏家吗?能不能请他帮忙介绍个靠谱的店铺?”

    敖沐阳道:“行,我问问,应该没多大问题,你要什么文玩手串?”

    “小叶紫檀吧,”敖文昌说道,“现在咱们县里的道上大哥们流行带紫檀木手串和链子,绣绣的哥哥马上要过生日了,我们想送他一个手串做礼物。”

    这东西敖沐阳不懂,如果买沉香木他还了解一些,小叶紫檀他只听说过,从没接触过。

    开船之后他给程德明打了个电话,结果没打通,语音显示老爷子关机了。

    这真是尴尬了,敖沐阳苦笑道:“你早点跟我说这事就好了,程老板可能坐飞机了,手机打不通。”

    苏绣绣体贴的说道:“没关系,我们去市古玩街看看,我提前做了功课,文昌也联系了一位网上声誉很好的老板,我们去那里看看。”

    鹿执紫说道:“咱们一起去吧,文玩的水很深,多个人多一份保险。”

    这样船靠码头,敖沐阳先去市场看了看村子摊位的海鲜销售情况。

    因为禁海的缘故,海鲜市场没什么好东西,龙头村这边也没有什么大价值海鲜。

    砖头岛的黄花鱼等水产不能出产,敖沐阳都是当野生货来卖的,这会禁海,他们村的摊位要是还往外卖新鲜的野生鱼,那不是找死吗?

    这样摊子上没什么事,敖沐阳查了查账本后便跟敖文昌等人去了古玩街。

    他之前来过一次古玩街,想来捡漏找阴沉木,结果店铺里的所谓珍稀木材都看过了,一样有用的也没有。

    夏日的红洋很热,游客很多,古玩街汇聚了各地游客,很是热闹。

    古玩街的路口有个古色古香的牌坊,敖沐阳往里一看全是人,熙熙攘攘、摩肩擦踵。

    他先去买了冰激凌分给三人,摇头道:“这么多人来抢着上当?”

    当今社会哪有那么多古玩古董流落民间?寻宝节目那么多,即使是山村也有电视,家家户户都通过节目了解了古玩市场,只要家里稍微有点上年纪的东西,都会赶紧拿去做鉴定。

    敖文昌联系的店铺叫‘诚美斋’,这店的位置颇为显眼,他们一下子找到了。

    进去后一位打扮利索的青年接待了他们,听说敖文昌是打电话约过了,他便询问一番后说道:“哦,你们约的是我们诚美斋首席鉴定师傅,稍等哈,我这就把他请出来。”

    没多会,屋子的内门打开,一名半百老人擦着手走了出来,先前那青年就在他身边。

    老人身穿对开襟老布褂子、脚上踩着千层底的老布鞋,斑白头发垂在肩膀上打理的一丝不苟,颔下是一抹花白短须,看起来很有一股高人风范。

    “哪位是我梓潼老弟?”老先生一出来便抢先笑道。

    敖沐阳一愣,紫铜?紫铜老弟?

    敖文昌也纳闷,道:“那个,您是云老先生?我是敖文昌,之前咱们通过电话,这位是不是我约好的云老先生?”

    前面这句话他是对老先生说的,后面的话是问那青年。

    青年点头笑道:“对,这就是我们的首席鉴定师傅云老爷子。”

    敖沐阳道:“老爷子还约了别的客人?”

    老先生笑道:“哈哈,我称呼的就是这位文昌帝君呀,文昌者,功名禄位之神,掌才华文气,他另有称呼为梓潼神,所以我就擅自称呼小友为梓潼老弟。”

    敖沐阳晕了,还有这么玩的?这弯弯绕绕的比他们山路还厉害。

    下意识的,他觉得老头不靠谱。

    可是敖文昌却似乎很吃这一套,听了老头的解释,他顿时露出羞愧之色,道:“晚辈虽然读了不少诗书,可是对咱们传统文化确实涉猎不多,惭愧了。”

    老爷子摆摆手,一身的风轻云淡:“国学没落,我辈之耻,不过这也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没办法没办法呀。”

    两人在一起不文不白的聊了一会,就在敖沐阳听不下去的时候,总算切入了主题。

    老爷子说道:“你在电话里说过,你需要一块上好小叶紫檀来送朋友,我觉得咱们在电话里聊得投机,自知不能辜负你之所托,所以这两天一直在寻觅合适木头。说来也巧,就是今天我家掌柜从朋友处得到这么一块紫檀木,你们来看……”

    他一挥衣袖,高人风范更是明显,敖沐阳本来听了他的话觉得他故弄玄虚不靠谱,可是看他的做派却又觉得确实有点收藏家的味道,因为程德明举手投足也有这样的味道。

    随着云老爷子挥手,旁边的青年立马绕道去柜台里面,从中小心翼翼拿出了一块放在端盘中的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