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23.俩夯货(2)
    汉子还在装傻:“你说什么?谁跟这球怂一伙的?”

    敖沐阳轻蔑的说道:“玛德,我老家东北滴知道不?别踏马在网上看了两眼黑我们的话就学着瞎哔哔,管你们是不是一伙的,你们刚才学东北腔互相挑事是几个意思?找揍!”

    听了他这一番话两个汉子一愣,光头汉子下意识的说道:“你还挺横啊。”

    背心汉子不知道自己的意图已经被人看破,不过他的手被抓住了,没法往下趁乱撸手串。

    偷窃不成他决定名抢,直接拖着敖沐阳往外面巷子里拉:“来来来,小伙子,咱们好好理论理论,你说话挺要强的啊?”

    “我是你一生要强的爸爸啊,你不知道?”敖沐阳跟着他往前走。

    背心汉子觉得不对劲了,他停下脚步想汇合同伴对付敖沐阳,结果手腕被钳住,硬生生被拖进了巷子。

    看到两人进入小巷,光头汉子眼中凶光闪烁。

    想起白奇楠的价值,一时之间他是坏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急匆匆跟着同伴往巷子里走去。

    他刚进入巷子,一记大脚从后面开了出来,将他跟皮球似的踢了进去。

    大汉惊叫一声,回头一看一个强壮汉子在狞笑着看向自己。

    “你谁?”他厉声叫道。

    之前一直混迹在人群中的钟苍跟了进来,这次敖沐阳来红洋,他怕敖沐阳出意外特意跟着,结果,还真没有白来。

    搓了搓手,他狞笑道:“我是你爸爸的保镖啊。”

    话音落下,他一步上去挥拳就是打。

    光头大汉只有几分蛮力,哪懂搏击技巧,两下就被打翻在地。

    背心汉子的手腕被敖沐阳扣住了,看着同伴挨打他着急了,抬脚想要踹敖沐阳。

    敖沐阳更快的用膝盖顶在他抬起的腿上,然后一把将他推给钟苍:“喏,去跟你伯伯说句话。”

    钟苍飞腿侧踢,背心大汉更是中看不中用,被他一脚踢的撞在了墙上,跟进一记下勾拳后,那汉子顿时抱着肚子只会在那里惨叫了。

    光头大汉也是个怂货,挨揍后他顿时萎靡了,叫道:“对不住兄弟,兄弟对不住啊,我们不是故意装东北人的,我们对东北老铁充满敬意,没有黑你老家……”

    “去尼玛币,我老家是红洋,你敢在这里黑红洋等着被锤死吧。”敖沐阳上来给了他一脚,“玛德,抢劫犯,去坐监吧!”

    钟苍怕光头反抗伤害敖沐阳,上去一把将他揪了起来。

    他把人一拉,在腰上摸到了东西。

    摸出来一看,他们看到了手铐和一个小腰包,腰包里有胶带、有绳子、有现在很罕见的小灵通和一个小本子。

    见此敖沐阳吃惊:“卧槽,怎么不是碰到便衣了吧?”

    钟苍冷笑道:“屁的便衣,咱们是摸到大鱼了,这两个家伙想绑架你!这都是绑匪标配的东西!”

    敖沐阳脸色一阴,他过去提起了背心汉子,道:“想绑架我?你们玩的够大啊。”

    背心汉子很没种,他急忙摇头:“不是不是,我们没打算绑架你,我们是打算绑架杨开泰来着……”

    “闭嘴!”光头大汉厉声叫道。

    敖沐阳更是吃惊:“杨开泰?三羊能源集团的杨开泰?”

    背心汉子不说话了,显然两人之间以光头大汉为主。

    不过要逼他说话很简单,钟苍拿起手铐给他戴上后收了两圈道:“这玩意儿只要卡住血管,那能阻碍血液流通,最多半个小时你的手就开始坏疽坏死……”

    背心汉子顿时吓得跟暴雨中的皮皮虾似的:“别别别,老哥帮我放开,有什么话咱们好商量。”

    “说说你们怎么回事,想绑架杨开泰?”敖沐阳蹲在他面前问道。

    汉子沮丧的说道:“对对,我们是想绑架他来着,我们从老家过来想绑架他,结果一直没有找到人。今天看到你手上带了个奇楠手链,就想装打架从你手上偷走这个手链,我们没想着绑架你啊。”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背心汉子一五一十的说道:“我叫张博来,以前在北原红木厂干活,后来因为赌博被厂子给开除了。我没有了经济来源,就想来红洋绑个有钱人,那是我在赌场认识的个老哥,他叫姚健,因为赌博也没了钱,我们俩起初想来红洋绑架女富豪颜青城……”

    听到这里,敖沐阳心里顿时警惕气啦。

    张博来继续说道:“可是颜青城特别谨慎,随身总是带着一车保镖,我们没法下手。后来我们就换成了绑架杨开泰,结果一直没找到他。”

    敖沐阳摇头:“就你们俩这智商,已经跟绑架这种事绝缘了。”

    姚健竟然还不服气的说道:“我们俩咋不行?我们计划没问题,就是运气不好,碰不上杨开泰。”

    “对呀,我们在网上查了他的车牌号,去他们集团大门守着,正门、后门和偏门都守过了,一直没碰到他的车。”张博来认真的说道。

    钟苍对敖沐阳说道:“我后悔刚才下狠手揍他们了,他们俩是不是被我给打傻了?”

    “不可能。”敖沐阳笑了。

    钟苍摇头道:“那更不该下狠手了,夜踹寡妇门、白天打傻子,这种事太丧天良了。”

    两个汉子一脸便秘的样,他们知道自己被骂了,可此时不敢说话。

    站在巷口的鹿执紫走过来问道:“事怎么处理?外面有人看热闹呢。”

    敖沐阳沉吟一声,又问道:“那个姚健,你以前干嘛的?”

    姚健不说话,张博来主动说道:“健哥干的生意很杂,高利贷、黑市买卖、看场子等等,是道上的大哥。”

    听着他的话,敖沐阳心里一动。

    鹿执紫又问道:“后面怎么办?”

    敖沐阳道:“还能怎么办,将他们交给警察吧。”

    钟苍低声道:“那就是一二傻子,有必要吗?”

    敖沐阳道:“他们终归是犯法了。”

    他打电话报警,警察不太信,还以为他们开玩笑,甚至在电话里威胁敖沐阳,说假报警也是违法的事。

    后面警察来了现场对两人进行了简单审讯,然后表情跟敖沐阳就差不多了,估计他们职业生涯也没怎么碰到这样的憨货。

    敖沐阳三人去做了个口供,然后便可以回家了,这件事跟他们关系不大。

    晚上,敖沐阳独自一人的时候拿出一个手机,然后开机后查看起了通讯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