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29.漂来裙带菜(3)
    八月初的时候,执法队队长名单下来了,敖沐阳的名单跃然于纸上。

    这个结果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又让很多人觉得在意料之中。

    毕竟敖沐阳之前就是第一副队长,很多执法队小队长也就是村干部认为他跟高层有关系,否则怎么会以如此年轻的年龄成为第一副队长?

    他成为队长之后,这个猜测更是得到了进一步证实。

    有一些村干部跟王友卫关系不错,大概知道王友卫在这件事里动了手脚,他们以为王友卫会是队长。

    结果,然并卵,王友卫依然是普通的副队长,甚至不是第一副队长,第一副队长被一位名叫朱昌荣的村支书凭空夺走。

    这让一些本来信服王友卫的村干部对他大失所望,他们开始逐渐拉开跟王友卫的关系,转而向敖沐阳示好。

    王友卫心里有苦难说!

    在晋升为执法队队长后,敖沐阳表现低调,他没有做什么宴请宾客的事,也没有在把握权力后立马就大动干戈,而是无声无息的在村里忙活。

    他有别的事要忙,那就是跟鲨鱼哥进行联系,双方商定了价格。

    现在金价大概是每克270元左右,银价则是每克3元,双方一番讨价还价,将之定为国际价格的百分之七十。

    具体价格要视金银纯度具体商量,双方开始商讨交易时间和地点。

    这种事闹不好是要坐牢的,双方都很谨慎,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在此期间,敖沐阳正好休息。

    最近几天老虎累的不轻,回到龙头村海域之后,它除了有人大量投喂的时候会露面,其他时候老老实实呆在水里。

    八月份游客数量多,天气炎热,很多人选择来海边度假,这样拥有四大天王海洋动物的龙头村就成了一个好选择。

    红洋是旅游大城,很多游客来红洋旅游,会连带着到龙头村来一趟,过来住个一两天,这样的散客如今成了龙头村游客的主力。

    有了游客,村里倒是省了喂抹香鲸和海豚们的食物,游客们自愿花钱买鱼买肉去海里投食。

    不过敖沐阳严禁他们给海龟投食,海龟视力很差,喜欢乱吃东西,它们现在免疫系统有问题,敖沐阳不敢让它们乱吃。

    八月上旬,海里多了裙带菜。

    裙带菜是一种海藻类的植物,色泽碧绿呈羽状裂片,有点类似海带,但叶片比海带薄很多、绿很多,外形像破掉的扇子,也像裙带,故而有这名字。

    营养和味道上,裙带菜也比海带强很多,欧美国家将裙带菜称之为海洋蔬菜,他们认为这是海里最具有食用价值的植物。

    敖沐阳是通过新闻知道这个消息的,一些裙带菜从深海漂浮而来,突袭了红洋海域。

    他起初以为是假新闻,按理说这个季节不该大量出现裙带菜,据他所知这东西主要集中在2月到5月之间成熟。

    结果他前一天对网上新闻嗤之以鼻,第二天早上负责海洋卫生监管的姜晓玉就来找他了:“村长,海上怎么来了那么些裙带菜呀?”

    敖沐阳挠挠头:“怎么可能,这季节裙带菜会被晒死吧?”

    “你去看看呀。”

    敖沐阳到了码头往海里一看,好家伙,海洋的对象肯定出轨了,而且出轨的很厉害,这家伙头顶的绿帽子跟大草原似的。

    水里不光是裙带菜,还有一些浒苔,确切来说是浒苔袭击了红洋海域。

    不过裙带菜因为叶片较薄、较大,它们浮力大,最先被海浪冲到近海位置。

    看着绿油油的海面,姜晓玉忧心忡忡的问道:“这可怎么办?”

    “用辣椒油拌,用蒜泥拌裙带菜不好吃,用辣椒油加上点香醋和花生碎,当然有芝麻放点芝麻更好,那味道绝对好吃。”敖沐阳回答道。

    姜晓玉无奈道:“村长,这都啥时候了你还开玩笑哩。”

    敖沐阳无辜的说道:“我没开玩笑,正儿八经的,裙带菜可以吃啊,跟村里人说,找干净的捞上来,然后清洗一下做菜吃。”

    近海多了好些海鸥和雀鸟,它们在海面上翩翩飞,不断啄击这些海洋野蔬菜。

    其中很多是海燕,这种胖乎乎的海鸟成群结队对裙带菜发起了攻击。

    看着一群群飞上飞下的海燕,敖沐阳遗憾的说道:“可惜咱们这边没有悬崖陡壁,要不然说不准还有燕窝可以出产呢。”

    燕窝是海燕的巢穴,但不是所有海燕建起的巢穴都叫燕窝,这要求筑巢的海燕能吃到石花菜类海洋植物。

    吃到这些植物后它们无法消化会再度吐出来,由于胃液的化学作用,使石花菜成为半透明的胶质,海燕将胶质粘在羽毛上最终筑成了鸟巢,这就是燕窝。

    其中,裙带菜就是石花菜中的一种,而且是可食用性很好的那种。

    敖沐阳率先带头在海里捞了一些裙带菜回家,见此,村里人跟着捞了起来,后来游客都加入了。

    本来裙带菜泛滥而来被认为是灾害,结果被广大百姓捞取之后,这玩意儿迅速被捞的干干净净……

    看着重新变得清澈起来的海面,敖沐阳在视察的时候对姜晓玉等人笑:“你看,在咱们国家吧,一样东西是灾害还是福利,就取决于它能不能吃。”

    姜晓玉笑道:“你可真是个机灵鬼。”

    敖沐阳听了这话也想笑,然后笑不出来,他总觉得这话不是夸人的。

    红洋市区的海域就麻烦大了,先锋部队裙带菜的身后是浒苔,这玩意儿可不能吃,长得很是恶心,绿油油一片片,很多媒体开始报道,沿海城市的环保问题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本来裙带菜跟浒苔之间层次分明,裙带菜先来到海岸边,它们有很大的食用价值,浒苔后续到来,它们不能吃。

    可双方间隔时间不长,就大半天的时间,所以如果第一时间没能对裙带菜进行捕捞,那这些裙带菜就浪费了。

    不过由于这些裙带菜是反季节出现的,村里人还是有些担心。

    李继告诉敖沐阳没关系,裙带菜反季节爆发是因为气候和海压问题,它们没有被污染,可以正常食用。