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24.取宝(3)
    这是姚健的手机,敖沐阳偷偷给藏了起来。

    他不是贪图这手机,而是在张博来的介绍中姚健这人干过黑市买卖,那他应该在黑市认识不少人。

    太监藏宝中很多是黄金、白银,它们不能见光,得从黑市找人来处理。

    敖沐阳去古董街,其实就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处理渠道,结果他在古董街没收获,倒是因为白奇楠误打误撞认识了姚健。

    绑架的事,姚健是主使人,这人肚子里全是坏水,张博来算是倒霉,竟然认识这么个混蛋。

    赌博害人,张博来如果没有陷入赌场,那以他的本事在红木厂好好干还是很有前途的。这汉子眼光很厉害,单单靠看就认出他手腕上是一串白奇楠,这比那所谓云老先生可厉害老些了。

    如他预料的那样,姚健手机通讯录里有很多跟黑市生意相关的人,而且他都做了简单标注,比如:简老板(it巨头),四哥(盗版大亨),老练(走私车之王),娜姐(原子弹不能碰)……

    在这些人里,敖沐阳仔细扒拉了一会,然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个名叫‘鲨鱼哥’的人身上,这个人的备注是‘贵金属大鳄’……

    打开电脑,他找了一个网络手机号然后给鲨鱼哥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响起低沉的声音:“喂,哪位?”

    敖沐阳道:“鲨鱼哥,我手里有一批货你有没有兴趣?”

    “什么货?我不是货车司机,你打错电话了。”对方很是警惕。

    敖沐阳道:“鲨鱼哥先别急着挂电话,我不是警察,你不用害怕,当然如果你胆小那就算了,我这批货数额比较大,一般人吃不下。”

    耳机里传来一阵沉默,好一会后鲨鱼哥说道:“你要是有诚意就换个手机号码打过来,你用网络号这让我怎么信你?”

    敖沐阳笑道:“我就是用这样的号你才该信我,因为我怕你顺着号摸到我家门,我要是警察啥的,那我干嘛害怕?”

    鲨鱼哥又沉默了一会:“换个手机号打过来,网络电话的生意我们不做,你……”

    “至少一百公斤的黄金和一千公斤的白银!”敖沐阳打断他的话说道,“还有一些古董首饰,我从海里捞上来的,你要是有兴趣咱们就谈,要不然这个发财的生意我就找别人了。”

    听到他的话,鲨鱼哥顿时来兴趣了:“不是玩我吧?”

    敖沐阳苦笑道:“鲨鱼哥,谁闲着没事大晚上招惹你?反正你考虑一下,保守估计就是那个数的货,我从海里搞上来的,你也知道海货不能见光,要不然国家就收走了,所以你想想吧。”

    鲨鱼哥问道:“谁给你的我的电话?”

    敖沐阳道:“练哥给我的,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事的,我真的有一批货要处理,你要是害怕那咱们就算了,我再找其他人。”

    练哥就是那位走私车之王,他的手机号和这鲨鱼的号码类似,只有尾号不同,敖沐阳估计他们认识。

    果然,他猜对了。

    “不用激我,谁说我怕了?”鲨鱼哥冷笑一声,“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现金交易?”

    敖沐阳道:“时间你选,地点我选,不过你放心,我选在海上,谁也没法埋伏谁,行吧?”

    鲨鱼哥道:“你去弄个不关联身份证的手机号,我有消息了给你回复,你这样我没法联系你。”

    敖沐阳答应下来,对方便挂了电话。

    第二天他先去县里科技街在地摊上办理了个手机号,然后走海路带着老虎往云湾市方向赶去。

    这一路可是车马劳顿,两个城市距离有些远,老虎跟着一路奔行很吃力,要不是敖沐阳不断喂它吃金滴,它早就累趴下了。

    到了云湾市他带着老虎去了北部湾的珍珠城海域,然后大摇大摆的顺着海流潜入地下水域。

    水下有很多软体动物,老虎跑了这么远的路可是饿坏了,大口张开胡吃海塞,将地下洞穴里的软体动物吃了个狼奔豕突。

    敖沐阳潜入海底,他往四周一看,又碰到了一个老朋友:大青鲨!

    这大青鲨应该就是他上次遇到的那条,估计这货也是精明,发现了这地方食物充沛,将之当做了自留地。

    不过今天它厄运临头,地盘里来了一尊大神,虎鲸!

    虎鲸在海洋中最是横行霸道,它们喜欢吃乌贼吃虾蟹吃鱼吃鲨鱼吃鲸鱼,总之体型稍微大点的东西没有它们不吃的。

    大青鲨的名字便在虎鲸的菜单上,以老虎的个头,它可以把一群大青鲨安排的明明白白,所以发现它后大青鲨死死趴在海底,一动不动。

    看着那几乎要把身体扎进海底的鲨鱼,敖沐阳玩味一笑,老虎既然没发现它就算了,说起来没有这条大青鲨,他还无法发现太监宝藏呢。

    循着标记,他回到了太监墓学,开始往外搜刮宝藏。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太监是一群可悲可怜又可恨的人,不说太监乱权这种大事,就说他们对官员和百姓的剥削,里面就有一篇血泪史。

    太监多是幼年入宫,他们没有后代,生活的寄托全在金银珠宝上面,对这些东西有着近乎病态的收集癖。

    珍珠城的监守太监们同样如此,他们在当地搜刮民脂民膏,最后换作金银珠宝全部藏在了这里,最终便宜了敖沐阳。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敖沐阳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这些金银来自于群众,如今又回到了群众手中,也算是个天道轮回吧。

    埋在这里的金银着实不少,做多的一个洞穴敖沐阳找到了五十二根金条,这些金条看起来不大,可是黄金密度大,估计一根就有一斤沉!

    当时他说有一百公斤的黄金、一吨白银,这只是他随口乱说,可随着他搜集宝藏,发现自己还说少了,这些太监真是太富有了!

    老虎的坐鞍固定有箱子,他将黄金和珠宝放入其中,白银则搬运上海钓艇。

    虽然虎鲸力大无穷,可回程太远了,为了节省时间,老虎要不间断的游动,休息时间很少,这样身上携带的东西越少越好。

    根据敖沐阳的计划,只有当遇到海警查船的时候,他才会把白银箱子从海钓艇推下去,事后给老虎绑到坐鞍上,通过老虎将白银运出危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