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22.撸什么撸(1/5)
    云老爷子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他扫了扫鹿执紫一眼,对敖文昌问道:“梓潼老弟,这位是?”

    敖沐阳抢着介绍道:“哦,忘记说了,这是我的律师鹿女士。”

    一听这话,云老爷子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律师小友,难怪提出的问题如此有见解,失敬失敬。”

    说着,他对鹿执紫拱手致意。

    鹿执紫微微鞠躬回应,连称不敢。

    云老爷子抿了口茶水,道:“你说的很对,咱们国家确实有这样的法律和政策,但这个房子虽然是在京城拆的,可它其实是从印度运来的,因为不属于咱们国家文化遗产,所以可以拆掉流入市场。”

    他接着又说道:“这座房子的发现很是巧合,是一位圈内大佬从印度境内一座老旧村庄偶然所见,在我们圈内可是一直传为奇谈呢。”

    “一座普通村庄所见?”鹿执紫反问道。

    老头点头,鹿执紫说道:“可是据我所知,紫檀木和檀香在印度专供王公贵族享用,绝不会流传到民间去呀。而且我们知道,从孔雀王朝开始,印度便实行奴隶制,就算民间真的会有小叶紫檀也统统被贵族掠夺去了,历经这些年,这座房子怎么会保留至今?”

    被她连番提问,老爷子有点不耐了,说道:“这个我不知道,印度面积那么大,境内总有房子藏在深山老林之类的地方,不会被王公贵族发现,这很正常。”

    鹿执紫说道:“可是紫檀是古代印度国宝,在民间知名度非常高,低种姓人民得到后贡献给土王或贵族可以得到很多奖励,反而私自保留会惹祸上身,就像咱们古代中国的官窑瓷器一样。特别是如您所说,这房子有很多紫檀木进行装饰,说明主人是知道它的材质的,这样他为什么还敢私自存留?”

    “可能他就是喜欢紫檀木吧,宁愿冒着杀头的危险来自己观摩鉴赏。”老爷子干巴巴的说道。

    言罢,他似乎觉得这话说服力不强,便又补充道:“你看,咱们国家古代也有很多名人士大夫冒着杀头危险来收藏保留前朝的文宝字画,对吧?”

    鹿执紫道:“对,可是您说了,那些士大夫是收藏前朝的东西。但这些小叶紫檀是用来建了房子并装饰了房子,它就那么暴露在外,难道主人不怕有人看到后去报官吗?”

    云老爷子摆摆手道:“这谁知道呢?或许他就是不怕吧。算了咱们不说这些了,内中隐情我们怎么会知道呢?”

    他把话题转移到了敖文昌身上:“梓潼小友,如若你信不过老夫,你可以去街上找一位文玩行家来帮你鉴定,怎么样?”

    敖沐阳道:“不用去街上找,我给我一个朋友打个电话……”

    “你这位朋友懂小叶紫檀吗?”云老先生问道。

    敖沐阳道:“他是玩收藏的,应该懂一些吧?”

    “红洋玩收藏的朋友,有点资历的我都认识,你的朋友名字是?”

    “程德明。”

    听了这个名字,云老先生的眼角跳了跳,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摆摆手道:“哦,原来是程老弟的朋友呀……”

    青年从柜台里拿出一台手机给老头:“云先生,有人给您打电话。”

    老头道歉,去接了电话,回来后他一脸遗憾的说道:“不好意思了,各位小友,这块木头被我一位老客户给抢先一步订下了,你们恐怕得去别家看看了。”

    敖文昌着急,道:“什么?我们就在这里,他怎么能……”

    苏绣绣拉了他一把,细声细气但不卑不亢的说道:“好的,那多谢云老先生款待,看来这块木头跟我们是有缘无分,我们再去别家瞧瞧吧。”

    出了诚美斋的门,敖文昌道:“绣绣,咱们干嘛把它让出去?”

    “你是不是考公务员考傻了?”苏绣绣没好气的说道,“我可能嫁了个傻子,你看不出来那木头是假货?!”

    敖文昌道:“我不是没脑子,云老先生跟鹿老师的对话确实有问题,可这不证明那木头有问题呀。”

    敖沐阳道:“它就是有问题,所谓的云老先生也有问题,他是什么来头?”

    “红洋数一数二的文玩鉴定师,在奇木方面有很深的造诣……”

    敖沐阳冷笑道:“胡扯去吧,我都把我这个手串亮到他鼻子底下了他都没认出这是什么来,你能说他在奇木方面有很深造诣?”

    当初程德明看到他的手串后,立马看出了门道,而程德明还只是一位收藏家,不是奇木研究专家。

    他们又在古玩街溜达一趟,这时候程德明给敖沐阳回了电话。

    还真让他说着了,程德明先前在飞机上,所以手机关机了,下飞机后发现敖沐阳打了电话,特意给他打了回来。

    听说他们在古玩街,程德明顿时失笑:“你们在骗子一条街干嘛?见识骗术吗?想买小叶紫檀,那等我回了红洋给你们介绍一个靠谱的朋友,整个古玩街没有一个靠谱的!”

    既然如此,他们再留在这里便没有意义了。

    敖沐阳陪同鹿执紫去购买学校用品,小夫妻两人则先去县里一趟,随便带了点东西回娘家。

    他们四人走到街口刚分开,两个汉子忽然推搡了起来:

    “你瞅啥?”

    “瞅你,咋滴?”

    “瞅你麻痹,你再给老子瞅一眼试试!”

    “玛戈璧,你球事真多!”

    短短几句交流,两条大汉开始扭打,先开口的光头汉子一脚踹在穿背心短裤的汉子胸口。

    背心汉子没站稳踉跄着撞到了敖沐阳,他下意识伸手拉住敖沐阳,光头汉子冲过来抬脚又要踢人:“揍你个球怂!”

    敖沐阳刚要躲避,结果那背心汉子似乎确实怂了,抓着他的手臂往他身后去躲藏,这样将他牵扯进了战局。

    光头汉子一脚踹空越发凶狠,他指着敖沐阳道:“麻痹的小白脸滚一边去,你们俩一伙的是不是?”

    敖沐阳一把抓住背心汉子,他盯着光头汉子道:“我跟他不是一伙的,倒是你们两个是一伙的吧?”

    背心汉子一直抓着他的手臂,周围人看过来感觉他像是害怕后往敖沐阳身边躲,其实并非如此,他一上手敖沐阳就感觉到了,这货在抓自己手腕上那串白奇楠手串,他上手就在撸自己的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