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26.原来如此(5)
    龙头村的人都恨死屠土龙号了,这名字摆明冲着他们村来的,而且起的很邪性,对于迷信的渔民来说这艘船的存在就是心头一根刺、喉咙一条鲠。

    敖沐阳知道王家村这边涉及到海上走私问题,所以他前段时间以执法队第一副队长的身份发起了多次海上巡逻活动。

    其中,安周县这边的重点扫视水域就是王家村一带,将屠土龙号一直憋在了村子码头上不能动弹。

    果然,王友卫最近扛不住了,他也是副队长,就联合了其他两位副队长向上反映,说执法队最近毫无收获,却依然频频出动,这很是劳民伤财。

    这样,在戴宗喜的吩咐下,执法队暂时进入休整期。

    可敖沐阳没有就此放过王家村,他派了自己的人监视王家村码头,有任何动态都要向他汇报。

    入夜,天气阴沉,屠土龙号的白色船体消失在了茫茫海洋中。

    没什么人注意到这样一艘渔船进入了海洋,更没有人注意到水下有一条虎鲸劈荆斩浪追上了这艘船。

    老虎恨死前头那条渔船了,可怜它刚跑了一趟超长马拉松,累了一路跟长征时候的红军战士似的,刚休息了半天时间,然后又得上路奔驰了。

    不过,它有时候又会感谢这渔船,因为它这样长途跋涉的时候有更多的金滴可以吃,隔着一会就能吃一滴,频率可比平时高太多了。

    坐鞍上盘着一条海蛇,这是蛇王,今天被敖沐阳带到了海里。

    海蛇也恨死前头的渔船了,它其实不喜欢潜在水中的感觉。

    要知道海蛇是爬行动物,它们和陆地爬行动物们一样,同样是靠肺呼吸的,不可能长时间呆在水下。

    这便是前些天女王可以成功抓捕逃跑海蛇的缘故,它们必须时不时浮出水面甚至长时间游荡在水面。

    蛇王有一个朝上的鼻孔,鼻孔长有瓣膜,这东西可以随意启闭,每次吸入空气后它关闭瓣膜可以在水中潜伏二十分钟。

    可这样不能自如呼吸的感觉总归不太爽,只是它不爽也不能发火,现在它转转头就能看到自己盘在个什么东西上,这东西太大了,自己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屠土龙号开的不快,起码虎鲸可以轻松跟上。

    他们一路远行至少一百五十公里,午夜之后,渔船进入茫茫大洋之中汇合了一艘大货船。

    货船将一些东西运上了屠土龙号——在这个过程中,敖沐阳又看到了另外几艘渔船,他们都在等着接收货船上卸下的箱子。

    敖沐阳一边看一边用水下相机进行拍摄,将屠土龙号拍的特别清楚,有时候王栋梁出现在船头,他更是会认真拍上几张。

    装上箱子,屠土龙号开始返程,它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绕了一个圈子,大概在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一块块巨大的冰块拖泡沫箱沉入了海底。

    这样,冰块缓慢的融化,泡沫箱则缓慢的上升。

    敖沐阳耐心的在这里等待起来,他知道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快艇来打捞这些箱子。

    经过一晚上的观察,他已经明白了这种走私方式的详情。

    国际运输船先将货物带到海警支队无法控制的远洋海域,这时候有渔船去接应,然后渔船将货物扔到近海,最终走私团伙派船将这些货物捞上来带上岸。

    在这个过程中,因为第一步跟运输船接应的是海警不怎么查询的渔船,所以很是安全,渔船接到货物后之所以不带上岸,是为了尽量减少曝光率,降低被海警怀疑的可能性。

    天亮之后,钓艇或者小游艇出海,这些船的航程有限,没法子去远海跟走私船接应,所以海警也不会怀疑它们,它们同样安全。

    于是,两段安全的航程联合在一起,就完成了一次海上非法运输活动。

    防不胜防,这就是海警支队那么恪尽职守,却依然源源不断有走私货流入红洋市场的缘故。

    海警们主要卡住陆地关口,比如每个码头、每个港口,他们都安排了战士来巡防,可这没用的,因为走私行动分段进行,重点根本不在陆地上……

    敖沐阳在海里待到了上午九点钟左右,一艘钓艇驰骋开来。

    这时候冰块已经融化的差不多,充气泡沫箱浮力大,已经接近了海面。

    船上几个汉子忙活起来,王栋梁擦着眼睛、打着哈欠走出来说道:“嗯,虎哥,就是这地方。”

    虎哥点点头道:“我知道,大梁你继续去睡吧,坐标订的没问题就行,我让弟兄们下去把东西捞上来。跟你爸说,海禁快结束了,剩下时间咱们得加把劲了。”

    海禁解除,海上渔船纵横,走私船跟着纵横,那时候走私生意就多了,竞争压力也就大了。

    王栋梁吐了口唾沫道:“玛德,还不都是龙头村那个煞笔村长敖沐阳,他是海上执法队第一副队长,这狗日的拿着鸡毛当令箭,老是让执法队出去巡防,搞的我们不敢出海。”

    虎哥阴沉着脸道:“就上次咱们碰到那个小子?”

    王栋梁见他有意要对付敖沐阳,就添油加醋的说道:“对呀,就是他,玛戈璧的,虎哥,咱们必须得弄他,把他弄了……”

    “一个毛头小子,让你爸对付他。”虎哥不屑的说道,“别跟我说你爸连个二十来岁的小比崽子都收拾不了。”

    王栋梁道:“那怎么可能,你看着吧,那孙子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我爸搞到了内幕消息,八月初执法队换队长,我爸已经把关系都打点妥当了,他肯定是新任队长。嘿嘿,到时候看我们怎么弄这孙子……”

    “虎哥,那边有个箱子。”一个大汉指着前方说道。

    虎哥满意的点头:“好,干活。”

    他亲自脱掉了上衣,以潇洒的泳姿往浮出水面的箱子游去。

    王栋梁在后面鼓掌喊道:“虎哥这自由泳姿势漂亮,卧槽,蛙泳,卧槽,蝶泳!虎哥牛逼,虎哥游泳健将啊!”

    连续变换了几个姿势,虎哥游到了箱子旁边,伸手抓住了箱子上的拉绳。

    绳子入手,他忽然觉得不对劲,今天绳子有点太粗了吧?而且怎么这么冰凉?还这么滑溜?

    他愕然的定睛一看,一声惨叫:“挖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