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21.氛围不对(5)
    木头不大,跟幼童巴掌大小似的,比较厚实,色泽紫红有些地方是深紫色,外表散发油光,放在阳光下一照,光芒顿起。

    看到这块木头,敖文昌便有些兴奋了,道:“云老先生,这就是小叶紫檀?”

    老头抹着颔下胡须笑道:“不错,你自己来鉴赏一下。”

    木头很漂亮,观摩过程确实可以用鉴赏来称呼。

    四人围着木头看,敖沐阳低声问道:“咱们看什么呀?谁懂小叶紫檀?”

    敖文昌搓搓手道:“我大概懂一些,从外观来看,这块木头确实是小叶紫檀,你看它的新剖面是桔红色,外观氧化时间长是紫红至深紫色。可惜咱们没时间,要不也可以在新制作不久的紫檀上贴一块不透明胶布,一周后把胶布撕掉,被胶布遮盖的位置会与周边颜色有明显不同。”

    见四人只是围着木头看,云老先生微微一笑,抬手道:“小友们不必客气,尽管上手、仔细看看。”

    四人轮流拿起木头研究,最后也没什么结果。

    敖文昌索性道:“云老先生,我听说过您的大名,对您的人品非常信任,要不您给我们介绍一下?”

    云老先生顿时大笑:“小友这话让老夫深感荣幸,其实按理说,买卖这文玩得靠买家自己的眼力劲,我们卖家不便多说。但我和小友一见如故,那就多说几句,你们权当做参考,好吧?”

    敖文昌夫妻点头,老头上手拿起了这块木头。

    他说道:“我先说一下,市场上冒充小叶紫檀最多的是非洲大叶紫檀,所以咱们先把这个可能性排除一下。”

    “从外观来说,小叶紫檀紫有花纹,光泽油润,而非洲大叶紫檀则是紫黑一片,没有光泽。这点放到阳光下很清楚,对吧?”

    阳光穿过窗户照在木头上,一股油光在它外表弥漫开来。

    敖沐阳伸出右手摸了摸这块木头,触感很好,阳光也照在了他手腕上的奇楠串上,同样有油光,但很淡很不显眼。

    云老先生继续说道:“小叶紫檀木纹不明显,有的几乎看不出纹理,大叶紫檀则纹理较粗,特别打磨后会有明显木线,这在我们圈子里有个特意称呼,叫做‘棕眼’。”

    “也就是说,大叶紫檀通常纤维较粗,干燥收缩后,会出现由于不同机体收缩度不同所形成的一些间隙,这在我们圈子里俗称为‘牛毛纹’,正是这种牛毛纹的存在导致它价值锐减。”

    说到这里他招招手,小青年又拿出一块木头,这木头颜色比老头手里的小叶紫檀稍微淡一些,外表粗糙无光泽,观感差远了。

    “这就是大叶紫檀,你们看,差距很大吧?这可以排出这块木头不是大叶紫檀了,对吧?”老爷子笑眯眯的说道。

    敖文昌点头:“对。”

    “鉴定小叶紫檀可以通过嗅觉进行,来,大家凑上来,”老头说着用一把小刀从木头上刮了些木粉,“闻一闻。”

    敖沐阳凑上去闻了一下,一股清雅的香味传入鼻子里。

    敖文昌嗅到这股香味后难掩兴奋之情:“对,这就是小叶紫檀的香味。”

    敖沐阳纳闷,你以前闻过小叶紫檀吗?你知道真正的小叶紫檀什么味道?

    云老爷子道:“咱们继续鉴定,还有一个手段是划,小叶紫檀在白砂纸上划过,会有桔黄色的划痕……”

    青年送上来一张纸,老头使劲在上面拉了一下,确实出现了一道划痕。

    “还有‘掂’,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检测办法,要知道这个小叶紫檀呀,它质地细密,你们受过高等教育,知道这样的物品它的比重较大,因此可用手感掂试物件的比重,看其是否达到紫檀木的水平。”

    说着,他又把木头递给几个人。

    这个不用试,先前上手的时候敖沐阳已经发现了,这块木头确实比较重。

    云老爷子说道:“小叶紫檀密度极高,比重大于水,把这木头放入水中,它会很快沉下去。这个肯定没问题,咱们不试了,否则弄的湿漉漉不好看。”

    “另外,将小叶紫檀珠子放入装有酒精的杯子里,会有红色东西呈烟雾状从紫檀木中渗出来,这是紫檀素,同理咱们也不试了,如果你们不信也可以试试,这点我可以打包票……”

    旁边青年说道:“云先生,咱们还是试试吧,切下一点来试试不碍事。”

    云老爷子沉吟了一下点头:“也对,切一点吧。”

    青年拿了一瓶酒精过来倒入透明玻璃杯,他从木头角落上切了一点放进去,随即不久,一股很淡的粉色水雾出现了。

    敖文昌兴奋的点头:“一点没错!”

    云老爷子抿着下颔胡须道:“这自然不会出错,现在市场上假货太多,能得到一块真的小叶紫檀可是很不容易的,另外我们圈子里有句话,叫做十檀九空,你看这块木头,它里面就是带有中空,这可是它的标志性特点。”

    敖文昌感激的说道:“多谢云老先生帮忙,能联系上您真是缘分,真得感谢老天爷保佑。”

    老头笑道:“这确实是缘分,你不知道你运气多好,我们掌柜也是临时碰到了这么一块拆房老料。京城一座老房子拆迁,拆出好些这木料,不过大多数已经被京城的文玩客们抢走了,我们掌柜下手晚,只抢到这么一块。”

    “这块木料存世时间很久了?”苏绣绣下意识的问道。

    老头点点头道:“必然如此,事实上这小叶紫檀是年代越久的陈料越好,能追溯到唐宋时代的更是有极佳品质。而能从那时保留下来的原始木料,必然是拆房老料了,如果放在外面,肯定会被工匠们打磨雕琢。”

    听到这里,鹿执紫略微皱起了眉头,道:“云老先生,我有个疑问,既然小叶紫檀是十檀九空,那么空心的檀木是怎样盖房子的?”

    云老爷子一愣,道:“哦,那房子的主梁不是用小叶紫檀做的,只是用小叶紫檀进行了装饰,这当然没问题。”

    鹿执紫又说道:“但是,根据我国的文物法规定,紫檀等珍稀木材所筑房屋属于国家保护文物,都要上文化遗产名单的,这样的房屋怎么可能被拆掉呢?”

    她连续提出两个问题,现场氛围一时有些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